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从借壳参赛到直接挂牌出战 01国青参加中乙

马德兴04-13 08:54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马德兴报道

疫情下,中国足坛何时重启?至今未有答案。不过,围绕着三级联赛的议题与设想不少。这其中以01年龄段国青队出战中乙联赛最为引人注目,因为一旦变成现实,它将是继1988年初徐根宝所率的中国国家二队(实为中国第一支U23国奥队)征战甲A联赛后,第二支出战国内联赛的国字号队伍。所不同的是,徐根宝时代的“国二”所参加的并非职业联赛,是专业时代的产物;而今中国足球步入职业化已是第28个年头了,国青出战的中乙联赛虽为第三级别联赛,但势必会被外界认为是一种“倒退”。当然,“国青战中乙”并非一时之心血来潮。

被叫停的国足打中超

相信球迷都还记得差不多两年前所传出的“国足打中超”的计划,“国家队参加中超联赛”只是整个设想中的一部分,全套设想还包括国奥队参加中甲、国青队参加中乙,以此解决“磨合”、“练兵”问题。联赛暂停期间,各级国字号队伍再代表中国征战洲际大赛。“国足打中超”的计划被媒体曝光后,因外界反对声过大而最终不了了之。于是,“变通”之下,在2019赛季的中超中出现了“国家集训一队”、“国家集训二队”之说,而且部分也确实变成了现实。

4月13日A4.jpg

因国家队目标与影响太大,加上外界习惯于“往上看”而不在意“下面”,因此,在“国足打中超”未能变成现实后,外界并未注意到,“国奥打中甲”、“国青打中乙”的设想甚至具体的操作一直就没有停止过,而且,像北体大直接收购原来的中甲球会北控俱乐部、中乙球会河北精英俱乐部,这些俱乐部其实都是为国字号队伍准备的。在迄今为止尚未有定论的中甲增补候选俱乐部名单中,河北精英俱乐部并没有按足协的相关规定递交增补材料,等于直接放弃晋升中甲的机会,很大程度上就是为避免同一级别联赛中出现“关联俱乐部”的情况。

去年下半年后半段,有关方面一直在努力运作让99国奥队征战2020赛季中甲联赛一事。按说,97国奥队参加中甲才更合理、更符合“国奥打中甲”的逻辑,但由于第四届亚洲U23锦标赛暨2020年东京奥运会亚洲区预选赛在今年年1月份结束,以中国97国奥队的整体实力和水平,拿到奥运会入场券的可能性不大,于是再保留这支97国奥队、整队参加2020赛季中甲的意义也就不大。作为一种“变通”,因亚洲U23锦标赛每两年进行一届,第五届U23亚锦赛将在2022年进行,而且2022年9月份还有杭州亚运会,99年龄段队伍作为这两项大赛的适龄参赛队伍,需要有更多的比赛机会。所以,相关人士就一直在运作99国青队取代97国奥队,用“北体大”的“壳”来参加中甲。为实现这个目标,99国青队现任主教练扬戈维奇一度成为北体大队在2020赛季主教练的热门人选。同样地,成耀东所率的2001年龄段国青队征战中乙联赛的事宜也在操作之中。当然,按当时的设想,这支01年龄段国青队是“借壳”河北精英队。

实际上,当时足协为让这两支国青队更好地完成集结、整队参加中甲与中乙联赛,也曾在转会规定方面下了一番功夫。例如,放开U21球员转会名额,即每家俱乐部引进的U21球员不受限制,某种程度上就是便于这两支国青队更好地集中。当然,两支国青队所借之“壳”的北体大与河北精英两家俱乐部肯定不可能采用“买断”方式,而是以“租借”方式,将两支国青队中球员从所属原中超、中甲俱乐部中租借过来,球员的所有权依然还在原俱乐部。

里皮辞职成转折点

“国足打中超”的设想在2019赛季未能变成现实,与里皮的重新回归有很大关系,毕竟里皮本人是坚决反对这种做法的。这也是为什么“国足打中超”在2019赛季不再有下文、但“国奥打中甲”、“国青打中乙”至去年下半年仍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操作的原因。

