状告NBA的女人:厄普肖赛场猝死 母亲怒告联盟

李喜林03-27 08:00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李喜林

杰威尔·厄普肖的手机每个月至少会有一次收到关于心脏病突发事件的消息提醒。杰威尔加入的几个聊天群里,有人会呼叫她。每次杰威尔总会感叹又发生了,然后她会看看消息中,心脏骤停的人是否抢救过来了,或者像她的儿子齐克·厄普肖那样撒手人寰。

齐克·厄普肖曾经效力活塞附属发展联盟球队大急流城驱动队,他在2018年3月25日面对长岛篮网的比赛中,心脏病发作昏迷,抢救无效去世。在儿子去世之后,杰威尔将活塞和NBA告上了法庭,认为当时在场的人对厄普肖抢救不及时。杰威尔还成立了基金会,用来传播如何应对心脏病突发事件。这位失去儿子的女人生活在悲伤中,而从事现在的工作成为了她生活的寄托。

厄普肖心脏病去世,赛场病发成悲剧

i (1).jpg

杰威尔最近收到的一条信息是2月11日冰球运动员杰·保米斯特在一场比赛中昏迷,他被抢救过来了。杰威尔看了文章,但是不敢看那段视频。她说:“我承受不了。”

两年过去了,杰威尔的脑海里依然经常浮现自己的儿子在比赛中倒下的一幕。

时间回到2018年3月25日,大急流城驱动队迎战长岛篮网队,这是大急流城驱动队的最后一场常规赛,球队在争夺一个季后赛席位。得分后卫厄普肖是大急流城驱动队不可或缺的一位大将,他在那个赛季的三分命中率达到40.9%。这样的表现让足以让他得到NBA夏季联赛队的邀约,然后他有机会让更多NBA球队欣赏他的表演。在NBA赛场打球是厄普肖的梦想。如果不能进入NBA,厄普肖可能会选择去欧洲联赛打球。

在那场比赛,厄普肖的表现一如既往稳定,得到了11分。但是就在比赛时间还剩下不到1分钟的时候,厄普肖突然昏倒在地,脸部朝下。

i (2).jpg

一开始场上球员没有注意到情况,是长岛篮网队的一名球员率先反应过来,然后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裁判吹响了比赛暂停的哨声。在厄普肖倒下6秒钟之后,一位队医和球队训练师急忙冲进了场内。

从现场视频我们可以看到,大急流城驱动队的一名队医还有两支球队的训练师都在对厄普肖说着什么,大家围住了厄普肖,他们叫人拿了一条毛巾,垫住了厄普肖的头部。但是没有人去检查厄普肖的脉搏,没有人将厄普肖的身体翻过来,也没有人去检查厄普肖是否还在呼吸。

在厄普肖倒下2分钟后,2位急救人员,看起来不慌不忙地带着担架来到场地。在厄普肖倒下7分钟后,医护人员才开始在救护车上对厄普肖进行心脏复苏。40分钟后,救护车到了医院,但是厄普肖的心脏仍然没有恢复跳动。

距离事发地1600英里外的内华达州亨德森市,厄普肖母亲杰威尔在网上观看比赛直播,厄普肖的女友茱莉娅·特纳也在看比赛。茱莉娅差不多算是厄普肖的未婚妻了,因为厄普肖打算好了赛季一结束就向茱莉娅求婚。

杰威尔看到了厄普肖倒地的一幕,随后她接到了茱莉娅的电话,茱莉娅在电话中惊慌尖叫。她们随后开始在网上刷信息,为厄普肖祈祷。

QQ截图20200326215224.jpg

杰威尔和茱莉娅还马上定了机票飞过去。6小时过后,杰威尔赶到了医院,她意识到儿子遭遇到了最坏的情况。厄普肖身上插满了管子,头部浮肿。医生在对厄普肖进行最后的抢救。

随后一位医生走了过来,告知杰威尔关于厄普肖的情况。医生具体说了什么,已经惊慌茫然的杰威尔并没有听清楚,但是她记得医生说了一句:“这种情况抢救不回来了。”

