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勤伯:0比3不战而败,那不勒斯的窝里横闹剧

王勤伯10-06 09:00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驻意大利记者 王勤伯

尤文图斯vs那不勒斯比赛风波,到底谁是谁非?

由于整个事件的核心内容是那不勒斯所在地区卫生局的一纸禁令,于是那不勒斯主席德劳伦蒂斯信心满满,就像拥有尚方宝剑。卫生局不让我去踢,我有什么办法?

image.png

那不勒斯市长路易吉·德马吉斯特里(Luigi de Magistris)也出来说话:卫生局禁令下来,那不勒斯怎敢贸然出行?违反防疫令会有刑诉风险!

然而,足球世界里的很多复杂情形,谁是谁非都有一个简单的比较办法帮助我们做出判断——同样的事情,放在国际环境会是怎样的后果?

例如,这场比赛不是意甲尤文图斯vs那不勒斯,而是一场欧冠比赛,曼城vs那不勒斯。那不勒斯赛前爆出队内2人新冠阳性,当地卫生局要求球队进行自愿隔离,并禁止他们出行。

那不勒斯有没有可能请求欧足联让比赛延期?

这是不可能的。疫情时代,每个俱乐部既要严格执行防疫规定,也需要准备好承担疫情带来的意外损失。

如果那不勒斯整个一线队不能出行,他们同样需要派二队去英国比赛。如果二队也因为疫情被封锁在家,那么0-3告负就是逃不掉的。

类似的案例其实已经发生过不少,例如欧冠资格赛法罗群岛球队卡拉卡斯维克主场对阵斯洛伐克冠军布拉迪斯拉发。客队出发前全部检查为阴性,到了法罗群岛却被查出多人阳性。

欧足联有统一的防疫标准,这一点在8月份欧联杯和欧冠的8强大战已经得到贯彻和示范。而对于主客场比赛,具体防疫措施需要遵照赛事主办国的规定。按照法罗群岛的规定,所有同机到达的人都必须进行隔离。

同时,欧足联根据自己的赛事规程,允许布拉迪斯拉发临时东拼西凑了一个队伍火速派来法罗群岛。然而,新来的球队也查出阳性,又是集体隔离。斯洛伐克方面实在无法派队参加比赛,卡拉卡斯维克球员也装模做样地“出场”,最后欧足联判布拉迪斯拉发0比3告负。

9月份欧联杯资格赛倒数第二轮,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星队在主场对捷克利贝雷茨的比赛前传出大面积感染,比赛照常进行。星队老板贝卡利是该国足坛一位大佬,对欧足联不讲情面的做法非常恼火,但他也没有办法,连夜东拼西凑到处借人组建了一支新球队出战,0比2告负出局。另一场特拉维夫马卡比和萨尔茨堡红牛的欧冠资格赛首回合比赛,也是主队查出多人感染,萨尔茨堡红牛客场2比1轻松拿下阵容不整的主队。

在国际赛场特别乖特别懂事特别守规矩,到了国内就想耍花招搞特殊,这种情况也是存在的,例如近期巴西第一豪门弗拉门戈的故事。

弗拉门戈9月份去厄瓜多尔连续踢2场解放者杯小组赛。他们全主力出战高原球队山谷独立,0比5惨遭羞辱。然后弗拉门戈全队前往厄瓜多尔海边城市瓜亚基尔,出战当地球队巴塞罗那。

尽管弗拉门戈出行规格豪华,包机、特殊通道、酒店封闭等手续应有尽有,在第二场比赛前却突然查出6名球员阳性,其中至少3人是主力。但和南美足联讨论延期是没有可能的,弗拉门戈紧急包机从国内空运来多名青年队小将,并把感染新冠的球员提前接走。留在当地的弗拉门戈混编阵容2-1战胜巴塞罗那。

很显然,疫情在弗拉门戈的旅途中爆发,代表团55人,从厄瓜多尔回来以后再度检查,一共33人感染新冠,包括主教练托伦特和16名球员。那个周末和帕尔梅拉斯的巴甲联赛,弗拉门戈只能派出4个主力,其余全是青年队小孩。

弗拉门戈要求比赛延期,帕尔梅拉斯不同意。弗拉门戈以球员工会名义告到体育法庭,里约州当地体育法庭作出裁决,要求球员停止训练、比赛等行为。

然而弗拉门戈的混编阵容还是包机去了圣保罗,因为巴西足协也在上诉,在他们看来,弗拉门戈的球队编制拥有可以出场的球员数量,同时对手也不同意延期,这份裁决不符合巴甲联赛的疫情应对规范。

面对弗拉门戈坚持要推迟比赛的态度,帕尔梅拉斯发出警告:如果弗拉门戈动用俱乐部影响力导致本场联赛延期,那么帕尔梅拉斯会和其他不同意给弗拉门戈搞特殊的俱乐部联合起来,让巴甲联赛彻底中断。

