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一帆:巴萨危机随疫情爆发,为什么?

武一帆04-17 11:51

体坛周报全媒体驻西班牙记者 武一帆

当全世界、包括整个足球界都围着这场现代人类社会面临的最大危机周旋时,巴萨凭一己之力开辟了“第二战场”,俨然成为全球疫情之外的“新闻净土”。对于已经厌烦了疫情实时播报、医疗惨况和国际政治的球迷来说,有一点和原本世界平常生活相关的消息是莫大的安慰,哪怕这消息放在有球赛的日子里就会显得无聊甚至可笑。然而“巴萨门”对这家俱乐部的破坏力,丝毫不弱于窗外弥漫在空气中的致命病毒,同样无声无息且难寻根源。

v2-def15a1a8a9505c9f03bf20fa6d38ddd_1440w.jpg

比赛停了,遮羞布没了

拨开各种爆料、辟谣和内情分析制造的信息谜团,旁观者或许觉得奇怪: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搞出这样的事?而且为什么是巴萨?前一个疑问比较容易得出答案。“巴萨门”事件的起点是媒体爆料,而线索提供者是有意参加主席选举的维克托·冯特。在巴萨内部自查自清的过程中,媒体也在向真相的更深一层挖掘,结果挖出一个牵涉到内部腐败的更大疑团。

设想一下:如果没有新冠疫情,巴萨照常在联赛榜首与皇马缠斗,或是在欧冠又搞出一幕惊天动地的好戏,媒体即便花费相当的时间和版面来揭露“巴萨门”的内幕,和球赛本身相比,又能制造多大的影响力呢?这还不提,梅西、皮克和苏亚雷斯等主角如今隔离在家,各得其所,根本没法被外界强行拉进来。否则,核心争论很可能从决策层内部问题扯回到更衣室和梅西身上。说白了,但凡有比赛,谁想看开会啊?

不过现实是它发生了,而且对于巴萨这家年收益数亿欧元的百年老店而言非常严重。即便扮演了“吹哨人”角色的冯特可能也没想到:他几年来一直在追踪调查的俱乐部公关行为,会连出一个百万欧元级的财务丑闻,进而引发了董事会全面改组。“巴萨在经济和道德两方面都处在危机中。”冯特近日表示,“现在的经营模式肯定行不通,不做点什么的话说不过去。可现在这疫情……”

圈内人几乎都认定巴托梅乌让出巴萨主席位置只是时间问题,不管他主动辞职、遭弹劾还是在提前大选中落败。现实是,巴托梅乌不会主动辞职,否则也不会有之前逼走副主席鲁索和其他3名资深董事的决策。弹劾动议和提前大选在这水深火热的当口也显得不适宜:那样会让俱乐部陷入更大的危机,毕竟坏家长也比没家长要好。

1587093408549086374.jpg

巴萨前主席加斯帕特

当主席不为钱,那为了什么?

在此并不讨论巴托梅乌是不是个“坏家长”,毕竟球迷不惮于将他称作“史上最烂主席”,扣上“阴谋家”的大帽子。在媒体的日常表述中,巴托梅乌其人实际上代表了整个巴萨决策层。因此在普华永道的调查结果公布之前,花市场价几倍的钱去找“野生”公关公司,这报花账的罪过可以轻松写意地加在巴托梅乌的黑材料里。

然而一些内部状况可以从辞职的女董事特西多尔的公开信中看到端倪。她并不在巴托梅乌的清洗名单中,甚至没有卷入丑闻。但她似乎厌倦了这种逐渐常态化的斗争状态,而且从常务董事各司其职、各管一摊这个架构看,也没能力做出任何改变,所以“顺杆溜”辞职了。信中一个并不起眼的细节其实很值得玩味,她强调自己并没有在巴萨董事这个位置获得实在利益。

其实不光特西多尔,巴托梅乌或是任何一位巴萨董事会成员都不会从俱乐部账户里拿一个铜子。不管巴萨、皇马这样的会员制俱乐部还是塞维利亚、瓦伦西亚这样的股份制球会,体育公司之外、经理团队之上的架构和职位理论上说都是讲无偿奉献的。在这样一家俱乐部当高层是需要本钱的。

本赛季皇马在国王杯的对手萨拉曼卡联盟者,俱乐部创建不过五六年时间。其创建者目前依然是董事会骨干,都是些普普通通的足球爱好者,没有本钱,还要靠本职工作养家糊口,当好一个主席或董事的代价就是所有的业余时间和精力。皇马也是一样。弗洛伦蒂诺一个角色是20世纪最成功足球俱乐部的当家人,足球界的传奇人物,另一个角色是西班牙“福布斯”榜单上排名前列的工业大亨、成功商人。

