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登珠峰不止于高 更是最好的纪念

杨波05-29 15:37 体坛+原创

《户外》总编辑杨波

    5月27日11时,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8名攻顶队员次落、袁复栋、李富庆、普布顿珠、次仁多吉、次仁平措、次仁罗布、洛桑顿珠成功从北坡登顶珠穆朗玛峰,完成峰顶测量任务。

6e27-iufmpmn2150353.jpg

    在此之前,中国对珠峰进行过多次大规模的测绘和科考工作,1975年和2005年曾经两次测定并公布珠峰高程。1975年的珠峰高程测量,中国首次将测量觇标树立在世界之巅,测得珠峰海拔高程为8848.13米。2005年珠峰高程第二次测量,首次在珠峰峰顶利用冰雪雷达探测仪测量冰雪厚度,获得珠峰峰顶岩石面海拔高程8844.43米,这也是近年来我们所遵循采用的珠峰海拔数字。

    今年这是第三次珠峰高程测量,除了树立测量觇标,用雷达探测仪测量雪深,用GNSS接收机通过北斗卫星进行高精度定位测量,队员们还使用重力仪进行了重力测量,这也是人类首次在珠峰峰顶开展重力测量。

    这一次珠峰攀登的意义不止于高程重测,也是对珠峰北坡首登60周年的最好纪念。

    1960年5月25日凌晨,中国人王富洲、屈银华和贡布站在了珠峰之巅。在他们之前的登顶记录仅有1953年5月29日的新西兰人埃德蒙德·希拉里和尼泊尔的夏尔巴人丹增·诺尔盖,以及1956年5月23日瑞士登山队埃·施米特,尤·玛尔米特、阿·列伊斯、格·贡钦。上述6人均是从南侧登顶,三位中国人也因此成为世界上第一批从北侧登顶珠峰的人。

    在中国并不算长的登山史上,这是一件与开天辟地无异的大事。甚至对于当时的整个中国而言,也都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建国后的《人民日报》发过三次有关体育的号外,第一次就是登顶珠峰,后两次是申奥成功和北京奥运开幕。首次攀登活动耗费几乎相当于1959年第一届全运会的全部经费,这也从另一个方面佐证了当时国家对于此次攀登的看重。

    我采访过这三位登山老前辈,早年攀登珠峰真可以用凶险万状来形容,他们这些突击队员都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刘连满在8700米的海拔处甘做人梯,助队友翻越第二台阶去冲顶,自己留下来,想着必死无疑,还将剩余的氧气留给队友,万幸活了过来。王富洲和屈银华下撤路上发生滑坠,也是幸运被岩石挂住绳索止住,才能活着下山。

    一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攀登珠峰依然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1993年,中国登山队王勇峰在登顶下撤时因为高山反应严重缺氧,右眼暂时失明,最终依靠在废弃营地里发现的残留氧气瓶,才得以独自返回山下,因为严重冻伤,失去了三个脚趾。中间失联长达28小时,山下队友几乎都以为他凶多吉少。王勇峰后来成为中国登山队队长,是这次珠峰高程测量活动的总指挥。

    1996年,珠峰攀登史上最黑暗的一年,包括著名登山家罗布?霍尔、司各特?费希尔在内的15名登山者在攀登过程中遭遇暴风雪不幸丧生。其中单在5月10日的事故中就有8人遇难,是珠峰史上遇难人数最多的单次事故之一。悲剧的亲历者之一,美国Outside杂志的记者乔恩?克拉考尔据此写出《走进空气稀薄地带》,详细讲述了当时的遭遇,成为登山史上最畅销的书籍。

    在珠峰攀登商业化日渐成熟之后,危险性终于得到根本的改变。基本原因在于两点,一是高度精确的商业气象数据服务,过去天气因素几乎是珠峰攀登路上最大的阻碍,1996年死伤惨重的悲剧就是因为遭遇严重的暴风雪,现在的登山队伍都会根据精确的天气预报安排行程,在较好的天气窗口展开攀登和冲顶。不过,这也带来一个副作用,好天气周期期间,攀登线路上格外拥挤,堪比交通大堵塞,长时间的等候,有时候带来意外的死亡事故。

    另一个重要因素是路绳修通到顶的商业服务措施。登山者们循着路绳上升和下降,将登山过程中的迷路、滑坠等意外风险降低到了最小,大大提升了登顶概率和安全性。事实上,在这次珠峰高程测量活动中,在8名队员登顶的前一天,即5月26日,6名冲锋修路组的队员多吉次仁、旦增罗布、顿巴、次仁罗布、扎西贡布和多吉将路绳铺设到了顶峰,他们也是这个大受新冠疫情影响的珠峰攀登季里,第一批登顶珠峰的人员。

    一个少为人知的消息,5月28日上午,珠峰高程峰顶测量活动完成的第二天,一支小型的商业攀登队伍也成功登顶,登顶者里甚至有一名年龄还不到16岁的少年。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