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哈迈多夫:恐被减薪30% 再为上港踢两年不回俄超

王晓瑞04-14 13:10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王晓瑞报道

乌兹别克斯坦国家队领军人物艾哈迈多夫日前返回上海,他甚至已经度过14天隔离期,开始正式跟随一线队训练备战。去年12月底,艾哈迈多夫同上港俱乐部完成续约,过去三年他在中国取得非凡的成就:一座中超冠军+一座超级杯冠军,并率队闯入亚冠4强。在接受俄罗斯媒体《24小时体育》采访时,艾哈迈多夫直言,他渴望能在上港再踢两个赛季。而如今,正在热切期盼新冠疫情尽快彻底结束,“希望中超能够在5月底或者6月初正式打响。”

WechatIMG10.jpeg

以下为采访内容节选(Q=24小时体育;A=艾哈迈多夫)

“中国纪律,战胜新冠的最强武器”

Q:你最近向纳曼干(乌兹别克斯坦全国第三大城市)提供人道主义援助。请告诉大家你的善行。

A:现在,每个人都在过着艰难的日子。我已经从乌兹别克斯坦回到中国,在这里我要把一些必要的东西,寄到乌兹别克斯坦斯坦,提供给当地医院和医生使用。他们寄出了很多必需的东西:口罩、手套、护目镜和眼罩等。

Q:怎样看待新型冠状病毒已经席卷全球,而不仅是在中国?

A:当然,我们都没想到整个世界都会遭受这样的苦难。在武汉疫情爆发的初期,没有人想到它会在全球范围内传播。

我以为新型冠状病毒会在武汉得到终结。但不幸的是,一周以后,整个中国都在遭受这方面的打击,这让人十分恐惧。在很多人看来,新冠病毒不会离开中国,一切都将在这里得到终止。但现在所有人都处于危险之中,这是很可怕的事情。

Q:但在中国,在有限的时间里,抗击病毒的医院和治疗中心创纪录地得到建成⋯⋯

A:中国高层所说的话,公民都会照着去做。他们告诉大家,所有中国人都要被关在家中隔离,这就是我所认为的新型冠状病毒可以在中国被打败的原因。只有隔离才能对抗冠状病毒,这在中国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我还清楚地记得,在飞往乌兹别克斯坦的前几天,在去机场的路上没有一辆汽车,这就是纪律!

Q:中国现在是什么状态?

A:生活已经恢复正常,人们走在大街上,满怀笑容,一切都是开放的,人们不再像以往那样恐惧。当然,上海人依然佩戴口罩出行,还要谨慎行事,但总体来说一切都是井井有条。

Q:中超联赛何时将要开始?俱乐部和你对此有何交流?

A:当我回到上海时,我在家里被隔离两个星期。现在,我们已经一起训练好多天,但我也不知道新赛季中超什么时候打响。据我所知,要启动新赛季,就必须等到病毒完全消失,没有人再会因此而生病。在中国,人们想要彻底根除这种病毒,然后才是足球。我认为中超大约会在5月底或者6月初开踢。

WechatIMG9.jpeg

“恐被减薪30%,想在上港再踢两年”

Q:现在,很多俱乐部都减少了员工和球员的薪水。你的情况如何?

A:他们说薪水将要减少30%,但尚无确切信息。

Q:你在中超联赛已经征战超过三年,自我感觉如何?

A:中国和俄罗斯一样,是一个非常大的国家。每年要在这里飞行很多次,经常飞行经常比赛。中国人很善良也很单纯,他们很喜欢足球,中超联赛每一年都在进步着。现在,当地足协以牺牲优秀外籍球员名额为代价,以便促进本土球员技术水平的提高。

Q:那么在你看来,中超和俄超有何不同?

A:在俄罗斯,足球更强调力量,也更强悍。但在这里(指中国),更加讲究技术和团队配合。

Q:业余时间你在中国做些什么?