慢说皇马、巴萨,一家不起眼的小球会在当地能够制造的社会影响力也同样惊人。它们的所有者或管理者心甘情愿为此贡献出私人财产和毕生精力,为了自己钟爱的运动,当然也对回报有所期待。足球作为一个横跨体育、文化、商界甚至政界的运动项目,给参与者带来的积极效益远不止几沓现钞那么简单。

很多巴萨球迷对拉波尔塔时代的美好回忆念念不忘,期待着那个永远大嗓门的律师能替换眼下这个说话总是嘀嘀咕咕的“大雄”。然而即便拉波尔塔的人生高光依旧锁定在两支梦之队在欧冠领奖台上那一刻,但他还挂着“政客”这样一个特殊的标签。他在离开巴萨这10年时间并没有在越来越乱的西班牙政坛搞出太大风浪,但不意味着他以后也没有机会。

1587093327540005352.png

拉波尔塔和瓜迪奥拉

摘桃者今成代罪羊

可以肯定一点,领导者的个人背景和气质会给整个俱乐部带来影响。新千年以来,努涅斯之后,巴萨经历过4任主席的领导,而他们的出身各不相同。加斯帕特继承了祖辈留下的酒店业生意,是个一辈子连地铁都没坐过的富家子,眼中的世界自然大概就是总统套房外蔚蓝的地中海。在那个足球圈内人人烧钱的年代,巴萨两个赛季投入2亿打造自己的“航母”,结果留下历史上最大的黑洞。拉波尔塔是律师出身,意见领袖,把一切归于政治的人,尽管“梦二”解体的终极表现就是更衣室割裂,但并不影响他再拉一支人马,从头再来。这还不算他正面硬刚各路揭发他的人,宁可重组董事会也要顶住弹劾压力,绝不辞职。

看不惯拉波尔塔的人大多支持罗塞尔,认为他才是一个真懂经营,不会随便利用巴萨给自己加分造势的实干派。罗塞尔的名衔是商人,而且与巴萨主席身份非常对应的一点,他的主体业务划定在体育范围内。就连之后吃官司,检方也是从他积极参与各大洲足联之间的合作入手做出“洗钱”等指控的。罗塞尔很倒霉,在西班牙处在经济最低谷时出任主席,接手的是前任留下的一堆几乎无法超越的成就,还碰上了民主化后西班牙下手最狠辣的一届检察官,蹲了一年多的冤狱。辞退克鲁伊夫和结束瓜迪奥拉时代显现了罗塞尔的改革决心,可惜改革成就没有算在他的头上。

1587093342988054109.jpg

罗塞尔和巴托梅乌出席内马尔亮相仪式。

巴托梅乌是那个摘桃子的人,“三冠王”也让他从代理主席的身份顺顺当当地坐正了位置。巴托梅乌不是律师和意见领袖,不可能像拉波尔塔那样大声说话,以巴萨的名义发表自己的看法。和罗塞尔一样,他的学历也是工商和企业管理学。但和加斯帕特又有点相像,他的起点是家族生意,主要面向大型运输行业的机械自动化制造,年少时还在巴萨梯队打过篮球。总之,巴托梅乌不需要直接把自己的事业和巴萨挂钩。但出于一个企业管理者的天然认知,他想改变巴萨的管理体系。特别是在眼下这个各种时代更迭——西甲全面商业化和全球化,俱乐部预算和运营成本全面增加,“梦三”一代即将告别舞台——的交集,更高效、更直白的垂直企业管理似乎能够巴萨化繁为简,成功闯关。

如果“巴萨门”出现在拉波尔塔时代,或是拉蒙·卡尔德隆治下的皇马,一切都显得那么合乎逻辑,毕竟更出格的事他们也干得出来。即便弗洛伦蒂诺的皇马也曾发生过公关危机——卡西利亚斯被穆里尼奥当成“内鬼”,将更衣室矛盾公开化——也丝毫不会动摇“佛爷”作为一家之主的权威。

可是,素来被外界认定“软弱且无能”的巴托梅乌是终极负责人,还为此搭上了一整套董事会的班子。究竟是巴托梅乌误会了他的同僚,是旁观者误会了巴托梅乌,还是这个正处在自身蜕变和外部剧变当口的俱乐部不可避免地会引起大家的误会?原本随着赛程进展会自然得出的答案,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断了。

81f7c32336b54d4c8564532ea84e49fc500x500@2x.jpg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武一帆

体坛传媒驻西班牙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