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谢晖:十年磨一剑!现在是我做主帅的最佳时机

王晓瑞09-11 15:15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王晓瑞报道

“我就要出发,脸上映着银色的月光。阵阵秋风吹来,可是我心头不灭的热情,每时每刻追寻梦中的憧憬……”几十年来,谷村新司不朽的经典《星》广为传唱。每当旋律响起,总能让人在迷茫中找到前行的力量——梦想各不相同,生命经久不息。

微信图片_20200911160034.jpg

足球世界里,哪怕是在基础有些孱弱的中国足球,总有一群这样的人,坚持他们的初心,谢晖就很典型。到了45岁,他终于出山,以主教练身份执教中甲南通支云队。从2009年退役到2019年离开上港,10年,谢晖说他始终都在为此潜心准备,“就像一碗平淡无奇的鸡汤。做一件事,做你喜欢的,不要放弃。这些年我一直坚持在做同一件事情。用一个字来形容,稳;一个词语的话,扎实。”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谢晖的思绪,不由自主地在这十年来回穿梭,“今天,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起步,我也觉得我准备好了!”

微信图片_20200911144844.jpg

“45岁出山!中国教练的青春期”

体坛:当上南通支云队主教练已有一段时间,感觉如何?

谢晖:我一直都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只是时机不够成熟,觉得当时还需要积累一线(执教)的经验,包括跟随埃里克森、博阿斯和佩雷拉,担任助理教练四五年,我觉得这很重要。某种意义上来说,像我这样的中国教练不是中老年一代,还是属于年轻教练。但这在欧洲不成立,博阿斯比我还小,这就是中国足球的现状。就像很多中国球员,踢到26岁甚至28岁才能成熟,这是从不同的系统里面诞生出不同的人。

我认为中国教练的青春期,就是我现在这个年龄,45岁,这是一个很好的起步,我也觉得我准备好了。可能前些年在我三十几岁或者四十岁的时候,马上让我去带一支球队,我会觉得心里没底,但很多人会这样做。可是如果没有达到一定的层次,做这样的事情还是会遇到很多困难。

体坛:很多人觉得,以45岁当上主教练,和队员们会更有亲和力。对此是否认同?

谢晖:我们这一代教练,同现代年轻球员的代沟是很少的。毕竟我们是在改革开放以后(学习足球),也是第一批踢上职业联赛的球员,从任何角度来讲,都是最接近于这一代年轻人。如果把年龄跨度拉大的话,我甚至想把自己归在中青年一代。现在有种说法,50岁才算中年,那我还是青年呢(笑)。

体坛:那在实际教学和日常生活之中,你如何利用这种优势?

谢晖:当然是我的优势。我可以很直截了当地切入现代年轻人的思维。我跟他们是没有任何阻碍的,我们可能使用同样的社交平台,也许在上海出入同样的场合,这些东西是上一代教练不太可能具有的。包括很多社交app,一些很前沿的东西,我们可能都有共同语言。

2012年12月至2013年 上海幸运星9798年龄段梯队主教练.jpg

“10年,像碗平淡的鸡汤做一件事”

体坛:你在2009年3月1日退役,到2019年正好十年。如何看待过去10年的经历?

谢晖:这是一段非常必要的经历。2009年我做助理教练一整年,后来执教同济大学队,率队拿到上海市冠军。之后是到上海幸运星执教97/98年龄段,还去过国少队,再然后是在中超球队担任5年助理教练。我一直是在教练岗位上没有中断。用现在很流行的一句话,选你喜欢的事情,不要走两节台阶就退回来到原点,而是一直走到底。我一直是在做同一件事情,没有选择其他角色。

