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电玩!NBA复赛生活休闲必备 詹皇两样都爱

罗珂09-08 18:30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罗珂

刚听到NBA将在奥兰多迪士尼园区隔离打复赛的消息,和鹈鹕后卫雷迪克有着同样心理的人不在少数:轻装简行,带点必需品去就算了——尤其是那些预计自家球队走不远的球员。但等到22支球队陆续进入园区开始隔离时,他们的想法很快就改变了,远离家人朋友,远离新冠病毒肆虐的社会,面对单调且狭小的生活空间,还要应付高密度的赛程,实在是压力山大。

有什么东西能够给球员带来超脱舒适的感觉?NBA球员开始寻找自己的答案,老将新兵也就此“分道扬镳”,各找各的乐子去了。

老江湖爱红酒局,雄鹿老板也力挺

24版.jpg

22支球队入住复赛园区的指定酒店后,每天从早上七点半开始,连续十多个小时,近千个来自不同地方的包裹被运到这里,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红酒。球员、教练、工作人员、记者……各种品牌,应有尽有。

“我觉得工作了那么久之后,能够放松下挺好的。”为NBA联盟做了三十年运输工作的梅瑟评价道,“那也是一种对家的思念。”有时候,她和同事会收到一些没有写明收件人的酒,按照规则,如果一个月还没有人来认领,“它就归我们享用了。”梅瑟开玩笑说,“但超不过两天,总会有人打电话来问,‘嘿,我订了些葡萄酒,送到了吗?’”

迪士尼园区的酒店其实也提供红酒,但那些“大路货”根本无法满足老饕们的胃口。正如雷迪克所言,到了晚上,开瓶红酒,约上酒友,品评一番,“能够给人一种解脱感。”

雷迪克的队友哈特动手更早,人还没到,他买的用于储酒的冰箱已经运到了酒店。“我不喜欢那些果香过浓的酒。”哈特介绍道,“显而易见,酒精能够让人放松下来。更重要的是,这段日子并不好过,因为至少有一个多月时间无法和家人相处,不能待在自己家里,不能睡自己的床。我也带了游戏设备来,再加上喝红酒,所以我可以保持正常状态。它们可以给你带来那样的感觉,即便在不适的时间和空间里,你还可以踏踏实实地生活。这种复赛形式是前所未有的,红酒对此绝对有帮助。”

IMG_9346.jpg

有些人想得更周到些。篮网在每天晚饭时,都会提供特别准备的红酒;雷霆全明星后卫保罗则在组织球队晚宴时,除了准备米其林大厨烹制的佳肴和红酒,还专门安排了一位侍酒师给大家讲解品酒知识;球员工会则给每位复赛期间过生日的球员,准备了榭尔兰香槟做礼物;另外,球员工会还把出自著名意大利酒庄的红酒作为礼物,由每队的球员代表带回去给大家分享……

雄鹿老板马克·拉斯利去园区看望球队时,带了自家酒庄出品的四箱红酒——两箱黑皮诺,两箱霞多丽,加州著名的吉斯特勒酒庄出品,绝非凡品,自然得到了雄鹿上下的一致好评。NBA著名的红酒资深爱好者、马刺老帅波波维奇,就对吉斯特勒酒庄的酒青睐有加,曾在波波维奇身边做了17年助理教练的雄鹿主帅布登霍尔泽,自然也近朱者赤爱上了它们。

拉斯利说,他每次来探营都会带红酒劳军。“他们会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所以每次我过来都会带四五箱红酒,他们很喜欢喝的。”不过在眼见雄鹿一败再败后,拉斯利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我很生气,因为我们输了球,我认为热火发挥得非常出色,而我们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水平。如果我们能正常发挥,是可以取胜的。”

雄鹿将帅享用美酒的休闲局,恐怕是没了。

jimmy-1000x600.jpg

年轻人爱电玩局,比拼停不下来

总体看来,喜欢红酒的NBA球员,多数是年纪大些的老江湖——除了前文提到的那些,勒布朗、安东尼、吉米·巴特勒等球星也是同好者。而对于年纪偏小的那些NBA球员,电玩才是最好的安慰剂。无论是隔离带来的烦恼,还是输球引发的沮丧,都可以用“打一局”排解。

