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克鲁伊夫1月成厄瓜多尔主帅 一战没打挂冠而去

小中07-23 15:35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小中报道

1月13日,“球圣”约翰·克鲁伊夫的儿子约尔迪·克鲁伊夫出任厄瓜多尔国家队主帅。1月16日的欢迎仪式,厄瓜多尔足协就花了21万美元。可是,受新冠疫情影响,南美区世预赛和美洲杯都推迟,小克鲁伊夫没率队打一场比赛,没带队进行过一次训练。3月13日离开厄瓜多尔,他本该于7月16日或17日回来。可他没回来,理由是他得好好想想要不要再继续当厄瓜多尔队主帅。这实际上是辞职,厄瓜多尔足协只得寻找替代人选。

1595489545206086342.jpg

小克鲁伊夫在厄瓜多尔队主教练任上

上任后一场比赛没打,这也不怪小克鲁伊夫。2022年世界杯南美区预选赛原定于3月份开打,可受新冠疫情影响,头两轮比赛被推迟到10月份。原本定于今年6月12日至7月12日举行的美洲杯,也被推迟到2021年6月11日至7月11日举行。

小克鲁伊夫最迟应该于7月17日由西班牙马德里飞往厄瓜多尔首都基多。不过,他并没有飞。当天,在马德里机场,他打电话给厄瓜多尔足协主席弗朗西斯科·埃加斯,说他还需要两天时间好好考虑一下自己到底要不要继续当厄瓜多尔队主教练。

小克鲁伊夫不想再干,理由是他在厄瓜多尔国内受到质疑和批评。当天,接受厄瓜多尔“体育领域”(Área Deportiva)电台采访,埃加斯说:“我收到他(小克鲁伊夫)发自马德里的信息,他请我给他两天时间,让他好好想想,因为他在这里(厄瓜多尔)受到质疑。这让我很生气,我们得找一个解决办法。”

不过,当天晚些时候,接受厄瓜多尔另一电台La Red采访,埃加斯对小克鲁伊夫的态度就由替他辩护变为批评。他说:“就连约尔迪·克鲁伊夫自己团队的人都没想到他会这样做。我们对他仁至义尽,他对厄瓜多尔足球却没能有始有终。”

1595489579468015814.jpeg

小克鲁伊夫(左)和厄瓜多尔足协主席埃加斯(右)

小克鲁伊夫与厄瓜多尔足协签约3年,他和他的教练团队总年薪为480万美元,但也有说法是540万美元。小克鲁伊夫本人的年薪为180万美元,平均每月15万美元。

可因为新冠疫情,4月初,厄瓜多尔足协推出减薪举措,小克鲁伊夫团队减薪70%。不过,据埃加斯说,是小克鲁伊夫本人主动提出减薪的。

当时,埃加斯说:“约尔迪上周打电话给我,说他自愿减薪。他甚至都没跟我谈判金额。他只说得进行必要的减薪,以便帮助厄瓜多尔足协的财政。我们的法律部门跟他谈了,很快就谈妥了。他是所有教练员和球员都应该学习的榜样。”

当时,埃加斯还讲了小克鲁伊夫作为厄瓜多尔队主教练的工作情况。他说:“我们的主教练刚开始时住在基多的一家酒店里,从那里,他正常地工作。他每天都给我打电话,寻问球员的信息、俱乐部的联系方式和我们对手的材料。为了使我们晋级下届世界杯,约尔迪工作得非常努力。”

不过,围绕着小克鲁伊夫,厄瓜多尔足协内部有意见分歧。“球圣”的儿子是主席埃加斯力排众议而“钦点”,但副主席哈伊梅·埃斯特拉达反对聘用小克鲁伊夫。埃斯特拉达并非孤军一人,在厄瓜多尔足协内部,还有6名有表决权的高层支持他。

4月初决定小克鲁伊夫团队减薪70%时,厄瓜多尔足协足球部主管卡洛斯·加拉尔萨仍觉得不够。他认为,受新冠疫情影响,足协收入锐减,小克鲁伊夫团队应该与厄瓜多尔人共克时艰,在疫情期间,他和其团队应该一分钱工资不拿。

厄瓜多尔足协内部有矛盾,小克鲁伊夫受到质疑,他干着不顺心。除此之外,他之所以辞职,也跟西班牙人安东尼奥·科尔东的离去有关。

1595489628072030087.jpg

安东尼奥·科尔东

小克鲁伊夫与厄瓜多尔足协签约,是因为“朝中有人”。去年年底,科尔东被任命为厄瓜多尔足协体育总监。科尔东是小克鲁伊夫的熟人,他曾在比利亚雷亚尔和摩纳哥俱乐部任职。之后,他曾任中超重庆力帆俱乐部体育总监。2018年至2019年小克鲁伊夫执教重庆力帆,就跟他有关系。

7月14日,科尔东辞去厄瓜多尔足协体育总监一职,出任西甲皇家贝蒂斯体育总监。科尔东的离去,导致小克鲁伊夫萌生去意。在厄瓜多尔队主教练位置上,小克鲁伊夫只对主席埃加斯和体育总监科尔东负责。科尔东走了,小克鲁伊夫的盟友和支持者只剩下埃加斯一人,让他感觉势单力薄,因此他不干了。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小中

体坛+记者、巴葡足球专家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