气愤没及时救治,将NBA告上法庭

一天过后,医生最后的努力也失效,厄普肖确定离开人世,杰威尔只能无奈让医生撤掉仪器。她那26岁的儿子,原本还准备冲击NBA,原本计划着求婚然后结婚,永远离开了人世。

厄普肖是一个励志典型,他在芝加哥南部长大,杰威尔作为一位单亲妈妈将厄普肖抚养成人。厄普肖很争气,从小学习成绩不错,篮球也打得很棒,他上了当地最好的高中,还拿到了大学篮球奖学金。这样一位好孩子,通过努力奋斗看到了光明的前景,却因为心脏病突发离开人世。

厄普肖的灵柩葬在了橡树林公墓,著名运动员杰西·欧文斯也长眠在那里,杰威尔为自己的儿子感到骄傲。

在处理完儿子的丧事后,杰威尔回到了内华达州的家中,她强迫自己观看了儿子倒下后的录像。

杰威尔看了之后感到非常愤怒:“我冲着屏幕大叫‘他们该上去急救’,他们就在他的身边,但是他们就像是在努力弄明白该做什么,没有人去检查他,没有人去按压他的心脏,没有嘴对嘴呼吸,没有做一些措施。”

QQ截图20200326215157.jpg

杰威尔将活塞和NBA告上了法庭,认为是没有及时抢救导致了他的儿子去世。此外,杰威尔还认为此前球队对厄普肖的身体检查没有做到位。

从2016年11月到2018年3月,厄普肖做了3次心脏检测,两次是NBA要求做的,另外一次是因为他在一次训练中昏倒,然后自己去了医院检查。

那次昏倒发生在厄普肖去世前9个月。2017年6月21日,厄普肖在拉斯维加斯的一个球馆,和另外几位球员一起训练。厄普肖持球进攻,面对卡尔顿·格兰特,做了一个假动作,过掉了格兰特。厄普肖随后传球了,格兰特转而去看另外接球的球员。随后格兰特听到了有人倒地的巨大的声响。

格兰特转身看到厄普肖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身体在抽搐,他估计厄普肖有10到15秒时间是没有知觉的。球员们正打算拨打911,厄普肖醒来了。

呼吁关注心脏问题,成为生活寄托

“他没有说太多,好像说了‘我刚才昏倒了?’”格兰特表示,“我们都认为他昏倒的原因是天气太热了,我们没有想到是他的心脏出现了问题。”

队友们给了厄普肖运动饮料喝上几口缓缓。厄普肖随后打电话给女友茱莉娅。“他在电话中说‘宝贝,我在30分钟前昏倒了一次,我现在没事了,我想要去医院看看,所以请来接我一下去医院。’”茱莉娅回忆说。

茱莉娅问厄普肖怎么回事,厄普肖在电话中表示,他觉得自己是脱水了。“他看起来还好,很正常,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茱莉亚说。

QQ截图20200326215125.jpg

厄普肖随后去了医院检查,他检查了各项指标,其中包括超声波心电图,其中左心室有点问题,出现心脏壁增厚症状。不过,医生没有将厄普肖的检查结果当回事,因为有一些运动员也有这种情况,照样继续参加训练和比赛。他告诉厄普肖,如果觉得自己身体准备好了,就可以继续打球。

i.jpg

厄普肖自己也觉得没有什么大问题,现实情况是,厄普肖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杰威尔在继续和NBA打官司,另外她以厄普肖的名义成立了基金会,她在积极呼吁加强对运动员的心脏问题进行关注,她也在积极传播出现心脏骤停该怎么做的知识。

她在群聊中了解到了不少心脏骤停的新案例,有很多人都被抢救回来了。杰威尔由衷地为他们感到高兴,但与此同时她的心里又有悲伤的情绪:“为什么我的儿子没有及时抢救过来。”

客观来说,厄普肖事件中,医护人员对厄普肖的心脏复苏确实做得比较晚了,如果现场的队医能够迅速做出判断,并且对厄普肖进行心脏复苏,说不定会有效果。

但是,一切都已经无法再重来,杰威尔现在的生活寄托就是,宣传如何应对心脏骤停,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一知识,拯救更多的人。杰威尔和茱莉娅的关系仍然很好,两位悲伤的女人都无法忘记厄普肖。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李喜林

《体坛周报》篮球部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