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英超也开始减薪了,但为什么不拿球员开刀?

闫羽04-01 17:31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闫羽

新冠疫情令足球世界停摆。在各国联赛和各俱乐部都损失惨重的情况下,减薪降酬以共渡难关也就成了当下最为重要的一个话题。而自周一纽卡斯尔对部分职员停薪,并引导他们去申请政府的补贴,此前因家底殷实还算稳得住的英超也在本周正式进入到“减薪时代”——不仅仅是“喜鹊”一家,热刺和诺维奇也在周二相继公布了对其所属员工的减薪处理。然而需要注意的是,这三家俱乐部都还没有降低一线队球员和教练的待遇,他们的新举措暂时只是针对非参赛人员。

1.jpg

职员“失业”有政府兜底

对比其他联赛的情况,英超的这种操作不能不说显得有点怪异。别人都是主帅和球员“带头”同意减薪,甚至球员少拿的工资还会有一部分将用来支付给陷入临时失业状态的普通员工,而纽卡、热刺的做法则完全称得上是反其道而行之。其中纽卡是仅仅保留了少量的关键业务人物,其余雇员无论是属于足球学校、媒体部还是市场部,统统停工停薪被引导去申请政府补贴。热刺则是所有550名非体育参赛人员在4到5月均降薪20%,同时俱乐部也会着手申领政府补助。至于目前在英超垫底的诺维奇,其减薪政策和纽卡一样,就是让普通员工回家并将他们列为临时失业人员。

收入颇丰的球员不踢球照拿工资,待遇较低的普通雇员却只能回家领救济,英超的这一做法似乎非常的不近人情。不过对于被停工的职员们来说,这至少还不是最糟糕的结局。根据英国政府的新政,所有因新冠疫情而无法展开工作的各行业员工,均可从政府那里申领自己工资的80%,上限是每月2500英镑。这笔钱看上去虽然不算太多,但相信也能够缓解临时失业人员的生活压力。

在停发部分员工的薪水之后,纽卡等俱乐部则将有更多一些的资金来面对接下来的问题。而根据热刺方面的数据显示,该队的减薪政策应该也可以节省出不算太少的数额,因为年薪400万镑的主席列维也在减薪人员的范围之内。不过除了工资之外,列维上赛季还有300万英镑的个人奖金,后者是用来奖励他完成了热刺从旧白鹿巷到新球场的迁移。

1585733292796098203.jpg

热刺主席列维

小钱也省不代表口袋空了

其实不只是停发部分职员的薪水,英超俱乐部现在还会从其他小的方面省钱,比如伯恩茅斯就被爆料已暂时不再向为该队青年队提供宿舍的房东支付租金。据称该俱乐部在这方面的开销每月大概在1万到1.5万英镑。与英超平日的收入相比,这一数字根本不值得一提,但在这个非常时期,早已让预备队小将回家的伯恩茅斯也不愿意花冤枉钱并表示“无法给每一个人都提供支持”。

鉴于过去出手一向大方的英超也开始对小钱斤斤计较,有两个疑问便不能不提:其一是他们的财政状况真的非常紧张了?其二就是为什么占去工资支出大头的球员还不减薪?关于第一个问题,现状其实还没有到球队要濒临破产的境地。减薪三队之中诺维奇的财力确实比较弱,但纽卡和热刺都还有化解难题的能力。其中喜鹊仍有沙特买家愿意接盘,只要老板阿什利肯转手,这家老牌球会的明天说不定反而会很灿烂。热刺则刚刚经历了收入颇丰的一年,在2018-19赛季税后盈利6860万英镑。尽管该俱乐部也因为新建球场背上了超过6亿英镑的巨额债务,但23年的低息贷款分摊到每年并不算负担太重。

据英国媒体透露,热刺还有1.235亿英镑的现金储蓄以及5000万英镑的透支额度,其资金显然还足够继续支撑薪水的足额支付,但由于疫情在英国的恶化以及未来的不确定性,此时采取降薪的“非常手段”也并非没有必要。另外还有一点不可忽视的是,纽卡和热刺的老板向来就很抠门,正如《太阳报》记者戴夫·基德的评价:“格里利什改不了爱派对的毛病,阿什利和列维也永远会想着怎么省钱。”

1585733301547008370.jpg

纽卡斯尔老板阿什利

球员应该减薪但标准难定

不过要省钱的话不是让球员减薪就能省更多?即便是英超六强之中薪水最低的热刺,他们上个赛季的总工资支出也达到了1.79亿英镑。队内顶薪凯恩、恩东贝莱等人的待遇是20万英镑每周,他们稍稍减薪的效果相信就能顶上停发十数名普通职员的工资。但截至目前,英超俱乐部仍然没有针对球员和教练组成员进行减薪,仅英冠利兹联传出了一队全体成员与俱乐部达成减薪协议的消息。

按照《每日邮报》的说法,英超俱乐部是惧怕减薪会引发法律诉讼,最终导致球员可以自由转会离开,才迟迟没有正式提出要求。此说法未免有点危言耸听。事实上在德甲、意甲和西甲均有球队表示接受减薪的情况下,英超球员也普遍愿意与球队共渡难关,只是还没有一个比较得到认可的方案被提出。在此之前,英冠俱乐部讨论的办法是制定“工资帽”,即所有一线队成员的临时最高周薪不得超过6000英镑,但相似方案并不一定就适合英超,因为英超球员之间的贫富差距实在太大。

除了减薪标准不好定,英格兰球员工会的态度目前也偏强硬。本周工会CEO戈登·泰勒甚至还公开表示,他们会鼓励球员不去接受俱乐部单独开出的减薪方案。按照戈登的说法,有些俱乐部可能会利用这次疫情来“省钱”,而工会方面更希望制定一个比较统一的方案,让所有球员都得到实惠。这听上去好像是在为球员谋福祉,但具体操作起来恐怕很难。要知道低级别俱乐部很难在这场灾难中撑下去,低级别联赛的球员也更缺钱。在英乙,曼斯菲尔德的球员甚至曾主动写信给俱乐部主席,同意该队将他们列为临时失业人员,以便向政府领取补贴。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闫羽

体坛+国际足球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