A: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家,很少外出活动。我会读书、看电影,或者和家人交流,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

Q:接下来呢?据说你和浩克一样,同上海上港俱乐部的合同,都是到今年12月结束。

A:是的,但我现在是一份1+1的合同。如果一切顺利,明年我将续约留在这里。

Q:想象一下,假如你收到一份来自俄超联赛的报价⋯⋯

A:明年我就34岁了,我不认为还有俄罗斯俱乐部将会提供报价。相反,未来真正的选择是回到乌兹别克斯坦。

Q:你会经常同浩克谈论俄超联赛吗?

A:是的,他说他很想念俄罗斯,尤其是美丽的圣彼得堡。浩克非常喜欢那里,可以看出他对圣彼得堡很有好感,显然这座城市已经渗入他的灵魂。

WechatIMG8.jpeg

“安郅降级是悲剧,德布劳内最难对付”

Q:你在中国,还会经常关注俄罗斯足球吗?

A:对我来说,如果时间不太晚的话,总是会看一看俄超直播。我在俄超踢了6年,我总会忍不住看一看我的母队。

Q:你曾在安郅效力4年,但球队去年已经降入二级联赛,之前因为欠债无法注册新球员,导致俱乐部生存陷入困境。对此有何感想?

A:整件事情让我感到十分惊讶,也很遗憾。一支历史悠久的球队,一支拥有如此多球迷支持的俱乐部,就这样处于这种状态。那里的人们热爱足球,甚至以足球为生。因此这对于达吉斯坦地区(备注:安郅俱乐部所在地)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悲剧。但我希望像苏莱曼·克里莫夫(俄罗斯亿万富翁、金属业巨头,曾任安郅俱乐部老板)这样的人,能够再一次在当地投资足球。

Q:那在中国,你还会和以前的俄超队友保持联系吗?

A:在安郅队,我曾遇到一位恩人雷沙·伊万诺夫,我们经常彼此沟通和交谈。还有前东家克拉斯诺达尔队的乌兹别克斯坦球员尼古拉·马尔科夫,仅此而已,我与其他人没有什么沟通。

Q:那么在你看来,中国的任何体育场,都可以和克拉斯诺达尔球场相提并论吗?

A:不,在中国,所有的体育场几乎都很糟糕。没有一座可以达到克拉斯诺达尔球场的标准。

Q:让我们谈一谈绍穆罗多夫(乌兹别克斯坦国家队头号前锋,2019年亚洲杯银靴,2019年中国杯攻破中国队球门),2019年乌兹别克斯坦足球先生。如今在俄超罗斯托夫表现出色,你看到他身上那种超强潜力了吗?

A:性格、速度、成长,这对于足球运动员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绍穆罗多夫是一名很有天赋的球员,只是需要时间不断磨练。幸运的是,现在他正在全力展现他的潜能,这将是一场史诗般的演出,也是最重要的事情。

Q:西欧联赛对他很感兴趣,你认为他可以在那些联赛取得同样的成就吗?

A:如果能有具体的选择,我觉得应该考虑离开。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俄超联赛很弱,在那里也不容易打进很多球。但我相信,绍穆罗多夫已经为前往西欧联赛做好准备。

Q:你在乌兹别克斯坦所拥有的学校,现在是什么状态?

A:我有两所学校,一个在塔什干,另一个是在我的出生地纳曼干。我们需要一步一步慢慢来,试图让孩子们了解他所需要的事物。以前在我的成长过程之中,几乎是一无所有。但现在,拥有很好的物质条件,包括肥沃的土地。

我记得小时候有一段时间,我接触到很多天赋很高、才华横溢的球员,但他们从未有机会离开那一小块活动区域。他们没有钱,也不具备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的那些物质条件。我知道有很多这样的人,当时甚至根本没有足够的财力前往塔什干。因此我在家乡开设一所学校,希望所有具备足球天赋的孩子,都能拥有一个免费且良好的成长环境,成长为一名职业球员。

Q:你有两个儿子。你是否看到他们成为职业球员的潜质?

A:我觉得他们对于足球不感兴趣,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不会强迫他俩必须踢球。

Q:最后想问:你遇到的最强对手是谁?最佳伙伴是哪位?

A:德布劳内最难对付,最佳拍档是威廉(曾在安郅合作一年)。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王晓瑞

《体坛周报》国内足球记者,常年报道各级男足国字号。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