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话】始航记意1910

沈天浩05-18 14:00

体坛周报全媒体驻意大利特约记者 沈天浩

足球联赛停摆已逾两月,没球看的意大利人变得格外怀旧。上一周,意大利足球人的思绪被拉回到遥远的一个多世纪之前:距今110年之前的1910年5月15日,意大利国家队在米兰的市政竞技场,与日后的宿敌法国,进行了队史上的首场比赛。一段彪炳的足球历史就此开启,4座世界杯、1座欧洲杯、1枚奥运会金牌——这样的成绩,只有巴西和德国可以匹敌。

anniversario-110-anni-nazionale-calcio-1 (1).jpg

裁判说了算:另一个梅阿查

不少如今闪耀意大利足坛的名字,在那个时候都已诞生:1910年,尤文图斯、AC米兰和拉齐奥都已成立十年有余,包括意大利足协也已经成立于1898年的都灵,只是组建之初并没有国家队比赛。当时的意大利足球,工业化程度高、英国移民数量多的北方占据绝对主导地位,以1909-10赛季意甲为例,参赛的9支球队全部来自北部,其中8支来自米兰、都灵和热那亚,唯一的例外就是意大利早期足坛霸主普罗维切利。那个赛季的最终赢家,是彼时刚刚成立两个赛季的国际米兰,这也是蓝黑军团队史上第一次举起三色盾。

1910年1月,时任足协主席博西西奥决议组建国家队,并将选拔球员的任务交给一组裁判——在当时,裁判被认为是最了解足球的角色。“技术委员会”这一概念由此诞生:起初,每一期国家队的组建和备战,都交由一个由数名裁判组成的委员会,其中的一把手就是“技术委员长”。时至今日,意大利语中的“主教练”一词,仍然沿用“技术委员长”的说法。作为国家队的缔造者,博西西奥在意大利足球早期发展史上作用重大,此前的1907年,正是他在《米兰体育报》上倡议,用“calcio”一词代表意大利语里的“足球”,来代替彼时一直使用的英文“football”。

国家队的第一任“技术委员长”,就这样落到了红酒商人、兼职足球裁判翁贝托·梅阿查头上。这位梅阿查和日后的国米巨星并无关联,在成为国家队主帅之前,他刚刚吹罚了1910年的意甲联赛“决赛”:赛季末平分的国米和普罗维切利进行附加赛,前者最终10比3大胜捧杯。1911年,梅阿查成立意大利裁判协会,并担任第一任主席,算是意大利初代名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国家队主教练职位一直是轮班制,未曾有固定人选,直到1930年代的世界杯冠军主帅波佐到岗。

由于不满当年足协的争冠附加赛安排,屈居联赛亚军的普罗维切利球员纷纷抗议,被意大利足协集体禁赛、错过了本场比赛。这也让主帅梅阿查的排兵布阵捉襟见肘。尽管如此,梅阿查教练还是召集了两套11人阵容,分别名为“很可能(Probabile)”和“可能(Possibile)”——这其实就是我国五十年代的红白集训队。与法国人的比赛前,两支国家集训队先赛两场,“红队”最终以4比1和4比2双杀“白队”,梅阿查教练从白队选了一名球员,安插进红队的10人里,就这样组成了意大利国家队史上的第一个首发名单。

摇摆的“真红黑”缔造传奇

5月15日,这批见证历史的球员,踏进了位于米兰市中心、与大教堂相去不远的市政体育场。比赛结果没有让在场的4000名观众失望,当时还身披白衣的意大利队,以6比2大胜法国。惨败后的法国人辩称,由于足协内部矛盾,众多球员未被征召,前往米兰踢比赛的国家队,其实是个拼凑出来的杂牌军。此后几年,意法两国仍旧频繁交手,互有胜负。

AC米兰球员皮耶特罗·拉纳,在比赛第13分钟打入意大利国家队队史首球。那场比赛中,拉纳最终上演帽子戏法,这位由于身材矮小、被戏称为“小步兵”的左内锋,就此将自己的名字写入足球史册。然而拉纳最精彩的故事还不止于此:1908年, AC米兰内部分裂,一众意大利和瑞士球员选择独立出来、成立国际米兰俱乐部,其中拉纳赫然在列,算得上是国米创始人之一。然而“真红黑”拉纳转眼就反悔,在国米一场球都没踢,就马上回到了AC米兰,还在同年的史上首场米兰德比中射入首球,帮助米兰2比1获胜。

