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英超停摆,经纪人有一肚子的苦水和歪主意

刘川04-13 11:32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刘川、嘉林

在英超联赛和球员工会的谈判闹得不欢而散后,一时间英格兰足球圈充斥着各种谈判。除了联赛组织方和工会的拉锯之外,工会和球员,联赛和俱乐部之间都保持着密切接触,俱乐部和球员也在就减薪问题进行谈判。最近在圈内唯一没有保持以往活跃度的角色,反而是经纪人。那么,疫情期间,经纪人们真的可以闲下来吗? 

Football-Agents-scaled-e1586535273863-1024x684.jpg

减薪谈判,经纪人避犹不及

以往这个时候,正是夏季转会进入到前期接洽的阶段。那些在转会窗口刚刚开启时就火速宣布的交易,大多是在4月便敲定了所有细节。经纪人在这个阶段除了要和旗下球员每天通气之外,不同俱乐部的体育总监、首席执行官和主教练也会挤爆他的电话线路。而今?接受专业体育媒体The Athletic采访时,一位经纪人感叹说:“我只接到了两家俱乐部关于转会的询问,仅此而已,这段时间(的足球转会业务)真是死一样的寂静。”

而对那些业务范围主要在英格兰足球圈的经纪人而言,最近这两周更是格外烦人。不仅询问转会交易的电话和邮件难得一见,不少俱乐部还“临时解雇”了本队负责转会的工作人员,让不少经纪人现在找不到原先对接的“线人”。球员那边则一天几个电话打来,咨询与俱乐部的减薪和工资延付谈判该如何应付。

如今这种情况下,足球经纪人更多扮演的是倾听者的角色,而很少再像平常那样作为球员代表参与到谈判中去。在这个未来充满着巨大不确定性的阶段,他们只能为客户提供精神上的支持和疏导。绝大多数经纪人都避免此时直接参与到减薪的博弈谈判中去,有球迷嘲讽他们说,他们置身事外的原因是这些谈判无利可图,不能获取直接的金钱利益。不过事实上,不少经纪人的佣金和球员的薪水挂钩,球员的薪资不管是被削减还是拖欠,经纪人的收入大多会受到直接影响。

之所以在减薪谈判中主动缺席,相当一部分经纪人仍然有人情世故方面的考量,“我们需要跟俱乐部和球员都保持好关系,而球员工会天生就是为球员群体争取利益的,所以他们尽可以在谈判中保持强硬态度,我们则尽量避免牵涉其中。”

心疼球员:周薪1万很苦的

不少经纪人在为自己辩解之前,会先急着帮客户在媒体面前扭转人傻钱多、只知挥霍的形象。一位经纪人给自己的球员算了笔账,“就算他的周薪是1万英镑,首先要扣除一半的税,到手只有5000镑。现在俱乐部要再砍掉三成,你不能说他现在活不下去了,但他真的会和从事其他行业的普通人一样,面临很多现实的生活问题。比如说,一般人的房贷大多是每个月600镑,40年还清。然而球员的退休年龄平均是35岁,因此他们的房贷大多要在15年内还清,因此他们每个月光是房贷可能就要超过5000镑,再加上其他的家庭日常开销,尤其是很多低级别联赛的球员,他们平常过的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大富翁生活。

一位平时专门做体育领域诉讼的律师也同意这种说法,“一个银行家一年有200万英镑的收入,但他的职业生涯相对要长得多,他自己手上有大学学位,平日里有小时候在私立学校形成的人脉,不少人还会在事业上借助家庭财富或资源。再看看这些球员,他们大多在政府的廉租房里长大,更别说什么教育背景了,他们的年收入表面上似乎和上层人士看齐,但他们的财务状况真的不能一概而论。”

对于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减薪方案,经纪人普遍认为,俱乐部老板和球员应该同舟共济,而不是把所有压力推到球员身上。有经纪人就指出,一些小俱乐部的球员此时反而态度更加通达,“布莱顿球员和他们的俱乐部老板托尼·布卢姆平时就非常亲密和融洽,布卢姆平时会竭尽所能帮助球员,现在俱乐部如果因为疫情遇到财务问题,球员一定义不容辞。”而和布莱顿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热刺和纽卡斯尔,球员看上去没兴趣为腰缠万贯却吝啬成性的老板分忧。

实际上,关于薪水问题,英超现在看来显得不够严谨。其他联赛中,一些球员的合同包含收入保障险,理论上不会受到影响。英格兰球队的合同中往往没有不可抗力条款,这一点苏格兰联赛反倒做得更好。比如在哈茨俱乐部,球员们都接到了俱乐部的信件,通知将会减薪50%。苏超球员的合同通常都有3个附件,这成为了一种标准化操作。附件3的第12条明确规定,当苏格兰足总决定赛事暂停时,合同的效力也告中断。经纪人感叹:“因此,哈茨可以说,‘要么接受50%减薪,要么合同中断。’”当然,哈茨现在并不准备动用这一条款,而是希望和球员和平达成减薪协议。

打白条,经纪人也得讨薪

外界平日里对经纪人的印象并不算好,球迷通常将这个角色看做是吸附在球员身上的寄生虫。而上赛季92家职业足球俱乐部一共为经纪人支付了3.18亿英镑的佣金。其中光是利物浦一家,就支付了4300万镑的经纪人佣金。不过事实上,这些佣金中的绝大部分都被门德斯这样的明星经纪人,或大型经纪公司鲸吞。那些运作普通球员转会的经纪人,收入远没有人们想象的多。

