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闹,意大利的真正病毒

梁熙明10-15 09:49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梁熙明

在意大利舆论普遍以为,那不勒斯的0比3将被推翻,与尤文重赛可能极大,德劳伦蒂斯又一次的贱招即将得逞时,体育法庭给了德劳伦蒂斯一记响亮巴掌:没什么好说的,一切维持原判,0比3,且扣1分。

这算不上什么“正义终于伸张”,这纯粹只是大家都守规矩的时候,一个无赖想浑水摸鱼占点小便宜,结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把自己玩脱了而已。

大导演只针对尤文

熟知意甲掌故的老球迷都知道,这次那不勒斯避战事件,只是他们一贯伎俩的延续,或者说,是9年前洪水事件的如法炮制。那不勒斯在中国有个诨号——洪水,便由此而来。

2011年秋,意大利南方爆发水灾,一度对部分城市的足球比赛造成影响。当时那不勒斯即将双赛出战尤文,德劳伦蒂斯脑袋一拍,计上心来——我这里发大水了,要求延期。

联盟无奈,让那不勒斯延了两周,这场本来是11月初第11轮的比赛,被安排到11月底,夹在第13、14轮之间。

结果,那不勒斯言之凿凿的“发大水”的比赛日当天,那不勒斯球场圣保罗晴空万里,艳阳高照。《都灵体育报》头版以帕瓦罗蒂的首本名曲《我的太阳》做头版(不少人应该领略过大肥佬引吭高歌的风采),好好地讽刺了一下德劳伦蒂斯。

QQ截图20201015131401.jpg

在连国际米兰资方都与尤文图斯把盏言欢,共商大事的今天,恐怕唯有那不勒斯,将尤文视为真正的敌人,如果这次不是因为对阵尤文,大导演德劳伦蒂斯恐怕也不会自编自导这么一出。

洪水年之后,2012夏,那不勒斯与尤文要踢超级杯,意甲为了推广海外市场,将超级杯安排在北京,那不勒斯一听“尤文赞成”,当然凡是尤文赞成的一律反对,于是联盟作罢,尤文以为不去北京了,于是自己安排去北美踢国际冠军杯。

116291691.jpg

不料,德劳伦蒂斯一看北京出场费更多,立马反口,从死活不去,到死活非去不可。阿涅利无奈,只得赔偿北美订金,完成鸟巢之行。

至于那不勒斯在鸟巢输球后撒泼打滚,拒绝出席颁奖仪式,这当然一点不奇怪。

之后,2015-16赛季,德劳伦蒂斯上演“三气尤文”(如果洪水算一气,鸟巢算二气的话)。在哈姆西克转会问题上,德劳伦蒂斯假意应允,尤文以为敲定,等一切都谈好了,转会窗即将关闭,导演突然翻脸不认人,尤文措手不及,只得认栽。

未拿到哈姆西克,确实一度令尤文方寸大乱。当然,最后还是实力说话,尤文从赛季初跌进保级圈倒数,到提前5轮登顶完成五连冠,其中争冠之战扎扎终场前一脚远射,1比0干掉那不勒斯,场外无论使多少花招,终究是要在场上见真章的。

尤文九连冠的这些年月,要说意甲最仇视尤文者,非那不勒斯莫属。两家米兰与尤文的恩怨仅限球迷,高层确实有来有往,觥筹交错。唯那不勒斯,不论是什么也不论场内场外,只要沾着尤文,德劳伦蒂斯必亲自出马,疯狂撕咬。尽管每次总是因为被打脸,肿成了猪头,导演永远乐此不疲。

意大利杯那不勒斯圣保罗出战尤文,迎接伊瓜因的,是满场高举的“71”号球衣,辱骂伊瓜因为“狗屎之人”,结果是伊瓜因怒气槽满值,咣咣两球,将那不勒斯淘汰出局,进球后指着德劳伦蒂斯的座位,作找人状。

GettyImages-663778746 (1).jpg

欧冠尤文主场0比3惨遭皇马血洗,最兴高采烈的不是皇马球迷,而是那不勒斯全城,足球最大的快乐,果然是仇恨。

到了萨里率队在尤文主场1比0击倒阿莱格里时,那不勒斯全城开锅到了沸腾,以为夺冠就在眼前,那不勒斯建城以来尚无此大庆。不料圣西罗伊瓜因终场前3分钟绝杀国际米兰,尤文冲出鬼门关,那不勒斯登时傻眼,一口气一松,立刻崩得稀里哗啦,对佛罗伦萨,萨里的球队被打了27脚,穿了三洞,只恨90分钟太长。

