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NBA零号病人,以及那道至今难以修复的裂痕

孔德昕04-11 08:00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孔德昕

距离NBA正式停摆已近一个月,回想爵士和雷霆临场被叫停的那一战,恍如隔世。关于那一晚发生的事情此前已经有过不少报道,但依然有很多背后的细节没有被摆上台面。如今The Athletic的三位记者查拉涅、萨姆·阿米克和托尼·琼斯合作,为我们补完了故事的全貌。

爵士——倒下的优等生

爵士是最先被新冠病毒击中的球队,但这并非因为他们傲慢大意。事实上爵士是最早开始重视疫情的球队之一,他们的主教练奎因·施耐德很早便已经采取了行动。

USATSI_13987890-scaled-e1586482672733-1536x944.jpg

“嘿,听着,问题挺严重的。你们有些人可能已经听说了,有些人或许还没有,但(病毒)正在蔓延...”施耐德向爵士全队发出这份警报时,NBA距离停摆还有一段时间。爵士主帅的家乡西雅图是最先爆发疫情的地区之一,所以他更早就开始追踪起相关消息。

施耐德清楚地记得,爵士队第一次开展有关新冠病毒的会议是2月25日。而NBA第一次针对疫情问题向各队发去备忘录已经是3月1日的事情了。也就是说在联盟行动之前,爵士已经开始了行动。

“在所有人开始讨论疫情问题之前四周,我们的教练就已经跟我们提醒过这件事了。”前锋英格尔斯说,“所以我们觉得自己实际上比其他人都更早开始行动。”

当时爵士并非随口提醒队员,他们不厌其烦地告知大家新冠病毒的危险,以至于不少人都觉得这有些小题大做。“我们针对疫情交流得越多,越觉得这影响到NBA只是时间问题。我希望队员们更早掌握相关知识,或者更快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们不停地强调,希望大家能提高警惕。”施耐德说。

usa_today_10024370.1493632611.jpg

施耐德反复在各个场合提醒大家注意预防病毒,在爵士的4连客场之旅中,他还特意让队内训练师埃里克·沃特斯主持会议,为大家解释新冠病毒的相关问题。那时候的爵士已经人手一本关于抵御新冠病毒的宣传手册,球员们都有自己的洗手液,不少人开始用湿巾擦拭手机。另外球队还强烈建议大家停止为球迷签名等行为。

但球员们依然花了很久才开始重视,他们一开始不以为意。

我觉得前两次会议的时候大家并不在乎,大家坐在那就好像觉得这没什么,我们小小心点就是了。”英格尔斯说。

所以施耐德采取了进一步措施,在爵士打完活塞回到主场后,他特意请盐湖城大学的佩特伦博士(自2014年便开始担任爵士首席医疗官)给球员们进行讲座,向他们解释新冠病毒的严峻性。“最后一次会议,我记得当时他们说这就像是一个移动靶,你一边了解信息,一边又有最新情况出来,认识的过程是不断完善的。我们就是希望不断给大家提供新的信息,让球员们重视起来。”

在英格尔斯看来,这次会议奏效了,球员们终于开始严肃对待新冠病毒问题。“那次会议实实在在唤醒了我们,大家开始觉得,‘这问题真的很严重,我们需要承担起责任,勤洗手,有不舒服立刻汇报。’

200312160148-rudy-gobert-mic-touch-super-tease.jpg

当然,依然不是所有人都转变了态度,比如鲁迪·戈贝尔。

戈贝尔——NBA零号病人

在爵士出发去往俄城前几天,戈贝尔跟自己从法国来的家人共度了一些时光,巧合的是,他开始出现了类似流感的症状。3月9日爵士主场面对猛龙,戈贝尔在32分钟的时间里只拿到6分4篮板2抢断1盖帽,出现了5次犯规。

3月10日下午,爵士准备去往俄城,队友们注意到戈贝尔开始咳嗽,而且有些不舒服。一些队友让他赶紧去看病,建议戈贝尔跳过常规的药物治疗,直接去做新冠病毒检测。然而戈贝尔觉得自己没什么问题,他准备好了要在3月11日登场和雷霆一战。很显然,他还没意识到自己的症状意味着什么。

large960_blur-e4e4d96aeb08fd8dafa6525a577a2574.jpg

最终戈贝尔还是熬不过身边人的劝说,在训练师的陪同下在3月11日一早做了新冠病毒检测,同时进行检测的还有出现流鼻涕症状的穆迪埃。那天上午两人都错过了踩场投篮训练,球队把他们当晚的比赛状态列为了出战成疑。

