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疫区笔记:解放日不如伊莲娜的生日

闫旭05-08 09:10

体坛周报全媒体驻西班牙记者 闫旭 

近两个月后,西班牙终于“解放”,但没人知道,这次“解放”是不是潘多拉的魔盒。禁令降级后的第一天,我只是下楼买点零食,街上的群众就已经接近平时的半数,而这其中再砍掉一半,才是戴着口罩出行的。而在快递员、清洁工和先行开放的店铺店员中,没有足够防护措施的也不在少数。

借着当地人开始出行的当口,身边也有很多中国朋友开始试着出去走走。他们自然都做好了防护措施,也严守每天出门不超过1小时的规定,但相比之下,我可能还是属于最保守的人群。两个星期后,西班牙全国感染数的反弹几乎已是定局。其实西班牙刚封国时,尚有不少球星严厉地警告大家遵守禁令,现在禁令降级了,球星们纵使再有危机意识,也很难劝得动大众了。

一部分人的极端保守,正是来自另一部分人的极端不自觉。我在巴塞罗那的房东,对于西班牙疫情的态度比我还悲观。房东是摩洛哥人,在法国长大,来西班牙十年了。疫情刚爆发时,他就申请了带薪休假,在西班牙足坛,包括在西班牙社会引发广泛讨论的“临时就业条例”对他不起作用,尽管禁令降级,老兄还是FIFA打到天亮。

也是前两天,摩洛哥人生气地赶走了我的另一位舍友。此君早在西班牙开始封禁时,便属于违反规定的人群。直到意识到自己再上街就会被警察抓走,才开始老实地留在家里,吹起或许很久没碰的萨克斯。将近两个月下来,他好不容易吹出了整曲,却在禁令降级的第一天彻夜未归。房东给他下了最后通牒,他却决定直接打包走人——或许对他而言,彻夜狂欢真的比健康重要吧。

就是有大量不自觉的人群存在,才让西班牙政府“每人每天可外出1小时”的规章引人发笑。我愈发怀念起完全封禁的日子,至少病例下降的趋势代表希望——但经济不怀念。西班牙首相佩德罗·桑切斯曾经很悲观,说今年西班牙的GDP可能下滑20%,但等数字上升到10%的门槛时,所有人就都已经坐不住了。

说实话,自从大学期间决定不再“键政”之后,我便对绝大多数政治新闻失去了兴趣,疫情期间也是。既然要当咸鱼,刷社交媒体的咸鱼总比看时事的称职。没有比赛,球员们的社交媒体也比平时更丰富了。晒厨艺的,组团打游戏的,直播剃光头的,应有尽有。自从一年多前“入坑”西班牙女足后,我当然也在社交媒体关注了姑娘们。而在疫情期间,姑娘们在社交媒体上也普遍比男足球员活跃。

我在去年夏天的一场热身赛中认识了伊莲娜。这位钟爱皇马的萨拉戈萨中场,想必是我现有交际圈内颜值最高的女足球员。包括本报西甲编辑在内的不少朋友,都曾对她的才貌双全表示赞赏。就在前不久,伊莲娜刚刚和她的双胞胎姐妹,舞蹈演员拉奎尔度过了她们的18岁生日。没有派对,没有狂欢,姐妹俩成年的重要时刻,一定会显得格外无聊吧?

1588867506190016069.jpeg

邻居祝伊莲娜和拉奎尔生日快乐

点击选中《生日快乐歌》,将音响打开,音量开满,伊莲娜和拉奎尔在家中开始了狂欢。姐妹俩各自打开手机,录制对方在背景音乐中兴奋的样子,只是此时拉奎尔的“舞姿”似乎一点也不优美。走到窗边,对面楼相熟的邻居已经拉起了祝福的横幅,就像每场比赛在看台上为伊莲娜助威一样。住在街角的两位队友如法炮制,两人朝着伊莲娜和拉奎尔的窗口“喊楼”,整个街区旋即陷入了狂欢。

在之前的日子里,我们或许已经听过意大利人在阳台唱歌,西班牙人在窗台鼓掌的故事。尽管我们彼时隔着手机屏幕,但这两位普通西班牙女孩不普通的生日,还是给我带来了更强烈的冲击。人们为了“安全距离”留在家中,无形中给了“距离产生美”别样的诠释。兴奋了很久,拉奎尔才想起自己还在社交媒体上直播:“‘生日快乐’用中文怎么说?”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