弗拉门戈一方面表现出巴西第一豪门的傲慢,另一方面还是忌惮无法收拾的后果。在帕尔梅拉斯球员已经出场以后,弗拉门戈全队慢悠悠地到达球场。体育法庭在赛前紧急判定,比赛正常进行。

巴西的规定是迟到30分钟判0比3负,弗拉门戈把时间掐得很准,比赛拖延25分钟后终于开球,弗拉门戈的首发阵容是4主力+7小将。

令人意外的是,弗拉门戈的小将们比主力踢得更好。他们对主教练托伦特的瓜氏足球理念执行得更出色,没有原主力的娇气,比赛结果是1比1,弗拉门戈差点就赢了卢森博格执教、全主力出战的帕尔梅拉斯。

对于接手弗拉门戈以后陷入困境的托伦特,这场比赛的一大收获就是这群小孩,接下来的2场比赛,感染新冠的主力相继复出,但多名小孩继续担任主力,包括主场4比0大胜山谷独立的复仇之战。

如果比较一下最近几个月各国联赛的情况,可以认定那不勒斯的2人感染根本就不算什么大事。尤文图斯vs那不勒斯这样关键的意甲比赛因为2个人感染就踢不了,才是把小事变成了大事。

巴西历来以司法混乱、政坛腐败闻名,但比较一下弗拉门戈和那不勒斯两个案例,可以发现巴西的这套体育司法系统避免了各种部门的扯皮,也很及时地做出裁定,维护了联赛秩序。

再回过头来看那不勒斯的情况,所谓“被上一个对手热那亚大面积感染吓坏”的说辞是不成立的。没有证据证明那不勒斯球员一定就是被热那亚球员传染的,尤其是那不勒斯对热那亚比赛第二天全队放假,球员们很多携家带口外出,商场、餐馆该去的地方都去了。

而且,如果疫情有内部引爆的危险,训练也应该采取相应的措施,但那不勒斯的训练保持着过往的欢乐和亲密,周日事情闹大以后那不勒斯官网赶紧删除上周训练照片,可是社交网页又忘记删了……

整个事件的关键顺序是:那不勒斯主席德劳伦蒂斯在队内查出第一例阳性(杰林斯基)以后,立即给尤文图斯主席阿涅利发短信要求比赛延期,但阿涅利不答应。德佬去找意甲联盟,联盟也坚持按照既定规程无法推迟比赛。这才有了当地卫生局的介入。

为什么意大利媒体很确信是那不勒斯所在的坎帕尼亚大区主席德卢卡出手导演了那封卫生局来信呢?

在意大利,大区和市政府之间并不是严厉的行政上下级关系,而是存在分工,例如卫生、教育就是大区来协调管理。德卢卡和德劳伦蒂斯关系非常密切,此前那不勒斯以大学生运动会名义整修圣保罗体育场,使用了欧盟拨款,这笔大钱就得益于德卢卡出面疏通关系。

作为回报,那不勒斯俱乐部在德卢卡不久前竞选连任中做出了一个非同寻常的举动——通常那不勒斯这种代表一个地域的俱乐部应该在左右两派之间保持中立,但那不勒斯官方推特在投票前直接表态:那不勒斯足球俱乐部支持德卢卡。这显然是德劳伦蒂斯为德卢卡提供的重要援手。

和世界上很多地方一样,如果有人可以动用到地区主席(相当于州长)这样的政治力量,对规则的破坏力必定是惊人的。卫生局发出这样一封信,那不勒斯可以因此辩护说,责任不在自己。而意大利体育司法系统又无法对地方卫生局进行停赛、警告、罚款等处罚,到底该如何是好?

《共和报》的分析说中了要害:既然意甲联盟的防疫规程是和国家卫生主管部门一起制定的,那么地方卫生部门只有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才能介入要求采取特殊措施,例如那不勒斯俱乐部爆发大规模内部感染,那不勒斯当地疫情超级严重ICU床位也告急需要防疫措施全面升级……是这样吗?

《晚邮报》评论员斯孔切蒂也表示,“如果采取(那不勒斯不去客场)一样的标准,那么意甲很快就会结束了,圣诞节不到就会提前结束。”

再回到文首的问题,为什么欧战上,不容易看到各国的大佬们跑出来显摆自己的地方力量呢?为什么他们到了国际场合全都变规矩了? 仅仅是不想给意大利丢脸吗?

这其实就是国际体育组织的优点。任何一个国家希望加入国际体育组织、参加国际赛事,都必须接受共同的准则,在实质上是部分放弃自己的主权,无论司法还是行政权。

如果那不勒斯在欧战之前演出这样一幕,德卢卡也帮德劳伦蒂斯搞定一纸地方卫生局的禁令,欧足联只会回答:比赛照常进行,其他都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王勤伯

体坛传媒驻意大利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