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采访迈克尔·乔丹绝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白亼05-11 19:32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董倡硕

2018年6月26日,《最后一舞》的导演杰森·海希尔和制片人杰克·罗加尔完成了对乔丹的第一次采访,走出了博因顿海滩酒店。“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当时非常忧虑且焦急,”海希尔说道:“同时我们也感到非常幸运,杰克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如果你在我俩十岁的时候告诉我们会在未来采访到迈克尔·乔丹,想象我们会有多么的兴奋?”

不过,想要完美地制作这部纪录片,海希尔必须要冷静下来,规划出一个详尽的策略来进行对迈克尔·乔丹的采访。海希尔认为,摄制组必须要在首次采访时录制完成纪录片前四集需要用到的素材。因为海希尔决定不在纪录片中使用旁白,那么片中所有的故事和时间线,都将由乔丹、科尔和杰克逊这些受采访人的自述串联而成。

Credit__Jon_Roche_Caption__BEHIND_THE_SCENES__Interview_with_Michael_Jordan_for__The_Last_Dance_.0.jpeg

第一次采访:2018年6月26日 南佛罗里达州

在面见乔丹之前,海希尔曾经和自己的团队开玩笑,讨论乔丹会多少次打断拍摄进程,又会多少次大笑、多少次骂脏字。海希尔在采访前夜让每个人都熟悉了采访的节奏和流程,好在乔丹每一次打断采访的时候,进行一些小型会议。

采访当天上午,乔丹和好友打了一场高尔夫,下午早早地就来到了酒店,在海希尔看来,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开端。在房间里,执行制片人迈克·托林、安迪·汤普森、乔丹长期商业主理人艾斯蒂·波特诺伊悉数列席。

“我想让包括摄影师和音像师都可以熟悉所有问题,这些问题就是一个地图,我会随性发挥。”海希尔说道:“乔丹也会在采访中即兴发挥,当时我想着能够问完三分之一的问题,就已经不错了。想要完成如此长的采访,受采访主体必须要足够放松,如果乔丹决定让安迪·汤普森来代替我问问题,我也只能这样做。”

纪录片中前两集中乔丹所有的采访内容,都是在第一次采访时录制完成的。这一次的采访长达3个小时,海希尔表示,自己在采访开始前准备了长达六页的问题,每一页预计进行一个小时的录制。

首次录制结束之后,海希尔反而是那个更希望抓紧离开酒店的人。“我知道我们下次一定还会回来,所以我不希望给他留下一种这个团队很拖拉,采访过程很漫长的印象。”

下载.jpeg

第二次采访:2019年5月6日 南佛罗里达州

“第一次采访进行的很是顺利,”海希尔说道:“开始的时候很难想象会如此轻松,我希望保持完全相同的团队来进行这次访问,就连化妆师也都是同一个人。”

值得一提的是,在第二次采访进行时,海希尔团队的化妆师有身孕在身,期间乔丹多次问到了孩子的情况。当有人为乔丹递上雪茄的时候,乔丹则分度翩翩地断然拒绝:“这房间里可是有个怀孕的姑娘,请注意自己的礼仪。”

“我不知道每一次采访的时候会面对怎样的一个迈克尔乔丹,他或许会因为输掉了和好友的高尔夫球赛而不愿意接受采访,所以他对化妆师的关心是一个很积极的信号。”海希尔说道。

The-Last-Dance-Jason-Hehir-Michael-Jordan.jpg

和第一次采访不同,海希尔这一次不希望乔丹在面对麦克风时继续恣意发挥,谈天说地。“第二次采访只有90分钟的时间,我们有很多想要得到的素材,所以问题必须要精准。我得填补前四集的空白,那时候我们已经要提交前四集的初稿了。当乔丹继续自由发挥的时候,我告诉他:‘对不起老哥,你已经说过这些故事了。’他理解我们的做法,会在我的引领下回答问题。期间,我们会遇到很多敏感的问题,包括赌博、他父亲的离世以及他告别篮球世界的一些阴谋论。”

“谈到乔丹父亲的时候,你不能直接问他:‘好吧,和我说说你的父亲,当时发生了什么?’你得问他能不能讲一讲1993年夏天的事情,你是在什么时候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的?他知道我想要问些什么,你必须要小心翼翼地组织自己的问题和语言。”

两次采访之后,海希尔认为已经得到了大约能够填满七集纪录片的内容。但是总计4.5个小时的采访时间,并没有办法充实起一部系列纪录片。“在我们拍摄时长80分钟的《巨人安德雷》的时候,文斯·麦克马洪在两天的时间里接受了5.5个小时的采访,在拍摄时长100分钟的《密歇根五虎》时,杰伦·罗斯接受了7个小时的采访。我们讨论过去拍摄乔丹的私人生活,但是在当时,采访的内容更加重要。最终,我们约定在2019年12月进行第三次采访。”

merlin_171576135_6badc686-72cf-4b2e-9cd5-5e0b2a8f74a1-mobileMasterAt3x.jpg

第三次采访:2019年12月10日 南佛罗里达州

到这个时候,海希尔已经勾勒出了纪录片的整体结构和框架,大体基本成型,但是摄制组还需要填补些许内容上的空白,海希尔希望借这个机会,让乔丹去谈一谈1998年季后赛的细节。

“包括1991年击败湖人以及1992年总决赛的G1一战。的确,有很多人可以讲述乔丹面对开拓者半场命中6记三分球的故事,但是我们都想听到乔丹本人以自己的视角亲自为我们讲述这些故事。”海希尔说道。

考虑到自己在王朝中的地位和角色,你最自豪的一件事情是什么?这是海希尔留给每一位1997-98公牛队成员的收尾问题。“有意思的是,我不想询问乔丹你想被世人以怎样的方式铭记,因为这会给他一种有一天就将离开我们的感觉。所以我问他,在10年、20年、50年和100年之后,作为球员作为一个人,你想要人们以怎样的方式记住你?我记得我对乔丹提出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你还有什么想要补充的吗?’乔丹说道:‘我认为能说的应该都说了。’然后每个人都笑出了声,因为这一切圆满结束了。”

在每次采访结束的时候,都会录制一段10秒钟的房间内无声片段,来得到房间内的效果音,用在纪录片中乔丹每次说话的开头。“这是为了剪辑所需,我会让每个人都保持安静,然后在心中默数10秒钟,然后宣告结束。”

“这一共是13秒。”乔丹说道。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