当时已经有不少记者开始询问爵士关于戈贝尔和穆迪埃出战成疑的原因,在那个节骨眼,任何被列为生病的球员都会自然而然和新冠病毒联系起来。但爵士没有给出解释,他们只是说戈贝尔身体不适。

在等待检测结果出炉的几个小时里,戈贝尔还在反复跟爵士队强调,自己感觉很好,他完全可以登场比赛。直到和雷霆的比赛跳球前几分钟,检测结果出炉:穆迪埃阴性,戈贝尔阳性,NBA有了零号病人。

保罗——雪中送炭

爵士雷霆停赛当晚的情况此前已经有过报道,那么更衣室内是怎样一番景象呢?

USATSI_14172536-1536x1024.jpg

当时所有人都很焦虑,毕竟没人应付过这种事。所有球员戴着手套和口罩坐在那里等待,大家交头接耳,最令人欣慰的就是起码还能喝上两杯。

多亏了慷慨的克里斯·保罗,这位雷霆队的控卫领袖,同时也是NBA球员工会的主席,派自己的保镖为爵士队送去了一些啤酒、红酒和饮料。“那一晚最棒的事情就是克里斯·保罗想办法让我们能放松一些,这太棒了。”施耐德说道,虽然他没有透露保罗送来了什么酒,但他表示后者的做法很有风度。

接下来是检测环节,所有人都要经历鼻子和喉咙被棉签捅一遍的“酷刑”。用英格尔斯的话说,当时每个人做完了都泪流满面了,因为真的很难受,简直“恐怖”。

hi-res-729a32612063e2588ecff98a234ae477_crop_north.jpg

花了5个小时完成上述一切步骤后,爵士要找地方解决这一晚的住宿。他们前一晚住的酒店已经被订出,其他酒店又都不愿意接收一批刚刚接受新冠病毒检测的客人。雷霆队和NBA与俄城政府取得联系,帮爵士联系住处。雷霆甚至表示他们可以为犹他人在球馆内安排简易床铺,但最终爵士还是找到了一家旅馆住下,只是大部分人都睡不着。

米切尔——检测结果和裂痕

第二天一早结果出炉,米切尔是唯一呈阳性的人。你能想象兵荒马乱一夜后,其他人都能返回盐湖城了,而米切尔还要独自留在这边吗?这感觉和知道自己感染病毒同样糟糕。但最终戈贝尔和米切尔两位感染者还是通过私人飞机离开了俄城,戈贝尔返回盐湖城,米切尔则去了纽约——在那里他离自己的母亲更近。

随后就是隔离和恢复过程,很快爵士全员完成了14天的自我隔离,而戈贝尔和米切尔也顺利痊愈,但问题并未就此消失。

GettyImages-1205709841-1536x1024.jpg

尽管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是戈贝尔把病毒传染给了米切尔,但两人确实在去往俄城的一路上都很亲近——飞机座位、大巴座位都是挨着的。而米切尔也确实对戈贝尔很不满,特别是考虑到开头我们说过的,爵士队已经努力提醒球员重视病毒,但戈贝尔仍然冒冒失失。

根据The Athletic的报道,爵士已经开始着手处理米切尔和戈贝尔的问题,但是有消息称米切尔仍然不愿意修复二人可能已经破裂的关系。“看上去没有挽回的可能了。”一位了解情况的消息源透露。

但并非所有人都觉得事情无法改观,英格尔斯就曾表示:“我相信我们球队最终会好起来。我看到了有人说多诺万对鲁迪感到失望之类的。但我相信当我们重新开始训练,赛季重启的时候,我们球队依然会是老样子。我相信我们会没事的,化学反应不会有问题。”

NBA至少还有几个月的停摆期,从某些角度来看这对于爵士而言反而是个好事,他们可以祈祷时间冲淡一切。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孔德昕

体坛+篮球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