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兴:国青练级模式已成潮流 亚洲多国早有先例

马德兴04-13 09:30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马德兴报道

差不多两年前,当有关方面提出“国足打中超”的设想时,记者曾坚决反对。但对此番“国青打中乙”的设想,记者倒是持赞成意见,毕竟青少年队伍与成年国家队属于截然不同的情况与现实。而且,中超联赛作为中国足坛最高水平的职业联赛,商业化与职业化的性质,决定了它不允许与国家队混为一谈。但作为塔基的中乙联赛,国青参与其中,可以让更多的年轻球员有成长机会,更何况中乙联赛本身应该是一个培养年轻球员的舞台。

cyd.jpg

日本U22队参加J3联赛的实质

中国足球当下最突出的问题是青少年球员的竞训质量不高,甚至可以说是水平低下,因而人才“青黄不接”的情况越发突出。更要命的是,中国各级青少年国字号队伍最近几年来连进入亚洲决赛阶段比赛都成问题,更妄论进入亚洲四强、从而拿到世青赛与世少赛的入场券了。为此,“一代不如一代”更是对现在中国青少年球员的最佳描述。以01年龄段国青队为例,这一代球员的基本功、战术素养究竟如何?恐怕就更无需记者赘言了。但是,未来冲击2024年巴黎奥运会男足赛,中国足球依然还不得不依仗这一批球员。在基础如此孱弱的情况下,不管是教练抑或是作为管理者的中国足协,肯定需要采取一些办法,尽可能缩短这批球员与亚洲高水平之间的差距。“国青打中乙”,无疑就是办法之一。

或许,在很多人看来,“国青打中乙”是中国足协急功近利的又一体现——“只重塔尖、不重基础”、“只重国字号”。但实际上,这恐怕还是一种误解,它与“国足打中超”是两个不同层面的概念。这方面,日本足协技术委员会从2014赛季开始推行的“U22选拔队参加J3联赛”,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日本的U22选拔队参加J3联赛,国内一直以为是“日本版的国奥打联赛”,可实质明显与国内足坛所盛传的“国奥打中甲”不同。日本足协技术委员会推出这个政策的目的,主要是针对日本各俱乐部青训梯队及高中毕业后的球员从19岁到22岁这个年龄段之间缺少出场比赛机会的情况,为缺乏实战的年轻球员创造上场比赛机会,参加更高水平的比赛,而那些在本俱乐部中作为主力或主力替补出场的球员则不会进入U22选拔队参加J3联赛。所以,最终日本国奥队中来自U22选拔队中的球员人数屈指可数。

当然,日本足协技术委员会推出的这个政策与日本职业联赛从2009年取消“卫星联赛”即预备队联赛有很大关系。国内中超、中甲虽然设立预备队联赛,但比赛的质量、各俱乐部的重视程度着实令人不敢恭维,关于预备队联赛中的各种“段子”、“笑话”这里就不多说了。而青少年方面的竞赛体系、比赛质量同样无需多说,在U系列联赛被全部废除后,原本属于补充性质的赛事青超联赛纯粹就是“浪费钱财”,各种一边倒的大比分层出不穷,锻炼人、培养人更是无从谈起。加上个地方青少年队伍的训练水平低下,完全无法与亚洲水平相抗衡。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将那些稍微有点基础与底子的球员暂时先集中起来,通过强化来尽快提升他们的水平。

去年11月份在缅甸进行的亚青赛预选赛结束后,记者作为唯一一位赴现场采访的中国记者曾与国青队主教练成耀东及教练组其他教练有过深入交流,一致的看法就是把这批球员集中起来进行训练、比赛。实际上,国青队教练组的几位外籍助教,对“国青打中乙”的设想也是持明确的支持态度。按说,这几位来自英格兰、爱尔兰的教练对英格兰、对欧洲足坛的情况了如指掌,欧洲几乎没有国家将青少年国字号队伍集中起来的,但他们坦言:作为国字号青少年队伍,其实不是教练不想集中,而是根本就没有条件与可能,如果中国国青队能够集中起来,边训练边比赛,他们完全有信心通过两三年的时间,将中国国青队的竞技水平提升两三个台阶。而这也让主教练成耀东更坚定“国青打中乙”的设想,也是为什么中国足协坚决支持落实想法的原因。

亚洲青少年国字号“俱乐部化”

近年来,当越来越多的人大谈欧美青少年足球如何水平之高时,越来越多的中国球迷感也受到了我们身边的对手进步神速,像缅甸、越南等这样的东南亚球队、塔吉克等这样的中亚球队都已经可以代表亚洲出战世青赛、世少赛了。在以韩国、日本、沙特为代表的亚洲高水平传统强队依然处领先之时,印象中的那些所谓“弱队”进步飞快,这使得亚洲各队之间的差距变得越来越小。在这种格局下,中国足球所面临的形势也就越来越严峻,我们不仅对强队取胜的机率不大,对于过去印象中的“传统弱队”也没有了必胜的把握,而且比赛中变得越来越艰苦。但是,这背后除了“重视”之外,恐怕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就是亚洲青少年国字号队伍的“俱乐部化”。

