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内要多踢比赛找状态,小德要多踢比赛保位置

足球隽言09-06 16:14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黄思隽

带着疲惫的心理与身体,德国国家队一行已经抵达巴塞尔,即将迎来今晚与瑞士队的欧国联小组赛第2轮。除了阿森纳门将莱诺将轮换特拉普出场,主帅勒夫拒绝在赛前透露其他首发人选——并不是故意卖关子,而是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球员比赛当天的身心状态。按照《踢球者》的说法,勒夫允许球员自行决定是否出场,这在以往实属罕见。但上一场对西班牙疑似伤退的勒鲁瓦·萨内,看上去很有可能会继续上阵。在赛前一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勒夫透露萨内与西班牙赛后感觉腿部“疲劳”,但经过2天休整后“一切都OK了”。

萨内“还需要多踢几场”

1比1打平西班牙一战,萨内第63分钟的离场是重要转折点。在那之前,萨内刚刚在一次快速反击当中,接应德拉克斯勒的直传,反越位快速突入禁区右侧喂饼,可惜韦尔纳在后点奋力跟进左脚打在了边网上,浪费了将比分改写为2比0的良机。也正是在完成这次长途奔袭之后,自称状态只是恢复到80%的萨内便打手势示意要换下,离场时还有点一瘸一拐。好在他并不是受伤,而只是因为太久没有踢如此长时间且高强度的比赛,双腿有点吃不消。

1599379654599033227.jpg

与西班牙一战,久疏战阵的萨内表现可圈可点。

由于在去年8月4日的英格兰社区盾上一开场就遭遇膝盖十字韧带撕裂的重创,萨内已经暂别国家队将近15个月。伤愈之后,他仅仅代表曼城踢了不到一个小时的预备队联赛(2月28日客场4比2胜阿森纳),以及11分钟的英超(6月22日主场5比0大胜伯恩利),然后就因在7月初转会拜仁慕尼黑,而没有继续代表曼城参加7月剩余的英超,以及8月重启的欧冠淘汰赛。加入拜仁后,萨内也只是参加训练而没有踢过比赛,连7月底对马赛的友谊赛也只是作壁上观。换言之,与西班牙一战,是他在这13个月里参加的仅仅第4场正式比赛,也是时间最长的一次。

久疏战阵之下,萨内的体能尽管不理想,但表现可圈可点。除了换下之前的那次奔袭与喂饼,出任双前锋之一的萨内还有好几次精彩的个人表演,例如第18分钟在禁区右侧的那脚左脚弧线球攻门迫使德赫亚作出精彩的飞身单掌扑救,上半场还先后为德拉克斯勒与韦尔纳送出精妙直传,形成了有威胁的射门。而在萨内被金特尔换下之后,德国队就彻底转入死守状态,直到最后一刻被西班牙绝平。

在使用3412阵型的情况下,萨内并没有出现在自己最为习惯的左路,而是站在锋线搭档韦尔纳的右侧。以往萨内有过在三前锋阵型里踢中路或右路的经历,但在双前锋阵型里踢这个位置则是全新的尝试。这样的安排,看上去更像是将就韦尔纳。因为过去一个赛季,韦尔纳在莱比锡RB其中一个最惯常的位置就是在双前锋里偏左,既是中锋之一,也是左边锋或左中场,纳格尔斯曼为其创造了足够的冲刺空间,以最大程度地发挥他正对球门的威力。拿到与西班牙一战的首发名单的时候,外界或许还以为勒夫是继续使用三前锋,让德拉克斯勒与萨内分居韦尔纳两侧,结果却是参考了莱比锡的布置。

1599379691572085394.jpg

勒夫相信萨内可以继续参加与瑞士的比赛。

在这样一个全新的前场站位里,韦尔纳收获了进球,萨内也没有什么不适应,只是两人之间的配合较为生疏,特别是在阵地战当中基本联系不上。只有在快速由守转攻的情况下,这两位速度型球员(外加德拉克斯勒)才能产生一定的化学反应。对于自己的表现,萨内并不是特别满意,甚至表示“懊恼”,“因为有些球处理得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我知道如果自己体能充沛和充满能量,可以踢出截然不同的效果。”

在萨内看来,他还需要几场比赛才能“满血复活”,而在国家队中仅仅踢2场比赛并不足够,“我还需要多踢几场比赛,但我不会给自己任何压力。”按照勒夫的说法,只要萨内自我感觉良好,那么与瑞士一战他就大概率会继续先发,但很有可能依旧只是踢一个小时左右。

