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CBA外援集合地!他们才是NBA复赛最佳参考

孔德昕07-06 13:02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孔德昕

北京时间7月6日,美国累计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已经突破287万例,单日新增依然在4万例以上。疫情如此严峻,他们却真的要重启体育了。

在NBA正式归来前,还有一项美国篮球赛事已经打响,那便是TBT。如果你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不妨听听下面这些今年参赛选手的姓名:乔·约翰逊、乔丹·克劳福是、普尔·杰特、鲍比·布朗、贾雷特·杰克、多米尼克·琼斯、考特尼·福特森...除了昔日的NBA球星,这里还有不少无法重返中国的CBA外援。

63fa2041gy1gg6h359duij20u00u0147.jpg

财大气粗、各项设施更加完善的NBA尚且在重启时遇到了诸多质疑,球员们纷纷对迪士尼的生活感到焦虑,那么TBT的情况如何呢?对于为即将奔赴“战场”而感到紧张的NBA球员来说,来自TBT球员的经历或许能给他们提供一些参考。

时间倒回今年3月,征战意大利篮球联赛的琼·埃尔摩尔得知赛季停摆,早早定了第一班飞机和怀孕的未婚妻飞回了美国。马尔科姆·希尔则是在哈萨克斯坦的首都等待了两周,确定赛季取消后返回了美国。乔丹·亚当斯是2014年NBA首轮22号秀,3月中旬他还在墨西哥打球,后来也因为赛季取消返美。

眼下, 埃尔摩尔、希尔和亚当斯同住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的一座酒店里,未来9天他们会继续在这里征战2020年TBT联赛。在NBA正式重启之前,TBT已经把24支参赛球队集中在了隔离的“泡泡”中,他们将在空场的情况下进行比赛,最终决出一支冠军球队——奖金达到120万美元。

malcolm-hill.jpg

但和NBA一样,TBT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在全美疫情如此严峻的情况下,如何确保300多名参赛球员的安全,让他们不会受到新冠病毒威胁呢?对此,TBT采取了严格的防疫措施,这对于NBA而言是更加直接的参考。

在去往哥伦布参赛前,所有球员都需要得到核酸检测呈阴性的结果,去到比赛地点后他们还要再进行核酸检测。亚当斯是第一批抵达哥伦布的球员之一,在进入宾馆前,他拿到了一个温度计和一套卫生设备。在戴好口罩和手套后,亚当斯开始进行安全检查,他做完核酸检测后就回到了房间,直到第二天结果出炉前都不能随意走动。

每一名参赛球员都要经历一样的步骤,对于埃尔摩尔来说,在这里进行咽拭子已经是很美好的体验了,他们球队动身前进行核酸检测采用的是更加恐怖的鼻拭子。“谢天谢地,你不用再体验一次自己的脑子被棉签划过的感觉。”

Eb8MDKuXsAI7N8K.jpg

在隔离期间,希尔会通过观看视频打发时间,他还会读书、看看比赛录像。亚当斯则会打游戏、和妻子视频。他们不能和队友待在一起,隔离期间是完全受限的。而等到隔离期过后,大部分规定依然没有变化。

“到哪都要戴口罩。”希尔说,“我们到处都会洗手,按电梯按钮的时候旁边会有纸巾,另外我们不能离开酒店。”

关于乘坐电梯,他们也有着严格规定——电梯内不能超过4人,而且只能和队友同乘,期间不能讲话。

尽管很多球队住在同一家酒店,但不同队伍之间的球员却不可以有所往来。“社交距离就像你想象的那样远。”埃尔摩尔说道。所有球队在参加第一场比赛前都至少要隔离5天。

昨日,TBT正式打响了第一场比赛,他们今年创纪录地将在197个国家转播比赛,但在赛场之内,算上球员、教练以及所有工作人员,一共不过55人。而且球场和酒店之间是完全被隔开的。

Eb8MEbXVcAAEPWr.jpg

即便如此,麻烦依然不断。原本将在当地时间周日比赛的球队Best Virginia队内有一人确诊阳性,他们立刻被取消了参赛资格。早些时候,还有两支球队遭遇了类似的情况。TBT一共拥有4支替补球队待命,但随着Best Virginia被替换,他们就快没队可换了。

这说明即便万分小心,参与复赛的球队和球员还是存在被感染的可能。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他们的检测机制是奏效的,可以及时在疫情扩散前采取行动。

“当我看到有人确诊阳性的时候,我会告诉自己,没关系,确保你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就好,坚持按照他们的要求去执行。”希尔表示自己并不害怕,因为他相信他们的防疫计划是有效的。埃尔摩尔和亚当斯也对TBT的举措感到满意,没有人希望因为自己感染而使得球队被取消资格。

EcMfKUJXkAAwm1H.jpg

“大家每次做检测的时候都会非常紧张,因为一个糟糕的结果就会让所有人的努力白费。”埃尔摩尔说,“我们为此付出了那么多精力,投入了那么多钱,一旦有人被检测阳性,这一切都会付之东流。”

“这就是最可怕的地方。”亚当斯说道。

尽管风险不小,但球员们都为能重返赛场打球而兴奋,他们每天有2个小时的全队合练时间,大家总是觉得时间不够用。“我没法说谎,能打球的感觉爽爆了,那就像你又回到了篮球赛季中。”亚当斯说道。

而除了那两个小时,大家只能待在酒店房间里打发时间。每队都有一个专门供球员们集合在一起的套间,这里就成了大家娱乐的圣地。埃尔摩尔说道:“大家会在这里坐在一起聊聊天,打打游戏,玩玩牌什么的。”

EcCsMijX0AA1y3N.jpg

在接受电话采访的时候,亚当斯会离开球队的套间,因为大家都在玩,里面太吵了。“隔离比赛确实是一种挑战,但我们都是运动员,面对挑战是我们永远的话题。”亚当斯说。

对于即将复赛的NBA球员来说,他们最担心的就是隔离后会不会被“憋疯”。但在TBT联赛,并非所有球员都对隔离生活感到无聊。希尔就表示他挺享受当下生活的,这是因为他此前遭遇十字韧带撕裂休息了20个月,那段期间让他明白了如何独处,如何看到生活中积极的一面。

“说实话,我挺享受在这里的时光。”希尔说,“我想不想到外面自由活动?当然,但我不会总是盯着消极的一面看,因为那毫无意义。我不会去想自己不能做什么,我会看到自己能做什么,会思考自己如何在现有的情况下找到乐趣。”

EcNyw0vWkAE8AkF.jpg

今年的TBT格外与众不同,除了更多为人熟知的面孔参加之外,比赛也更加受人瞩目,ESPN几乎会转播所有比赛。除了中国的CBA,世界上的大部分篮球联赛目前都没有进行,这就让TBT站在了舞台中央。“最重要的是我们都有着相同的目标:一个是在全美直播的电视上打比赛,另一个就是努力争冠赢得120万美元的奖金。”埃尔摩尔说道。

同样的,NBA复赛后也会拥有极高的关注度,但和TBT球员们更多考虑自身曝光相比,NBA球员还会思考如何抓住这机会为社会问题发声。

虽然两个联赛的体量和影响力完全不同,但TBT复赛的经验可以给NBA提供直接参考,这些球员的经历也能让即将复赛的NBA球员做出更好的心理准备。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孔德昕

体坛+篮球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