“国家队”与“俱乐部队”最大的差异在于时间,俱乐部球队基本是全年都在一起训练、比赛;而国家队则只能根据国际足联的相关规定,一年之内只有几次短期集中的时间。这里所说的“青少年国字号队伍‘俱乐部化’”,其实指的就是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在青少年国字号队伍建设方面,几乎就像是“俱乐部”一样,实施长期集训、比赛。

就以卡塔尔为例,当我们在大谈“精英学院”的成功之道时,不能忘却一点,他们的各级国字号队伍从U13开始就几乎常年集中在精英学院里生活、学习、训练、比赛。像2014年第一次夺取缅甸U19亚青赛冠军的那批95年龄段球员,就是在一起生活了8年。而2018年在中国进行的U23亚锦赛上获得亚军的越南95年龄段队伍,球员一多半都是来自黄英嘉莱俱乐部,从2007年开始,他们就进入当时的黄英嘉莱—阿森纳足球学院一起生活、学习、踢球。如今,越南国家队中的一半以上的球员都是这批队伍。而历史上第一次闯入世青赛的越南97年龄段国青队,一多半以上的球员则是从小在越南政府出面组建的PVF足球学院中生活、成长。目前,法国人特鲁西埃成为了PVF足球学院的技术总监,并兼任越南01年龄段国青队主教练,队员几乎也都大多出自这所学院。

在2016年巴林U19亚青赛及2018年印尼U19亚青赛上,中国的97国青队及99国青队均在小组赛中输给塔吉克队。或许,中国球迷并不清楚:塔吉克国青队之所以有如此强的竞争力,与他们的国青队整队参加塔吉克国内顶级联赛有关。就以塔吉克99国青队为例,塔吉克足协从2017年底起就将适龄球员集中到巴奇俱乐部,整队参加2018年的顶级联赛,而国青队主教练穆滨·埃尔加舍夫兼任俱乐部的主教练。塔吉克足协的目标很明确:巴奇俱乐部参加顶级联赛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成绩,而是让国青球员有更多的实战锻炼机会,“以小打大”,甚至不惜降级。而在2018年的塔吉克国内联赛中,巴奇队在联赛中排名垫底,不幸降级。但是,塔吉克国青队在2018年印尼亚青赛上闯入了八强,只是在1/4决赛中以0比1惜败于韩国队而未能进军世青赛。

当下,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全球足球停摆。在目前依然仍在进行着的新“五大联赛”中,塔吉克联赛依然照常进行。但中国球迷或许并不清楚,在12支征战塔吉克顶级联赛的队伍中,以2019赛季第二级别联赛冠军身份升入顶级的火车头·帕米尔队,其实就是塔吉克U19国青队。该队的主教练就是国青队主教练穆滨·埃尔加舍夫,队员基本以01年龄段球员为主,而征战了去年U17世少赛的塔吉克02国少队队员也都集中在这支队伍中。塔吉克足协的目的与做法其实与2018年时的巴奇俱乐部一样,就是让年轻球员通过高水平比赛尽快提升水平。

今年10月份,由01国青队参加的U19亚青赛决赛阶段比赛将在乌兹别克进行。在今年1月份的亚洲U23锦标赛上,乌兹别克97国奥队距东京仅有一步之遥,最终名列第四。新赛季开始前,乌兹别克足协联手乌兹别克奥运会,开会研究后决定组建名为“奥林匹克24”的足球队,从今年开始参加乌兹别克第二级别即甲级联赛。球队由2001年与2002年出生的球员组成,所有球员从乌兹别克各职业俱乐部球队中抽调,总共有25名球员组成。其目的,就是为2024年巴黎奥运会展开全方位准备。

类似这样的例子,亚洲范围内还可以列出很多。而更令人惊讶的,或许就是U16国少队征战U19级别的青年比赛,像缅甸国少队就是代表。可以这么说,青少年国字号队伍“俱乐部化”在亚洲范围内随处可见。中国的青少年足球如果不想办法改变现状,依然还是按部就班、沿用过去的老办法,恐怕很难追赶上他们前进的步伐,“超越”对手更是枉然。尽管我们也希望中国的青少年足球能够采取像韩、日那样的做法,不断涌现出更多、更优秀的青年才俊,而且韩日做法也确实值得我们很好学习。但在尚未学成之前,类似这种“俱乐部化”完全可以为我所用,而且两者之间并不矛盾。

最大疑惑恐乃准入标准问题

当然,“国青打中乙”如果变成现实的话,问题恐怕不在于究竟是参加南区的比赛还是北区的比赛,也不在于成绩如何或如何计算成绩,毕竟这些都属于技术细节问题,很容易解决。真正的问题或者说抑或,恐怕还是一个“准入标准”问题。

众所周知,中国足协早年已经拟定了中乙联赛的准入标准。作为标准的制定者,中国足协如今让国青征战中乙的话,等于是“带头”破坏了这个标准,于是,这也就很容易“落下口舌”,某种程度上与设想中的中超U23队征战中乙联赛是同样性质的问题。就先前中乙联赛的诸多准入标准而言,某种程度上本身有“急功近利”的色彩,希望“高大上”、一步到位,而没有考虑中乙各俱乐部的现实情况。所以,在决定国青出战中乙、中超U23队出战中乙之前,中国足协该做的事情恐怕首先应该是降低中乙联赛的准入标准。唯如此,才能让各种风险降低至最小。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马德兴

体坛周报副总编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