其实我有很多机会,比如转型做一些综艺节目,我想(在中国足球圈)可能没有人比我更适合做这件事。我以前在时尚界、影视界的朋友很多,某种意义上比任何足球人都多,而且我在上海,我为什么没有选择?就是我的初心没有改变。我完全可以在另一个领域发展,不能说一定做到优秀,至少糊口没有问题。但就像一碗最平淡无奇的鸡汤,做一件事,做你喜欢的,不要放弃,我只不过是在顺从这个道理。

体坛:用了10年从普通教练成为主教练。可能很多人觉得,你积累的时间有点长……

谢晖:我认为是有很多因素在里面。就像一些中国球队寻找主教练,首先(考虑)老外,实在条件不够允许,第一选择一定是那些圈子里的人,在圈子里混得好的那些人。拥有这样一个(足球)文化底蕴,从来就认为在这个圈子里面混得好(最重要),可能场上业务能力并不是最重要的,可能场外因素要比业务能力重要。通过很多人的行为模式,可以明显看得出来,(他们觉得)业务能力过得去就可以了,最主要的是认识多少人,或者能不能把事情做成。但这种事情往往在欧洲不成立,在这里很成立。我也不能说这是错的,但恰好以我这样的性格,就不是那种类型。

体坛:处在这样一个足球环境,在过去10年的某个年龄段,有无曾经心灰意冷?

谢晖:有些时候我会这样想,但是反过来想,假如让我七八年前、十年前扛起这个位置,我有没有现在的认知和实力?有没有今天的包容度和大局观?现在,我倒觉得挺庆幸的。我当时没有一下子跳到这个位置(指主教练)。我觉得我现在非常地稳,出来做主教练觉得很有把握,用一个词来形容,扎实。这跟我过去10年的准备是密不可分的。就像很多人说的,事物本来就有两面性。现在(执教南通支云)是一个契机,是一件好事,所谓时势造人,时机是很重要。

体坛:这样说来,前些年如果出山的话,就是很大的冒险?

谢晖:中国足球那些年还是一个躁动的年代,还有很多其他因素在里面,很多事情是不平衡的。对于我们这些真正在场地里,一天接着一天跟草皮和足球沾到一块的人,听到很多说法,其实是会感到伤心的。当时如果出山做主教练也是白搭,也可能就是炮灰。现在,泡沫慢慢地逐渐被挤压掉,大家逐渐地走上正轨。

十年前,2010年那时候是打假,这个更加重要,首先是不能假。再后面是泡沫,然后呢,是浮躁。现在这个时间正合适,中国足球经历一个波浪走到现在,开始逐渐趋于理性。也许现在对于我们这一批年轻教练,这就是个机会。

微信图片_20200911144903.jpg

“师从3位名帅,时代赋予的财富”

体坛:前些年正值中国足球泡沫期,有无想过出国发展,就像当初留洋德国……

谢晖:偶尔也会想过。但我觉得在中国,特别是在上港,给我这样一个学习机会,同埃里克森、博阿斯、佩雷拉这些教练(团队)工作,所得到的信息量和磨练太有价值。我做过取舍,觉得不能放弃这几年。以前在中国,什么时候有过奥斯卡、浩克这样身价2000万欧以上的球员,但他们都在我身边,潜移默化影响着我。我已经达到这个行业金字塔顶端的顶端,那我还要什么,怎么还会想到另一条路呢?

就好像我同浩克、奥斯卡一起聊天,或者同博阿斯交流谈心,当从他们口中说出门德斯时,当博阿斯同我讲到穆里尼奥糗事的时候,这种层次相比我们平时看书所看到的,根本不是一回事。这种价值是一般教练能够经历的吗?这是一笔财富,这也是过去几年中国足球加大投入之际,所为我缔造一个幸运代码,我为什么不把它照单全收呢?

体坛:经历三任外教埃里克森、博阿斯和佩雷拉,有何不同的收获?

