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缘复制“舒马赫式”辉煌 维特尔法拉利分手不快乐

段伊伊05-12 17:28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段伊伊

德国车手、法拉利赛车,冠军领奖台……2015年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加盟跃马之际,外界对他的期待就十分一致,再现“舒马赫时代”的经典画面,为马拉内罗重拾辉煌。然而在过去五个赛季里,维特尔并没有能帮助车队打破长达十年的总冠军荒,14个分站赛冠军的成绩远不足以为他赢得第二次长约,2020年一场未比,双方就已经提前达成期满离队的共识。

屏幕快照 2020-05-12 下午5.26.37.png

当地时间5月12日,法拉利车队在官网发布公告,宣布与维特尔共同决定不再延长合同,后者将在2020赛季结束后离开车队。领队比诺托在公告中反复强调了这是双方一致的决定:“我们都认为这是最好的结果。塞巴斯蒂安是一位出色的车手,同时也具备优秀的个人品质,所以对我们来说作出这一决定并不容易。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导致了这一结果,只是我们双方意识到为了达到各自的目标,是时候开始不同的旅程了。”

比诺托随后回顾了维特尔在法拉利的高光时刻:“塞巴斯蒂安已经法拉利车队历史的一部分,14个分站赛冠军的成绩使他成为队史分站夺冠数排名第三的车手,同时他也是为车队获得最多积分的车手。在过去五年中,他三次在年度车手积分榜上位居前三,也为法拉利保持在车队积分榜前三做出了重大贡献。我代表法拉利车队的全体员工向塞巴斯蒂安在过去五年中展现出的专业精神及优秀品质表示感谢。我们在五年中拥有了许多美好的瞬间。虽然我们还未能一起夺得他的第五个世界冠军,但我们相信在这个不同寻常的2020赛季依然有许多时刻值得期待。”

此前有报道称双方续约谈崩的因素之一是薪水问题,不过维特尔在公告中特别否定了这一说法:“为了在这项运动中取得最好的结果,各方在工作中达到完美的和谐至关重要。我和车队都意识到,在本赛季结束后依然保持关系已不再是双方共同的意愿。这一决定与薪水问题无关,在作出这类决定时薪水不是我会考虑的因素,以后也不会是。过去几个月发生的事情使我们许多人意识到什么才是生活中真正需要优先考虑的。每个人都需要发挥想象力并采取新的方法来应对不同的局势。我会花时间去思考什么才是对我的未来真正重要的。”

“法拉利车队在F1占据着特殊的位置,我希望它能取得应有的成功,”维特尔在最后表示,“我要感谢整个法拉利大家庭和世界各地的跃马车迷,感谢他们多年来给予我的支持。我的近期目标是完成与法拉利在一起的最后一个赛季,为我们已经拥有的许多美好瞬间锦上添花。”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恐怕是对维特尔跃马生涯的最好注解。2015年,维特尔告别红牛“火星车”前往法拉利,尽管在加盟的第二站马来西亚大奖赛就让车迷听到了熟悉的《德意志之歌》与《马梅利之歌》组合,然而当时的梅赛德斯奔驰一骑绝尘,汉密尔顿与罗斯伯格的明争暗斗才是围场的主旋律。维特尔在夹缝中拿下三个分站赛冠军。2016年,局面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维特尔甚至再次体会了全年颗粒无收的尴尬。

2017和2018年,法拉利被普遍认为拥有赛道上“更快”的赛车,维特尔也终于迎来了真正和汉密尔顿一较高下的机会。然而这样的快乐每次只持续了半个赛季。2017年新加坡大奖赛,维特尔在发车阶段陷入与莱库宁、维斯塔潘的“三明治碰撞”早早退赛,原本在车手积分榜上仅落后3分的他就此被汉密尔顿甩开。一年之后类似的剧情再次发生,2018年德国大奖赛,主场作战且领跑的维特尔冲入砂石区后撞墙退赛,而汉密尔顿则上演了“从第14位到冠军”的大逆转戏码,维特尔从积分榜领跑者变为落后17分的追赶者。

2019年,直道领跑、弯道掉队的法拉利赛车在整体实力上已无法与梅奔竞争,车队陷入指令迟缓、维修区混乱的怪圈,维特尔也彻底跌出争冠行列,在大部分时间里他需要考虑的是如何避免打滑以及战胜队友勒克莱尔。加拿大大奖赛上,维特尔危险返回赛道的一幕让人不禁想起2017年阿塞拜疆站引发热议的“路怒症”;意大利大奖赛上他在车队主场因为碰撞跌出积分区;俄罗斯大奖赛维特尔未遵循车队指令,赛场内外集体围观了法拉利与两位车手在无线电通话里“讨价还价”的笑话……而这一系列不和因素最终引发了巴西大奖赛两败俱伤的惊天一撞。赛季终了维特尔在车手积分榜上排名第五,不仅是他加盟法拉利后的最差名次,也是首次落于队友之后。

维特尔顶着四冠王的光环前往法拉利,不但没有再添一冠,反而眼睁睁看着汉密尔顿成为现役唯一六冠王,甚至在搭档的第一年就输给了菜鸟队友。法拉利圆了他与偶像舒马赫效力同一支车队的梦想,但除此之外,皆成空想。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段伊伊

体坛+综合体育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