以英冠为例,去年夏天英格兰次级联赛超过1000万英镑的转会一共只有11桩,24家俱乐部在转会上的收益加起来也只有1.4亿英镑。可以想象,那些主要运作英冠球员的经纪人,和英超那些拿着顶级佣金的同行根本生活在两个世界。新冠疫情的影响下,最先受到波及的是那些平时运作英甲和英乙俱乐部转会的经纪人。这个级别的经纪人可能一年的基础收入只有2万镑,而他们的佣金被俱乐部拖欠也是家常便饭。

一些消息现在已让经纪人圈子里人心惶惶,已有英冠俱乐部向和自己有业务往来的经纪人发出邮件,“抱歉”地通知球队将不得不将所有佣金延缓支付1年。上文的那位律师向英格兰媒体科普道:“通常而言,经纪人是参与转会交易的各方人士中最后一个收到佣金的,我和一个英超球员的经纪人聊过,他说他们通常在交易完成后一个月才会收到钱,有时俱乐部甚至会拖到赛季结束后的6月份才会付清,即便是那些财务健康的俱乐部,同样可能拖欠佣金。

据称,经常会有经纪人花费两三年时间,去找低级别俱乐部追讨佣金,最终几万镑的佣金仍然会被俱乐部以分期付款的方式支付,通常尾款会不了了之。

ADAM-LALLANA.jpg

“6000万的人,3000万买俩”

现在摆在经纪人面前的现实问题,还不仅是自己的收入也会随着球员减薪受到影响,而是今夏转会市场可能会史无前例地死气沉沉。现在圈内的共识是,今年夏窗将肯定成为买方市场,唯一不确定的是疫情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如果各国联赛还能在五六月份陆续空场踢完,经纪人仍然会期待有球队在夏季市场上血拼。

不过和以往不同,今夏最舍得花钱的反而可能是中上游球队,当然前提是他们并没有损失原本的转播费。有经纪人预测说:“那些去年在市场上身价6000万英镑的球员,今夏甚至可能会用3000万英镑的价格打包两个,我觉得莱斯特城或埃弗顿这样的俱乐部今夏可能这么干,现在正是采购的机会。那些来自里昂、里尔、马赛、阿贾克斯的球员,都会成为他们挑选的对象。”与此同时,欧足联的财政公平政策也有可能会在今夏出现松动。

然而如果疫情拖到六七月份仍未好转,莱斯特等队恐怕也不得不放弃“抄底”计划。到时那些今夏合同到期的自由球员将成为不少豪门首要考虑的引援目标。像切尔西的威廉、热刺的费尔通亨、利物浦的拉拉纳,都会十分抢手。

一位资源并不算好的经纪人也向媒体透露,自己手上的几名自由球员,已经吸引了不少球队的注意,“我已经接到了一些俱乐部的电话,询问我的球员今夏是否将合同到期,放在新冠疫情之前,他们是不可能正眼看我们一眼的,而是会去海外选择那些身价为三四百万英镑的外援。”

除了自由球员,那些小球队的年轻天才也可能在今夏引发英超豪门的哄抢。不过到时的行市将和几个月前不可同日而语,热刺去年夏天可以在19岁的本土小将瑞安·塞塞尼翁身上花费2500万英镑,而有经纪人以这笔交易为基准,估计今年夏天类似级别的交易可能只会以500万英镑成交。

撕破脸or感情牌?

疫情影响的不止是交易金额,还引出各种斗智斗勇的戏码。某英超俱乐部近期和一名经纪人进行了视频会议,商讨对一名原本定于下赛季加盟另一家英超俱乐部的球员进行截胡:卖方俱乐部现在急需资金,而原本的买方俱乐部同样府库空虚,这家准备截胡的俱乐部相信,他们比原买家出价多50万英镑,就可以搅黄那桩原本谈妥的交易。

另一名经纪人,现在正忙于在两家俱乐部之间反复协商。某球员的租借合同规定了1500万镑的买断条款,但有效期只到5月5日。球员本人希望转正,但买方俱乐部不急于做出决定,也不愿意在充满未知的情况下交钱提货。如果买断条款到期,球员的母队希望得到更高报价,但在现有经济环境下,难度可想而知。经纪人要做的,就是让两家俱乐部同意,延长买断条款的有效期。

还有经纪人正不亦乐乎地打一场心理战。一名英超年轻后卫原本定于今夏完成一笔数额较高的转会,他从经纪人这里得到的建议是:想实现转会,就得索要更高的工资,这样的话,母队付不起工资,就会迫切希望卖人,那么在转会窗开放后,买家只需要出较低的转会费就能逼卖方就范。

不过,也有经纪人的信条与此完全相反,他认为,客户应该避免激怒东家,才更有可能成功转会,因此就要接受俱乐部提出的延迟付薪方案,“到了夏天,俱乐部可能会说,我们对你的转会费要价是3000万。那么,球员可以转过来质问俱乐部,‘等等,我几个月前帮了你一把,结果你现在要勒索我?’”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刘川

体坛传媒驻英国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