谢晖:他们就是三种完全不同的教练。

埃里克森在英超和意甲都很成功,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老派”,他所有的决策都是那么精准,并且拥有狐狸一样的嗅觉。博阿斯和佩雷拉都是来自葡萄牙,但他俩属于一个系统里面两种不同风格的代表人物。博阿斯属于很科班的教练,既有激情又很理性。训练中,两片场地来回更换,一堂训练课需要浇水4次,我们从来都没见过这么练。送水都是冲上来送的,因为要求间隔30秒喝一次水,很多理念是我们从来都没有听说的,而我都是亲历者。这些都是我现在拥有的东西。至于佩雷拉,他比较融合中国文化,这也许是他取得成功的要素。

体坛:据说博阿斯的训练方法非常先进,让很多上港球员大开眼界。你同他合作一年,未来是否打算直接拿来使用?

谢晖:这是很困难的。拿来主义,是要有真正理念上的融洽。就像厨师做菜,餐厅把食材、调料、灶具都准备好,工具都是一样的,为什么有的人能炒出来三星级米其林水准 ,有的人就是路边摊的水平?这个东西是很难言传和模仿的。

再打个比方,让一个人观看100堂拜仁训练课,他兜一圈出来可能一片茫然,不知道什么是重点,很多东西是尽在不言中。我们模仿的只是一个形,但形是没有意义的。这些年我一直在挖掘形而上的东西,我们(应该)是要有意识的、有思想的,要感悟到为什么他要这么做,这样做的根源是什么?有这样的逻辑推导作为基础,再把这些东西不断重复化,也许就能形成自己的哲学。

体坛:跟随三名外教多年,你是否也要不断调整自己的学习方向?

谢晖:足球本身就没有一个特定的模式。这三个人都很成功。佩雷拉在很多国家拿到冠军,包括在中国,在一个如此困难并且东西方文化有激烈冲突的环境,还能拿到冠军,很不容易。我也帮了他不少忙,因为融入新文化是很难的,他有时候不太明白队员在想什么,这很正常。因为我们彼此文化最根基的东西是不同的,出发点也有不同,这是我很能理解的。所以我会帮他很多,以一个中间的桥梁慢慢弥补掉这些差异,慢慢地他也适应了中国足球。

微信图片_20200911144913.jpg

“愿做铺路石,我还不是门内汉”

体坛:你的球员生涯经历也很丰富,拿到甲A和足协杯冠军,率领国家队冲入世界杯,留洋德国。现在做教练,也跟过这些知名外教。很多人觉得,你是一位很典型的东西方结合体中国足球人……

谢晖:我认为今后中国年轻教练的一个方向,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足球,要明白足球是舶来品。西方社会通过100多年,把足球推到这么一个高度,一定是有一定的道理。很多形式上应该是有拿来主义,外在的东西还是要有,但要结合中国文化内在的东西。特别是在我们没有成功之前,我还是想把足球作为一个舶来品看待,不要太多的创新。特别是不要标榜太多的中国式足球。我说的是现在,今后也许可以(创新),当我们达到一定层次之后。

中国足球现在还处于温饱状态,还是初级的初级阶段,不要过多谈论高深莫测的东西,和我们没有太大关系。不要谈论风格,我们学谁都可以,学谁也都不可以,没有什么风格。包括日本足球,他们现在谁都学习,日本足球还是单纯是巴西足球吗?根本不是。很多日本球队现在都是高压打法,采取欧洲化的理念。当然,他们现在可以讨论战术风格了,因为把技术(基础)做得很好。

中国足球现在需要静下心来。足球是有一个很困难的进程,需要长期积累和摸索。不要一下子喊得很响,没有一点必要,这样我们才有机会。中国足球肯定有机会强大,但一定不是近几十年。我们(这批人)都是铺路石,有可能我一辈子都是铺路石,我到现在没有那么乐观。

体坛:对你个人来讲,过去10年的经历,也是教练生涯的初级阶段?

