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喜鹊变凤凰?黄了!纽卡就这样错过“石油爹”

杨健07-31 09:44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特约记者 杨健

16个星期喧哗与骚动,然后竹篮打水一场空——7月30日,BBC等多家英媒确认,沙特公共投资基金(下简称PIF)、PCP资本以及商人鲁本家族已经撤出了收购纽卡斯尔联的交易。这桩标价高达3亿英镑的收购案,在4月中旬英足总“亮绿灯”至今,尽管已在英超官方注册,却迟迟未能通过审查,最终,“失去耐心”的PIF“怀着深深的悲伤”撤回收购。历经16周的报价、谈判、争辩甚至质疑,英超本就人气冷落的东北版图,终于未能迎来一支土豪队。

2020-03-14T122121Z_394287605_RC2OJF9Z4AK7_RTRMADP_3_HEALTH-CORONAVIRUS-SOCCER-ENGLAND-1024x683.jpg

利物浦和热刺极力反对

正如此前曼城被欧足联课以禁赛时,多达9支英超俱乐部联名上书,要求瑞士体育仲裁法庭维持原判一样,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担任主席的PIF,开启收购之初,也被英超同行激烈呛声,其中尤以利物浦和热刺为甚。而英超联盟律师团,也一直在确定PIF与沙特政府之间的确切联系,要求沙特人“从最高级别”确保不会有国家层面干预俱乐部运作。但这在PIF眼中,英超官方如此苛刻,是受了第三方出于政治动机持续攻击的影响,整个审查过程不够客观透明。另一方面,无利不起早的纽卡“葛朗台”阿什利,希望在交易中获得更多现金,以至于双方原定6月26日的初定交易完成日时,仍旧莫衷一是。

Newcastle-1316658.jpg

诚然,PIF提出的收购方案不可谓不诱人:除去支付阿什利1700万镑交易定金之外,他们将向俱乐部直接注资2.5亿英镑,并将收购总资金的剩余部分,投入纽卡斯尔基建及当地的社区足球。身为推动交易的英国方面代理人,女金融家斯塔夫利甚至专门报名了体育媒体课程,并组建了足球事务小组在纽卡斯尔长期蹲点,诚意可见一斑。

要知道,即便收购完成,在联合出资方扮演公众形象和首席设计师的阿曼达·斯塔夫利,也只能拿到10%的俱乐部股份。此外,身家160亿英镑的鲁本家族,对收购也是志在必得,他们不但将继续扩大在纽卡斯尔的房地产开发,代表家族参与收购的杰米·鲁本也公开表态,一旦收购完成,将立刻辞去英冠女王公园巡游者董事身份避嫌。

1596159028353.jpg

英超球队老板盗播英超?不能忍!

尽管联合出资方表态坚决,但PIF始终是英超无法信任的那一个:早前也门内战和卡舒吉案,已经令沙特在英国民众心目中形象大跌,而6月16日,WTO发布了一份123页的报告,裁定沙特支持提供非法观看体育赛事的频道,盗版广播公司beoutQ与沙特广播公司Arabsat存在明确利益关系,更是收购前景急转直下的诱因。

值得一提的是,英超在北非及中东的转播权由卡塔尔拜因体育代理,而由于卡塔尔和沙特持续恶化的外交关系,该转播商全部信号在沙特境内被禁,反倒是beoutQ在并不具备转播权的情况下,在中东和北非出售了300万个机顶盒盗播比赛,对英超、国际足联、欧足联等各方造成了数亿英镑的转播费损失。英超官方此前曾向沙特法院提出上诉,但起诉被沙特法院驳回。