场上11名意大利球员里,有10人来自米兰和都灵的各支球队,唯一的例外是场上队长、后卫弗朗切斯科·卡利,他来自热那亚的安德烈亚·多利亚俱乐部。名字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没错,这家起初以热那亚海军上将冠名的俱乐部,在1946年与当地的另一支球队合并,“水手”桑普多利亚就此诞生。促成这一合并、亲手缔造桑普俱乐部的,正是退役多年、时任多利亚主席的卡利本人!

首任队长卡利在随后的一些年头里,也成了国家队的主教练,但并非固定人选。当时的意大利足球,仍然徘徊在草莽年代——法国人的辩解非虚,因为当时的意大利足球确实没有达到欧洲顶级水准,一场面对法国“杂牌军”的6比2大胜,也未必能说明很多问题。两周后,梅阿查教练带着第一批国家选拔队的原班人马来到布达佩斯,与真正的强队匈牙利交手,最终1比6惨败。次年一月,意大利人回到主场再战匈牙利,仍然0比1败北——那场比赛里,意大利队第一次披上蓝衫,象征着当时王室萨伏依家族的蓝色,就此成为国家队的代表色。

1912年的斯德哥尔摩奥运会,是意大利国家队组建以来第一次参加世界大赛。当时带队的“技术委员长”是年仅24岁、刚刚从都灵队退役的维托里奥·波佐。意大利人的大赛初体验并不美好:球队在第一轮就被芬兰3比2淘汰,波佐在赛后也马上辞职。然而波佐与国家队的缘分并未结束,在1920年代末尾,他还会回到这支球队担任正职主帅,并将带着自己的伟大发明“条理战术”(当代433阵型的滥觞),率领梅阿查和皮奥拉们大杀四方。

石头城下人来人往

倘若没有本次疫情的影响,意大利国家队的110岁生日,本该在当年首演的舞台、米兰市政竞技场进行庆祝。这座效仿古罗马竞技场范式的建筑,兴建于19世纪初,并在1807年由拿破仑揭幕。

法兰西盖世英雄本来希望以米兰的斯福尔扎城堡为原点,兴建一整个新古典主义风格的片区,作为他意大利王国的行政中心,而市政竞技场就是这一宏大计划的一部分。尽管竞技场如期建成,计划的大半却最终搁浅,拿破仑最终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空留一座石头城。

一个多世纪后的墨索里尼,在罗马西北郊开启类似的大型建筑计划,其中包括如今仍在使用的罗马奥林匹克球场,然而“领袖”最终也未能躲过覆灭的命运。

兴建之初的市政竞技场,主要用于举办娱乐活动,如海军演习、飞行表演等。到了20世纪,这里主要做体育用途,见证了足球和自行车等运动在意大利的生根发芽。球场在1930到1947年间,还一度是国米俱乐部的主场,却在前年年底庆祝了AC米兰俱乐部南看台的50周年庆典,可谓见证了一整部米兰城的足球史。实际上,意足协并未放弃在竞技场举办实体纪念活动的可能性。一旦疫情进一步缓解,足协将与米兰市政府一道,将活动安排摆上日程。

在这一历史时刻,足协主席格拉维纳观照当下,表示国家队给意大利带来澎湃激情,即使是在最艰难的时日也未曾停止。主教练曼奇尼则表示,希望早日带领球队重温辉煌。曼奇尼治下的国家队,和这个刚刚被新冠摧折的国家一样,当然不处在历史上最好的时代,但正如“曼乔”所说,国家队就像这个国家的人民一样,每每遭遇至暗时刻,却总能重新站起。

意大利首战首发(235):德·西蒙尼(US米兰)/卡利(安德雷亚·多利亚)、瓦里斯科(US米兰)/特雷雷(奥索尼亚)、弗萨蒂(国际米兰)、卡佩罗(都灵)/德贝纳尔迪(都灵)、里齐(奥索尼亚)、切维尼尼(AC米兰)、拉纳(AC米兰)、博约基(US米兰)

主教练:翁贝托·梅阿查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