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姆林宫要撤资 俄罗斯足球联赛面临大洗牌危险

郭宣05-21 15:36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郭宣

5月20日,俄罗斯足坛大牌记者谢尔盖.伊里亚夫无奈地在社交媒体上透露:俄超现在排名第11位的坦波夫队,未能成功地和俄甲的下诺夫哥罗德队合并。因此,在俄政府有意从足球撤资的大背景下,坦波夫队很有可能会成为首支破产的俄超球队。而且,乌拉尔队、苏维埃飞翼队等俄超弱队,甚至豪门球队莫斯科火车头队、中央陆军队,也都有可能会遭遇到破产的危机,俄罗斯的足坛真的要大洗牌了!

00.jpeg

这一切推论,缘于此前一天,俄罗斯体育界的一位大腕的讲话:5月19日,俄罗斯国家杜马体育委员会主席季格佳列夫公开表示,俄罗斯的职业运动员们,在未来将依靠自己的钱或是赞助商的钱来训练了,因为,俄罗斯政府计划逐步退出对职业体育的资金支持。

“政府将逐步从职业体育中退出。这是对的。数年前,普京总统就提出了这一建议。也就是说,政府将加大青少年体育运动及群众性体育运动的投入,会将资金投入到体育场的建设和维修等基础性体育设施建设方面,以便让更多的人有更多的场地去进行体育运动。因为,对于政府而言,人民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因此,让大众有可以利用的体育场地,而且是免费的,这是最重要的。”季格佳列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表示,“至于职业体育,早就是高科技参与其中的事情了,那里不仅有巨额的奖金,更有无数的赞助。可惜,那里也有兴奋剂。”

001.jpg

俄国家杜马的体育委员会主席公开讲话了,虽然吹风的意味重些,但俄罗斯政府的足球政策调整,却绝对已是一种必然。现在,俄罗斯新总理米舒斯京尽管也是著名的体育爱好者,但是其首要任务却是要保民生。因此,俄政府的足球政策调整是必然的:随着2014年索契冬奥会及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成功举办,克里姆林宫借助重大国际赛事提振民族士气、在国际社会上展示俄罗斯国家形象的任务,基本已经完成。因此,在西方列强全方位压缩俄罗斯战略生存空间并对莫斯科实施严厉经济制裁的大背景下,自力更生重振俄罗斯工业制造雄风并提升俄罗斯民众生活幸福感及自豪感,就成为了米舒斯京所面临的首要任务。自力更生,当然是要过苦日子。于是,以足球为代表的高消费职业体育,自然就成为了俄政府需要摆脱的负担:无论是从财政支出方面考虑,还是从普通民众的参与感及成就感考虑,高投入低产出、最近还麻烦不断的职业体育,都已经消费了俄罗斯政府太多的财力和精力。

01.jpeg

“这是一种战略,而且该战略的方向是普京总统定的。所以,不必怀疑,政府最近就会按这个战略来推动俄罗斯体育的发展。运动员们很可能会不高兴,但是,近年来俄罗斯政府已经常因为过多的介入职业体育而饱受批评。为什么?因为所有欧洲国家的职业体育都是依靠赞助商、合同和广告生存的。而俄罗斯的足球运动员们,继续是踢输了,也会得到高昂的基本工资。而且,还有一点:俄罗斯政府介入职业体育运动越深,那么距离职业体育运动中的问题,也就越近,比如和兴奋剂有关的问题。”俄罗斯著名体育评论员阿列克谢.伊兹玛依洛夫表示,“俄罗斯的民族和国家荣誉,不是依靠职业运动员的成绩来捍卫的,而是依靠整个俄罗斯民族的向心力来捍卫的,所以,大力发展群众性体育运动、推动基础性体育设施的建设才是正道。俄罗斯人应当因为从事体育运动变得更加健康和幸福。所以,俄罗斯政府在发展俄罗斯体育运动的大方向上发生转变,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不过,由于对俄罗斯官员们的执行能力,俄足坛人士并不是那么信任,而且投资青少年足球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因此,俄罗斯足球陷入低谷在最近已经是一种必然。”

001.jpg

于是,俄罗斯足球联赛的组织者们现在就要面对一个冷酷的现实了:如果政府从各级联赛撤资,俄罗斯足球很可能就面临了一个要推倒重来的局面。毕竟,足球运动员的收入可以降低,但是,足球队的花销却不可能无限制缩减的。现成的例子已经摆在那里了:俄甲中的希姆基队,本来成绩很好,但是其所属的莫斯科州政府根本无意让其参加俄超联赛,因此,其只能是趁成绩好的时候开始出售自己的主力球员,以求下赛季仍能够在俄甲中坚持。

其实,不仅仅是俄甲,俄超球队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叶卡捷琳堡的乌拉尔队已宣布,球队根本没有收到所在州预算中的1.4亿卢布,而且现在是危机时刻,球队自己根本就找到不钱;坦波夫队当地的政府官员们,已经准备让球队宣布破产,而球队在努力寻求转战下诺夫哥罗德市;年年为钱发愁的苏维埃飞翼队,今年的日子自然是更加难过了,以至于有球员在私底下认为球队降级未必不是一种解脱;至于喀山鲁宾队,沙托夫转会乌拉尔队一事,也将球队财务状况不佳一事大白于了天下。

1.jpg

所以,如果俄政府从足球联赛撤资的话,俄超中不受影响的球队应当只有5支球队:泽尼特队、克拉斯诺达尔队、索契队、迪纳摩队、斯巴达克队。而图拉兵工厂队和车臣的阿赫马特队,则很有可能在俱乐部领导及当地政府领导人的影响之下,找到私人赞助商,再加上会变穷但应当可以坚持的喀山鲁宾队,俄超中也就有8支球队能够坚持了。当然,罗斯托夫队如果没有政府资金支持也不会解散,但其应当不会再有俄超的水平了。当然,政府撤资,最惨、也是最可惜的球队应是中央陆军队:他们不久前才刚刚完成国有化并开启了青年希望之星球员担纲的时代。不过,莫斯科火车头队的状况,也比中央陆军队好不了多少:多年对政府财政预算的依赖,让球队很难在极短的时间内找到新的赞助商,尤其是在莫斯科的俄超球队有那么多的大背景下!要知道,就连斯巴达克队的老板去年就曾放风说要出手球队,现在则肯定是砸在手中了。至于乌法队,其可以依靠卖球员来维持一段时间,但势必会成为一支经济型、毫无激情的小球队,俄甲希姆基队的样子,应当是其最好的归宿。

2.jpg

因此,如果俄政府撤资,坦波夫队、奥伦堡队、乌拉尔队及苏维埃飞翼队应当会立即像曾经的阿木卡尔队一样掉到俄甲中厮混,求生将成为他们唯一的追求。至于俄甲和俄乙联赛,受到的打击将很可能是毁灭性的:两者最多也就剩下19支球队可以坚持,而且富的球队会变穷,而穷的球队则会变成赤贫,俄罗斯的足球真的将是要换一种玩法了。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郭宣

体坛加俄罗斯体育专家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