bein-beoutQ-saudi-arabia-newcastle-wto-bin-Salman-piracy-satellite.jpg

在WTO公布裁定结果后,英国议员安格斯·麦克尼尔呼吁英国政府阻止PIF储收购纽卡斯尔俱乐部。他在给英国国际贸易大臣利兹·特鲁斯的公开信中表示:“世贸组织在保护体育权利方面做出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裁决,而这是英国最有价值和最宝贵的出口产品之一。世贸组织在裁决中认为,沙特政府从一开始就一直积极支持beoutQ的盗版行为,该行为窃取了英国体育机构的商业权已有三年。这是对英国政府的欺侮,是对英超的冒犯,是对英国体育的侮辱,绝不应容忍。而现在那个一直在窃取英国体育和娱乐的优质内容的实体,正试图收购英超的纽卡斯尔俱乐部。为什么英国政府对待沙特政府和对待其他任何政府都不同?我认为法律适用于所有人,包括涉及到英国体育和英国出口的保护。”

英国政府起初表示不会决定纽卡斯尔联俱乐部能否易主,坚持把最终决定权交给英超官方。但在WTO做出裁定之后,官方已经无法保持默许态度。尽管沙特方面关闭了数百个盗播网站,并出台了打击盗版的备忘录,但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即便他们收购成功,在2022年拜因体育与英超合同到期之前,沙特球迷所观看的“主队”纽卡斯尔的比赛,依旧来路不正。

https___d1e00ek4ebabms.cloudfront.net_production_c2506ab1-1114-4dd1-981c-4efb5ff23e74.jpg

阿什利白嫖1700万镑定金

回想4月收购启动之初,纽卡斯尔的易拉罐一度卖到脱销,只能居家躲疫的喜鹊球迷,通过连线邀举啤酒、可乐的方式,庆祝俱乐部的行将易主,而在交易撤回前,旷日持久的等待,成了缠在各方脖子上的一条蟒蛇。尽管纽卡球迷信托基金(NUST)6月致函英超官方,称1万多名纽卡死忠里多达96.7%支持收购,但最终,他们等来的仍是斯塔夫利的撤资声明:

“我们对纽卡斯尔社区及其足球俱乐部的意义深表认可,但我们决定撤回对纽卡斯尔俱乐部的收购。我们为此感到很遗憾,在不可预见的漫长过程中,投资集团和纽卡斯尔俱乐部所有者之间的排他性商业协议到期了。特别是不清楚下赛季将在何种情况下开始,以及比赛、训练和其他活动将在何种准则下进行。时间本身成为了交易的敌人,尤其是在目前这个困难的时期,所有人都面临着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挑战。”

1080017388_0_105_3239_1857_1000x541_80_0_0_27a79255bfcd0991d3478d57b5fbf059.jpg

悬而未决的谈判,也直接影响了“喜鹊”的球场表现:复工之后9轮英超,他们只取得2胜3平4负,足总杯上也被曼城淘汰。但如今,草草结束赛季的史蒂夫·布鲁斯已经无暇回顾,他们必须在球市上尽快行动,毕竟,距离10月5日夏窗关闭,仅剩下9周而已。

但受制于收购结果的持续不明朗,多名球员的续约谈判都被搁置,其中就包括一度被曼联相中的中场大将朗斯塔夫,他的合同已经到期。而本塔莱卜、拉扎罗和丹尼·罗斯都将结束租借,返回各自俱乐部。布鲁斯至少需要1名左后卫、1名中场和1名中锋,但很可能前曼联中卫只有3000万镑可花。

13年来,多次把俱乐部摆上谈判桌的迈克·阿什利,潜在接盘者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始终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楼。而沙特人铩羽而归后,《太阳报》透露从7月初开始,美国商人亨利·莫里斯已经在和阿什利进行收购谈判。此前还有传闻称,莫里斯得到了来自卡塔尔的秘密支持。但对于阵容单薄、一再侥幸没有深陷保级战团的纽卡而言,虚无缥缈的下家,始终远水不救近火。当然,这桩胎死腹中的收购闹剧,获利者仍是阿什利本人——他至少拿到了斯塔夫利们先前缴纳的1700万镑定金。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