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贝尔治愈背后留下一地鸡毛!一群小女孩很紧张

马文03-30 15:00

“鲁迪·戈贝尔和多诺万·米切尔已经痊愈!”“克里斯蒂安·伍兹已经痊愈!”这无疑是刚刚过去的一个星期,NBA传来的最好消息。看上去,身体素质明显优于常人的NBA球员,在感染新冠病毒后转为重症的几率很小,也不大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影响未来的职业生涯。但对于那些围绕在他们身边,喜欢并支持他们的球迷,新冠病毒这个对手可没那么容易打跑——没有症状时没法检测,确认得病后没钱治疗。戈贝尔痊愈了,但由他引发的连锁反应可不会就此消失。

戈贝尔感染,一群小朋友隔离

当地时间3月9日,爵士主场92比101不敌猛龙,戈贝尔首发出场但表现不佳,32分钟里只得到6分4篮板2抢断1盖帽。而他建立的“鲁迪的孩子”基金会,此前和“犹他失意女孩”慈善组织达成合作,戈贝尔每盖帽1次,就会捐赠1000美元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虽然比赛输了,但法国人也算有所收获。

22版.jpg

这场比赛,“犹他失意女孩”的两名董事,一位工作人员,一位志愿者,还有他们招募一些印第安女孩子及其家人,不仅受邀到现场观战,还在比赛结束后得到了参观球馆的待遇,并和换好衣服的戈贝尔握手、击掌,还举着支票板合影留念。“对于这些女孩中的很多人,根本没有机会现场看爵士的比赛,这个经历真的很重要。”40岁的母亲萨曼塔·埃尔德里奇激动地说,“更令人兴奋地说,他们还可以走上球场,站在场上和NBA球员交流,我知道她们的感觉一定很特别。”

转天下午,埃尔德里奇将戈贝尔和女孩们的合影发上推特,并且写道:“我们万分感谢戈贝尔抽时间和女孩们见面,感谢他的捐赠,能够激励女孩们继续发掘自己的无尽潜力。”

两天后,埃尔德里奇发的这条推特突然间成了热门,下面的留言越来越多。原因不言自那个,戈贝尔被检测出感染新冠病毒,所有和他有过密切基础的人,都有被感染的风险。那些女孩子从最幸运的人,变成了高风险的人。

爵士客场对雷霆的比赛取消了,整个NBA暂停了,爵士全队接受了检测,用掉了俄克拉荷马州卫生局每天100个名额中的58个。随后,戈贝尔为此前“故意摸麦克风”的不谨慎行为道歉,并捐赠50万美元用于新冠病毒救援工作,以及帮助爵士主场球馆兼职工作人员维持日常生活。

不过这一次,那些女孩子此时此刻面对的困难,戈贝尔也无能为力,那可不是捐款就能解决的问题。

当防护人员在雷霆主场球馆进行彻底消毒时,埃尔德里奇也接到了医疗热线打来的咨询电话。她的两个女儿都参加了活动,10岁的小女儿没有任何不适,但12岁的大女儿却有些不妙,出现了疲劳、头疼、嗓子疼等疑似感染新冠病毒的症状。

QQ截图20200329191410.jpg

更麻烦的是,那条推特下面的留言越来越过分。“她们已经死了。”“她们可能是病毒传播者。”埃尔德里奇的女儿们看了留言,甚至也怀疑是自己的错。于是,埃尔德里奇删掉了这条推特,并建议所有现场看比赛的人都删掉相关推特,“我知道有些女孩子会从网上读到这些东西,这对她们太可怕了。”

第二天,埃尔德里奇的女儿们就读的学校停课了,犹他州长宣布从幼儿园到高中的所有学校都要关闭。没有人告知,这个决定是否和她们有关系。

症状疑似遭拒检,引发家人更惶恐

更让埃尔德里奇担心的是,家中还住着她的68岁母亲。她会被传染吗?“和这里住着的很多人一样,我们都是一家人住在一起,都需要照顾老人。”埃尔德里奇忧心忡忡地说,“我们能把他们送到哪里去呢?我们就是主要监护人,所以非常有必要知道自己的健康状况。”据统计截至2016年,美国有1/5的家庭是几代人住在一起,而其中近5/6是非白人家庭。