三大绝技,那不勒斯集大成

意大利足球有两大毒瘤——裁闹、弃战,要么动辄六月飞雪,千古奇冤,要么欧联杯走过场,草草缴枪。

裁闹自古有之,只要己方输球,一律无限上纲,既为输球找借口,也迎合民粹煽风点火,给裁委会施压,争取下轮执法让自己占便宜。

弃战则是欧冠扩军后意甲中游队一贯的小算盘,联盟杯/欧联杯分账不多,能弃则弃,回去打联赛要紧。

但正是这种态度,使得这些弃战队反成了最大的受害者。由于联盟杯/欧联杯球队长期不给力,动辄早早淘汰,意甲先天涨分受制,导致总积分越来越低,从第二降到第三,再从第三跌到第四,终于,欧冠名额也因为跌到第四而被削了一个。本来,有望争四球队还可以指望一下欧冠,意甲欧冠从四队变成三队后,进欧冠难度大增,这些中游队彻底没希望了。

这两大顽疾,已伴随意大利足球数十年,堪称意大利骨髓之癌。

serie_a.jpg

而那不勒斯,恰恰是裁闹与弃战集大成者。裁闹他们是意大利叫嚣得最凶的之一,弃战则是拿手好戏,2017-18赛季欧冠小组出局,德劳伦蒂斯与萨里立刻恬不知耻公开放言:欧联杯是负担,当弃则弃!

至于德劳伦蒂斯的其他小贱招,不计其数。

比如,球员转会前赖掉最后两月工资,要较真?有本事耗到转会窗关闭,你也转不了。

再比如,给萨里续约5年,实则是每年一续,随时炒人不用赔偿。而当萨里转投切尔西时,那不勒斯又开了个极其恶劣的先河:卖教练。假借萨里“尚有合同”之名,非要讹一笔才肯放人。

所以这真的很讽刺,去年萨里决定执教尤文时,那不勒斯一副“出了叛徒,痛心疾首”状,仿佛萨里是他们自己人似的。可是看看德劳伦蒂斯往日是怎么对萨里的,他又有什么资格“痛心”呢?

至于德劳伦蒂斯去联盟开会时已经发烧,却不戴口罩谎称吃牡蛎吃的,结果次日查出阳性,与他一同开会的各位高管大惊失色,已经是缺德带冒烟的了。

自己中招时不顾他人死活,依然大摇大摆开会,怎么这次太阳西边出来,大导演关心起球员健康,不惜弃赛了?

因为这次,德劳伦蒂斯老树新花,使出第三项绝技——疫闹。

即,假借疫情找借口,给自己占便宜,这等思路,比裁闹弃战又高了一层。

体育法庭判决的一个重要依据是,那不勒斯弃赛在前,坎帕尼亚卫生局模棱两可的“旅行禁令”发出在后(实则根本没有“禁止”),那不勒斯要求推翻0比3判决的最大依据,就是这份所谓的“禁令”,而很多意大利媒体以为0比3会被推翻,也恰恰因为这份“官方文件”。但这份文件是10月4日发出的,而10月3日那不勒斯已经取消行程了,换句话说,德劳伦蒂斯是先主动弃赛,然后再找熟人给他弄一份“旅行禁令”。

110455473-Aurelio-De-Laurentiis-SPORT-xlarge_trans_NvBQzQNjv4BqZgEkZX3M936N5BQK4Va8RQJ6Ra64K3tAxfZq0dvIBJw.jpg

德劳伦蒂斯此举,实在犯了众怒。同样队内有人阳性,都灵、热那亚、AC米兰都是照踢不误,只有那不勒斯,十足体现其一贯的队格、人格。

阿涅利刚刚找了两家米兰,一致同意将意甲商业开发权外包,开垦这一块贫瘠之地,从根本上改善意甲商业收入。传统三强联手,颇有当年英伦五大豪门组英超的影子。1991年,英伦传统五位“大V”合流(曼联、利物浦、阿森纳、埃弗顿、热刺),另组英超,时至今日,英超成为当世第一下蛋金鸡。阿涅利此举,有点当年戴恩与五大合谋的意思。

但是,这里是意甲!意甲永远成不了英超,因为德劳伦蒂斯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主挡道。

假借疫情破坏规则,那不勒斯此举,最恶劣之处在于,一旦群起效仿,则国将不国,球将不球,谁都说不踢就不踢,然后找人开张禁令,整个意甲非彻底趴窝完蛋不可!

新冠猛于虎,疫闹更猛于新冠!它,才是意大利足球真正的病毒!

见好处拼命上,见吃亏耍无赖,什么是见利忘义?什么是无耻小人?一个现成的例子,德劳伦蒂斯,就是!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梁熙明

体坛周报国际足球主笔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