不过,谁也没有想到,去年11月在迪拜进行的中国队与叙利亚队的世预赛40强赛小组比赛后,主教练里皮会直接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辞职,这完全打乱了先前的诸多部署,各方之间也出现了完全不同的声音。里皮离开后,“国足打中超”的设想又被重新提上了议事日程,选择本土教练出任男足国家队主教练,其中的一个原因与此有很大关系。在相互关系方面,中国本土教练与足协或更高管理部门之间属于“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而包括里皮在内的外教与足协或更高管理部门之间则是属于“雇佣关系”。两种不同性质的关系,决定着本土教练更容易实施“国足打中超”的方案。只是,最终“国足打中超”的方案在去年底还是未能付诸实施,至于具体的原因,这里就不再展开了。

“国足打中超”的设想未能变成现实令有关方面产生不快,相应地,“99国青打中甲”、“01国青打中乙”两个“借壳”计划也就同样被束之高阁。再加上步入2020年后,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令各项工作全面受阻。于是,有关“国青打中乙”就暂时没有了下文。不过,北体大和河北精英这两个中甲和中乙俱乐部依然还是按照自己的计划在展开,原本要将“壳”借给中国01国青队的河北精英俱乐部,将把先前由总局和北体大组织选拔并派送至塞尔维亚留学的U19青年队召回,让这支青年军以河北精英队的名义出战2020中乙联赛;而原先参加了去年中乙联赛的河北精英球员则将“脱钩”,另外注册一家俱乐部并出战2020赛季的中冠联赛,以争取重回中乙行列。

国字号重建旧事重提

随着疫情的逐步控制,中国足协的相关工作虽无法全面重启,但各级国字号队伍的建设仍是重中之重。在2020年,中国男、女国家队以及04年龄段U16国少队均有正式的洲际赛事任务,而01国青队因为在去年11月份的亚青预赛中小组未能出线,从今年到2023年夏巴黎奥预赛第一阶段小组赛之前都将没有赛事任务。而中国足协和国家体育总局历来都重视奥运会,如何有效地为这支2024年巴黎奥运会适龄队伍创造机会?始终是摆在足协领导面前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去年11月亚青预赛结束回到国内后,国青主教练成耀东在向足协进行总结汇报时,就明确提出动议,即是否可以考虑让国青整队参加中乙联赛?首先,国青队因为未能获得亚青赛决赛阶段比赛资格,这个年龄段的球员将面临“无赛可打”的尴尬。而在2021年全运会男足赛中,中国足协先前决策中,没有将01年龄段队伍列入其中,即没有U20这个组别,使得这个年龄段的球员又缺少了一次“有压力的比赛”机会,这显然不利于这个年龄段队伍未来的成长。

作为过去两届全运会男足U20组别冠军队的主教练,成耀东率上海的93年龄段队伍单独组建参加过中乙联赛,实践证明打中乙联赛对年轻球员的成长非常有利。而上海的97年龄段队伍虽没有单独组队参加中乙联赛,但却以上港预备队的名义出战中超预备队联赛,让这些97年龄段球员经受了锻炼,也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效果,只是牺牲了诸多上港一线队中替补球员的机会。也正因为此,为解决01年龄段国青队比赛少、有压力的比赛更少的问题,成耀东专门提出了“01国青出战中乙联赛”的动议。这个设想与有关方面提出的“国青打中乙”的思路完全吻合,也得到了足协的坚决支持。这也才有了随后的一系列运作,即希望“借壳”河北精英参加中乙联赛。

不过,前面已经提到,因为里皮的突然辞职,导致诸多情况发生变化,这个设想暂时被搁置。但在中国足协重提国字号队伍建设事宜时,“国青打中乙”的设想并未放弃。在“借壳”不成的情况下,中国足协还是决定索性直接以国青名义征战中乙联赛。需要指出的是,成耀东在去年7月份接手01年龄段国青队时,与中国足协签订了为期3年的合同。换而言之,在未来一段时间里,成耀东依然将是01年龄段队伍的主帅。一旦国青出战中乙,则主教练依然还将是成耀东。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马德兴

体坛周报副总编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