“我问球队的设备经理,可以带多少行李?”热火球员迈尔斯·莱昂纳德回忆道,“他回答道,‘带上你需要的任何东西,以及能让你开心的任何东西。’”所以,莱昂纳德除了带上衣服和球鞋,还装了两个大箱子——“我带上了自己的整套游戏装备,一台Origin PC,三个游戏手柄,一套游戏鼠标键盘,一台专用显示器,以及相机,头戴耳机,stream deck,扬声器和麦克风……”谈到这个,莱昂纳德如数家珍,“我觉得这不算疯狂,可能有些人不这么想吧,我只是到游戏装备对我太重要了。”

莱昂纳德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太阳球员布克和艾顿走下包机时,同样扛着显示器。鹈鹕后卫哈特干脆在动身前买了个新显示器,由商家直接送货到酒店房间。开拓者中锋怀特塞德则把自己的老游戏机带过来:“我考虑带PC机来奥兰多,但不知道这里网速如何,所以我带上了老式PS4。我们第一天到这里,开始48小时隔离,我一口气玩了7小时《使命召唤》。”

很快怀特塞德发现,复赛期间最大的福音,也是最大的魔音,就是可以用来打电玩的空闲时间太多了。“每天我都在打电玩,这是缓解压力的方式,它能够让你的注意力从工作中抽离。打比赛的时间就那么多,而我们有很多时间,因此如果我不在球场上,没有做和篮球相关的事,那我就在玩《使命召唤》。游戏救了许多人,也包括我。”

EccH4ddX0AIqqyM.jpg

事实上从NBA因新冠疫情停赛期间,很多球员就是靠电玩消磨时光。“我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生活在一个‘你不能去健身房’的世界。但疫情爆发时,我还是会乖乖呆在家里,听从指挥。”怀特赛德说,“我真的对新冠忧心忡忡,因为我有个儿子,所以不能乱跑。网飞上能看的剧就那么多,所以我开始疯玩《使命召唤》。游戏让很多人减压了,即便我们不打比赛,也可以在游戏里较量。没有比赛打的时候,大家也需要进行比赛,试图挑战自我。”

备战比赛最重要,放松而非疯玩

NBA停赛期间,联盟和球员工会发起了NBA 2K挑战赛,共有16名球员参赛。最终布克和艾顿在决赛上演太阳德比,前者笑到最后,并将赢的10万美元奖金捐献给了慈善机构。怀特塞德也参加了这次挑战赛,但第一轮就被贝弗利淘汰了。“比赛前我已经五个月没玩2K游戏了。”怀特塞德解释道,因为挑战赛选择的比赛难度和自己通常玩的不同,一时间没有调整过来。

来到迪士尼园区后,球员们惊喜地发现,这里的网速足够快,无论是玩直播还是打游戏都没问题——怀特塞德有些多虑了。快艇第六人哈雷尔带了PS3、PS4和Xbox One以及一系列游戏,武切维奇为了玩F1游戏带来了游戏方向盘和踏板,来自欧洲的东契奇对FIFA 20爱不释手……

湖人后卫库克成了电玩界风云人物:他边打2K游戏边直播时,引来了队友勒布朗和戴维斯一起玩,瞬间引爆了网络。紫金军团还进行了队内比赛,最终库克、勒布朗、维特斯和马基夫·莫里斯杀入四强。

editorialdisney-v1.jpg

复赛期间,鹈鹕击败灰熊后,哈特在网上进行了长达六小时的游戏直播,吸引了超过7万名网友围观。“我喜欢篮球,那是我的职业,但赛场上的我并不是真正的我。”因为鹈鹕无缘季后赛而离开园区的哈特说,“我不仅是个篮球运动员,是个多元的人。我还有别的爱好,打游戏就是其中之一。它不会影响到打篮球,它是个充满欢乐、活力的全新世界。很少有人能够一天从早到晚打篮球,你必须有其他兴趣用以消磨时光,尤其是现在的环境下。游戏就是我的选择。”

当然,随着季后赛的深入,那些仍在赛场上奋战的球员,必须减少电玩时光了。“我仍然打游戏,但直播时间变少了。”莱昂纳德说,“现在需要认真备战,我知道自己不会因打游戏而分心。许多运动员都喜欢玩这个,我相信NBA球员也不例外。我喜欢作为球队一员为冠军而战,我也喜欢在其他方面也竞争。”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