但是,她们一时间没法得到想要的答案。尽管按照美国疾控预防中心的相关规定,密切接触已确定的感染者,并且自己也出现症状的人,可以接受检测,但由于检测盒数量有限,埃尔德里奇的大女儿被拒检了。

没人想做病毒传播者,平心而论,这不是戈贝尔的错。但作为首位被发现感染新冠病毒的NBA球员,他难免被舆论推到风口浪尖。而且过去的几个星期里,名人有钱人更容易得到检测机会,也是不争的事实。在大众看来,这些机会本该属于一线医护工作者和高度疑似感染者。

QQ截图20200329191457.jpg

但也有人从不同角度解读这个现象。某病学专家日前接受雅虎体育采访时表示,NBA球员这样的公众人物早检测更有利于大众控疫,因为他们出行次数非常多,与陌生人接触也更频密,还要与队友对手在训练比赛时密切接触。只要一个人染病,很快就会传染给更多人,引发影响巨大的社会危机。

贫富差距,并不会因为戈贝尔的捐款而完全抹杀。盐湖城不仅封校停工,还在18日发生了28年来最大的里氏5.7级地震。地震+疫病,家破+人恙,这让穷人们的生活更加雪上加霜。

埃尔德里奇是幸运的,她有个女议员朋友罗莎尔巴·多明格斯。一开始埃尔德里奇不好意思麻烦对方,不过多明格斯从华盛顿特区开完会回来后,有人告诉她这件事。于是在埃尔德里奇女儿申请检测被拒的第二天,多明格斯拨通了埃尔德里奇的电话:“我对她说,‘不管发生什么,随时给我打电话。’我知道她不想给我添麻烦。”最终在多明格斯及其朋友们的斡旋下,埃尔德里奇的女儿被安排在14日接受检测,这可能也和此前一名得到戈贝尔签名的孩子被检出感染新冠病毒有一定关系。

“和我沟通的护士很同情我……情况就是这样,我仍然不知道考核标准是什么。”埃尔德里奇说。

结局是美好的:虽然埃尔德里奇的大女儿病情有加重趋势,但她的检测结果呈阴性。

未检测者面临网络暴力,仍受影响

当天参加戈贝尔活动的其他女孩子还没有接受检测,其中就包括埃尔德里奇的小女儿。“她们还要在社区生活,还要和小伙伴们打交道,并面对社交媒体上的欺凌,仅仅是因为有人怀疑她们感染了病毒。在我看来,检测结果至少可以让她们有底气反驳,‘我接受了检测,结果是阴性。’”

埃尔德里奇的燃眉问题解决了,但没有解决的问题还很多。

多明格斯帮了朋友的大忙,不过她也有自己的麻烦。因为和她坐同一班航班从华盛顿回来的议员本·亚当斯,被检测出感染了新冠病毒,多明格斯作为密切接触者也接受了检测,并且按照要求居家隔离。

去年秋天当选议员的多明格斯感慨道:“我们并没有想到,帮助人们应对流行病会成为任期内的工作。但我们在这个位置,就要尽量缓解大众的焦虑感。”多明格斯的身体并不好,有哮喘痼疾,还得过几次肺炎,属于容易被病毒感染的那类人。这些日子,她的感觉很差,胸不时觉得痛。她告诉丈夫,如果真得了新冠肺炎,不要给病重的自己用呼吸机。“我可不想被一根管子插进喉咙,因为我知道自己的肺肯定挺不住。”

QQ截图20200329191518.jpg

呆在家里没事干时,多明格斯也忍不住回想,开会期间和亚当斯握手了吗?有没有某个过程被感染几率更大?她已经不记得这些细节,但又很希望自己能够回想起什么,“那个开过的会,我回想得简直要发疯了,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感觉。”这也是多明格斯打电话给埃尔德里奇的原因,她知道那种恐惧感,也能体会到埃尔德里奇为家人担忧的心情。

3月20日,另一位议员的检测结果也呈阳性,多明格斯的心情更糟糕了。幸好第二天好消息传来,她的检测结果是阴性。结束隔离后,多明格斯将家里的一箱酒,送给了隔离期间给自己送食物用品的慈善志愿者家中——互相帮助,共度难关,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