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奔斗:疫情重击下,费德勒御用穿线师也深受其害

张奔斗05-26 18:43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张奔斗

Ron Yu,看上去是华裔的姓氏,“于”?或是“余”?但其实,他出生在韩国,幼时随父母移民到美国。

微信图片_20200526183700.jpg

他并非那种循规蹈矩的亚洲孩子,事实上,不走寻常路的他,曾经带给父母很多烦恼。高中毕业后虽然考上著名的高等学府佐治亚理工学院,但他根本无心学业,而是成天泡在网球场上,并最终决定放弃学业,转而进入网球穿线业。

很显然,他的父母当初并不同意儿子的职业选择。而如今,他的母亲会骄傲地给那些留在韩国的亲友打电话说:“我儿子为罗杰·费德勒工作,并且是他的好朋友。”

Ron Yu作为费德勒的御用穿线师已长达16年,他还曾为阿加西、休伊特和瓦林卡等顶尖球星服务过。在他的辅佐下,这几位球员一共拿到23个大满贯冠军。虽然大部分球员会使用赛会提供的官方穿线服务,但越来越多的顶尖球星愿意支付比较高昂的费用,聘请穿线师和他们一起旅行,并提供私人订制的服务。(当然,也有一直坚持使用赛事官方穿线服务的顶级球星,如纳达尔和小威。)

微信图片_20200526183708.jpg

“私人订制”也的确是Ron Yu的服务范围,他不仅只是为球星穿线,而且会根据他们的需求调整和订制球拍。不少顶尖球星的战拍,与你在市场上可以购买到的打着他们款型推广的球拍,并不完全相同。

网球停摆绝非只是对球员群体产生巨大影响,这个行业中的很多细分行业如赛事运营、赞助商、裁判以及媒体等行业也都深受其害,其中当然也包括穿线师。与那些针对业余市场的穿线师不同,必须去到各大赛事前方专门为职业球员提供穿线服务的穿线师,随着巡回赛事停摆,没有了服务对象和收入来源。Ron Yu就透露说,他最疯狂的时候每年旅行33周,最终稳定在了每年大约26周。

《纽约时报》近日专访了Ron Yu,探讨了疫情之下对他个人以及这个行业的巨大影响,其中的一些内容令人唏嘘。

Ron Yu与一家叫做Priority One的穿线服务公司已经合作了20年,这家公司只为最顶尖的精英球员客户服务。由于疫情对业务的重创,另一位业内著名的穿线师、多年为德约和穆雷提供服务的Glynn Roberts已被公司解雇。Ron Yu个人的收入同样大受影响,他介绍说:“我们必须在赛事前方才能为球员提供服务,完成我们的工作。”他还透露,正常工作状态下他每天需要处理25到30把球拍,而如今每天只有一两把球拍的工作好做。

为了贴补家用,生活在佛罗里达州坦帕的Ron Yu,找了一份兼职工作,这让他更加意识到他是多么热爱网球。“职业网球就好像是一个环球旅行的小社群,我们每周去往一个不同的城市,但总和相同的人在一起。这份兼职工作让我意识到,我是多么热爱网球,我无比想念巡回赛。”

微信图片_20200526183713.jpg

是啊,对于要在费德勒的每一个比赛日凌晨4点半起床并且穿好8把手感一模一样球拍的Ron Yu来说,一定是无比的热爱才让他走到了这个行业的顶端;更何况,他每年还要有半年旅行在外,这对年过50的他来说也并不总是那么令人享受。

而如今,就像Ron Yu介绍的那样,对于他们这些专门服务于职业巡回赛的穿线师群体来说,他们丢失了80%到90%的收入。如今,他们只能耐心等待疫情的消散,以及巡回赛的重启。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张奔斗

《体坛周报》网球首席记者,ATP最佳媒体奖得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