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温布利球场华而不实 温格才是更好的建筑师

刘川04-19 22:54 体坛+原创

本报驻英国记者刘川

当一座体育场馆的外观设计方案成为社会热点话题,它本身功能性建筑的属性可能已经被抛诸脑后。尤其是专业的大型足球场,它在设计上的功能指向性更加专一而强烈。足球场在功能性上从根本上是为了满足球员和球迷这两个群体在比赛日的需求。

一个外形设计上再标新立异,赏心悦目的球场设计方案,如果抛离这两个群体的功能需求,将注定最终成为一个让人尴尬的摆设。

新温布利1.jpg

而在这方面,一些在新近落成的知名球场里都不乏反面教材。比如英格兰的国家队主场——新温布利大球场(上图)。这座耗资将近8亿英镑的球场,以其高133米,跨度超过300米的巨型钢结构拱门成为伦敦西北的地标建筑。然而在其最初建成的短短两年时间里,却因为场地质量达不到标准,先后8次更换草皮。

新温布利糟糕的草坪直接影响了比赛的质量,2009年的足总杯决赛,切尔西和埃弗顿两队球员以溜冰的跑动踢完了90分钟。而一年后的联赛杯决赛,当时效力于曼联的欧文更是因此跟腱重伤,就此无缘世界杯,并彻底告别了国家队。

一向好事的英格兰媒体当时对此哗然,他们通过调查,认为新温布利的问题出在两方面:一是球场被频繁当做演唱会和其他大型活动的表演场地,虽然进行了表面遮盖,但是过度的踩踏仍然导致草皮根本的砂土层密度出现变化,直接影响了场地的渗水性。

而第二点,则是球场在设计时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那个在景观探照灯下流光溢彩的巨型拱门,反而没有在草皮养护的角度考虑通风的问题。

阿森纳主场.jpg

由于英格兰传统的方形球场不存在通风问题,而媒体同时对比了和新温布利同期落成的其他几座环形球场。比如说阿森纳的酋长球场,根据球场所在地的光照条件和空气流动状况,在顶棚和看台外墙的交界处,设计出了漂亮的下凹弧线(上图),方便球场的通风和采光,也能最大程度上保证草皮的养护质量。

安联球场.jpg

而慕尼黑的安联球场(上图)看似封闭,但是球场的外壁使用了防火防水的菱形气膜结构,透气性能良好,不仅不会产生焖锅效应,上面的先进传感器,能够将场内气压维持在恒定的350帕斯卡。曼城的伊蒂哈德球场则是将一部分外墙设计成了百叶窗的形式,可以在必要的时候拉开窗叶,控制整个球场的通风。

至于温布利,虽然球迷在场内的观赛体验没有闷热的感觉,但是草坪的通风状况似乎的确是之前设计的软肋。随后英足总降低了非体育活动的承办频率,改善了草皮砂土层的问题,让之后的两届欧冠决赛得以顺利进行。

不过前两年当热刺将这里租借为自己的主场后,球场的使用频率才稍稍提升,温布利草皮的质量问题就再次浮出水面,欧足联数次在赛前检查时对温布利坑洼的草皮质量表示失望,这里的草皮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无解的问题。

和温布利相比,阿森纳的酋长球场是专业足球场设计的典范。这其中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当时俱乐部的主教练温格亲自参与到了球场的设计当中,教授自然不是建筑专家,但是他能站在主教练的角度,将自己对球场很多功能性的细节要求传递到建筑设计方案上。

比如球队的主队更衣室,最终被设计成了马蹄状的椭圆形,因为传统的方形球场会出现死角,而温格注意到平时坐在死角位置附近的球员会因为空间原因有压抑感。而普通的椭圆状空间又会显得过于拥挤,马蹄行状的空间在兼顾隐私和公共上平衡的最好。

追求细节的温格甚至对更衣室的照明强度和桌椅高度都做出了要求,尤其是后者,酋长球场更衣室的桌椅经过精密的测量和设计,能够保证更衣室中央的桌子即便摆满杂物,也不会干扰小个子球员和队友交流的视线。

除此之外,温格还要求在主队更衣室外设计一个类似玄关的空间。这样提前披挂齐整的球员可以率先去那里准备上场,而不用乱哄哄的环境下,在更衣室原地等待那些习惯丢三落四的队友。全队也会在玄关做最后的集合。

这个设计既加强了团队上场前的仪式感,也照顾到了一些性格内向球员的心理感受,给他们赛前找个相对清净的地方“放空”自己的空间。作为主教练,温格深知有时空间的压迫和拥挤感会直接影响人的情绪,将原本正常的交流激化为争吵和冲突。

而在整个球场,最为平淡无奇的却是温格自己在更衣室内侧的办公室。作为参与这座球场的设计和规划者,法国人反而将自己的需求降到了最低。这里在2016年之后对外开放,一个不算特别宽敞的长方形空间里,除了办公桌椅之外,仅有一个衣架,用来悬挂温格那件拉链总会出现技术问题的大衣。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刘川

体坛传媒驻英国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