勒夫“建议”德拉克斯勒转会

与萨内一样,同样出自沙尔克04青训营的德拉克斯勒也在对阵西班牙时完成了回归秀。小德对上一次代表国家队出场也是去年6月11日主场8比0横扫爱沙尼亚的欧预赛。自那之后,他就因为脚伤和伤愈后的状态问题,连续落选了9月、10月与11月的国家队名单。这也是为什么勒夫在这一回安排4名拜仁主力(诺伊尔、基米希、格纳布里与戈雷茨卡)轮休,却要照常征召同样参加了欧冠决赛的德拉克斯勒,理由就是小德(以及克雷尔、聚勒、萨内)过去一个赛季经历了长时间伤停,如今需要通过更多训练和比赛来尽快找回节奏。

1599379723448016484.jpg

与西班牙一战,德拉克斯勒打满全场。

相比于几乎荒废了一整个赛季的萨内,德拉克斯勒伤停时间较短。表面上看,他在2019/20赛季各项俱乐部比赛总共出场22次,并没有那么缺练。问题在于,他在巴黎只是轮换球员,这22次出场总共只换来了不到1200分钟的比赛时间,即只是相当于踢了不到14场比赛,其中5次欧冠出场总计只有65分钟,与拜仁的决赛打了18分钟已经是时间最长的一次。

不仅如此,2019/20赛季也是德拉克斯勒职业生涯至今,第一次遭遇赛季进球荒。显然,在这支拥有内马尔、姆巴佩和迪马里亚的大巴黎里面,小德只是一片毫不起眼的绿叶。因此对于俱乐部处境如此尴尬的小德依旧可以重返国家队,甚至还在对阵西班牙这样的强敌时首发上阵,不少球迷提出了质疑,毕竟与其位置相同的哈弗茨、布兰特等人明明在过去这几个月内表现出色得多。

勒夫一直很看重德拉克斯勒,2014年世界杯就把他带上感受气氛,2016年欧洲杯把他放入主力阵容,2017年联合会杯让他担任队长,这些都是明证。在勒夫眼里,小德是诺伊尔和克罗斯之后的下一任球队领袖。但并不明智的职业生涯规划,导致小德在过去这三四年间停滞不前,眼睁睁地看着以基米希为首的“95后”后来居上。于是在2018年世界杯之后进入重建期的这支德国队里面,生于1993年的德拉克斯勒成为了正副队长诺伊尔和克罗斯,以及基米希、聚勒、格纳布里和萨内等“95后”之间的“夹心阶层”。别说是成为领袖,就连主力位置也不保了。

1599379755616092142.jpg

对拜仁的欧冠决赛,德拉克斯勒替补踢了18分钟,并与冠军奖杯擦肩而过。

尽管在俱乐部坐板凳却在国家队当主力的例子并不罕见,但德拉克斯勒的问题在于他近年无论是在俱乐部还是国家队,表现都严重缺乏说服力,跟当初波多尔斯基在拜仁坐板凳却在国家队持续进球完全不是同一回事。即便是担任队长并当选为赛事最佳球员的2017年联合会杯上,他的表现其实也完全在期望值以下,并没有真正发挥出战术或精神层面的领袖作用。而在2016年欧洲杯上,他也只是踢了一场好球——3比0淘汰斯洛伐克的1/8决赛。而与西班牙这场欧国联,小德的表现也难言理想,《踢球者》杂志赛后给他打出了4分——堪堪及格。

总而言之,已经代表德国队出场52次的德拉克斯勒必须尽快扭转颓势了,否则勒夫的信任和耐心很快就会耗尽。勒夫就透露,早在与西班牙赛前,他就已经跟德拉克斯勒有过交流,“对于冬天可能会发生些什么,我们交换了一些想法。”而在与西班牙赛后,小德也作出了类似的暗示,“这几天我会专注于国家队,然后在俱乐部层面,我们看看会发生些什么吧。”

1599379799093086854.jpg

勒夫的态度已经明确,德拉克斯勒必须好好考虑转会事宜了。

勒夫的信息已经很清晰:德拉克斯勒必须重新在俱乐部打上主力,“这很有可能给予他决定性的帮助。”如果在巴黎实现不了,那就要考虑转会了。小德在巴黎进入了“合同年”,理论上今夏是转会的大好时机,但在疫情笼罩下困难不少。小德并不乏追求者,有“金主爸爸”入主的柏林赫塔早在年初就与其传出过绯闻,不过那是时任主帅克林斯曼的意思,体育总经理普雷茨等高层并不感兴趣。何况赫塔不能参加欧战,对于小德的吸引力不足。还有一个难点在于,小德在巴黎的税后年薪高达700万欧元以上。在疫情之下,有几家俱乐部给得了这么多钱?而给得了这种级别工资的豪门,又有几家看得上小德?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足球隽言

黄思隽的自媒体。与您一同读懂读透德国足球的今生前世。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