谢晖:在我的潜意识里,我一直认为我懂得不多。就像20年前刚到德国,我潜意识里一直告诉自己,我也许还不是一个门内汉。我潜意识里一直有这个声音,它时刻驱动着我不断学习。我没那么乐观,我一直在说,我从来没有那么乐观。也许有人把我看成崇洋媚外,但是我一点也并不否认中国足球的贫瘠和荒漠。欧洲足球现在是日新月异,正在以几何式的进步往上走,我们要追可能是很难的。现在是要通过另一个方向,等到他们进入一个瓶颈期以后,我们也许才能追得上,可能他们的这个瓶颈马上就会到来。

体坛:做主教练,你的短期和长期目标是什么?

谢晖:短期目标是赢下每一场球,长期规划,是想要慢慢地在这片土地上,能够孕育出有真正足球文化、足球底蕴的一群人。共同来做一件事情,而不是为了钱。

今天中国足球一个很现实的情况,可以为了一个成绩而不惜一切,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心理,恰好和足球是背道而驰。足球就像栽一棵树。它的意义在哪里?意义在于文化。文化是最需要的东西,文化是一种精神。如果精神的东西都是浮躁的、都是脆弱的,那还剩下什么?有积淀、有韵味的思想,才能真正地被传承下来。如果全是“砰”,一个冠军拿到了,一个任务完成了,然后结束了。接下来能留下什么传承呢?

体坛:过去10年,你是否体验到完成这个长期目标的困难?

谢晖:困难是和我们的基础建设存在密切关系。基础建设是从小孩开始,什么人可以进入这个系统?有些基础东西还是没有理顺,现在还是依靠一些单个机构培养。我可以在任何场合说这些话,如果北京就这么两家俱乐部、上海就只有两三家俱乐部,他们以外的人,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或者说如果一两家俱乐部几十人甚至两三百人,就是一座城市足球的未来,这是多么悲惨的事情。

体坛:基础问题要比浮躁的环境更加困难?

谢晖:基础是更难的,这是最根本的东西,这是原料问题。

中国足球不太可能有“梅西”。“梅西”早就融化在汪洋大海之中,我们也许有“梅西”,只不过没有看到。我们也许有1000个“梅西”、2000个“罗纳尔多”,但你连看到他的机会都没有,他们或许连接触足球的机会都没有,这是最主要的原因。但如果拥有一套生产系统,在往上自然而然就会出现“梅西”。就像一个推动力(程序),一个“梅西”出来了,是有一批跟随他们的人。

比如一个地方拥有1000个“梅西”,我们发现2个,起码有五六万人从小跟着踢球,才会发现这2个,而这五六万人以后就是我们的教练。但现在什么都没有,首先挖掘不出“梅西”,再有,很多基层教练没有踢过职业足球;专业机构呢,就这几家俱乐部,出来十几个人。你怎么让这十几个成品(退役之后)完全进入到校园足球,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的状态。

体坛:你觉得如何改变这种局面,到底是先有更多的人还是先有体系?

谢晖:足球人更多的前提,还是要从先有体系开始。首先能够允许孩子们每天5点以后踢球。然后学校有校队参加周末比赛,周中在校内有年级比赛作为选拔,一层一层扎实地去努力。道理是很简单,但需要所有的足球人甘愿做铺路石付出。正如我所说的,做足球,就像是栽一棵树。

2013年 中国U16国少队教练(兼).jpg

#十年风雨# 谢晖执教生涯

2009年2月 退役并出任上海申花一线队助理教练兼新闻官

2012年 同济大学足球队助理教练

2012年12月至2013年 上海幸运星97/98年龄段梯队主教练

2013年 中国U16国少队教练(兼)

2014年 上海绿地申花精英梯队主教练

(暨上海幸运星95/96年龄段梯队主教练)

2015年 上海上港预备队助理教练

2016年至2019年 上海上港一线队助理教练

2020年3月至今 南通支云一线队主教练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王晓瑞

《体坛周报》国内足球记者,常年报道各级男足国字号。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