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勤伯:C罗、伊布和无症状感染者们自述的底线...

王勤伯10-29 11:22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王勤伯

(一)

在进入和C罗有关的话题之前,让我们先谈谈意大利的新冠防疫。

由于意大利是欧洲第一个新冠疫情大规模暴发的国家,所以很多人的印象都是意大利特别惨。

而实际的情况是,意大利就是米兰、贝尔加莫、布雷西亚等城市所在的伦巴第大区非常惨,用当地官员的话说,就像被引爆了一颗生化核弹,这个地区几乎占据了意大利死亡人数的70%,军车运走棺材的照片发生在贝尔加莫,也就是亚特兰大所在的城市。

在意大利中南部,或者北方和伦巴第接壤的威内托大区,今年春天疫情控制却非常好,医院没有爆满,经济活动也最早恢复。

威内托大区出色的防疫工作,一直被认为和帕多瓦大学的克里桑蒂教授有关。意大利拥有多位在全世界范围也是最顶尖的病毒学家和流行病学家,但他们都因为意大利本国太腐败和落后,长期在国外工作。克里桑蒂在瑞士、英国任教多年,这次回帕多瓦大学任教,甚至还带着帝国理工和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提供的研究经费。

230028977-8937dac4-fb98-44b4-9a59-2edc956e9863.jpg

凭借自己的知识和直觉,克里桑蒂很早就意识新冠病毒可能存在无症状感染者。他最早倡议对从中国回来的旅客进行自愿检测。威内托当地政府对此反对,他就悄悄和华侨社团合作。在威内托大区暴发疫情以后,他的研究团队主导了对疫区居民的大面积筛查,无症状感染者的概念通过他引发了意大利公众的重视。

事实证明威内托大区的做法是正确的,而且他们也不算是独创,克里桑蒂在当时多次以韩国为例,近期他又以中国青岛等地的筛查办法作为例子。

然而威内托大区在3、4月份防疫出色风光一把之后,出于政治目的,大区政府和克里桑蒂彻底决裂。官员们说,先进的防疫模式,归功于大区领导扎亚的高瞻远瞩。是扎亚最早意识到应该寻找无症状感染者,扎亚和大区政府组织了地毯式排查——几乎只差说,扎亚是一个伟大的病毒学家、伟大的流行病学家、伟大的公卫专家。

而实际扎亚是个舞厅公关出身的极右政客,他在疫情暴发时上电视说,中国暴发新冠疫情是因为中国人不讲卫生,“我们都看到过中国人吃活老鼠”,而意大利人讲卫生所以没啥问题。

扎亚比较难堪的地方在于,他的政党“联盟党”完全是跟从特朗普对待新冠的态度,而他在威内托所采取的防疫措施,和政党领袖萨尔维尼的特朗普主义是完全抵触的。所以,他和克里桑蒂必须有一战,因为特朗普主义绝对不能接受防疫受科学家指导。

(二)

从中国读者的角度来说,看到西方国家反对防疫人士的游行抗议,往往不是很了解背后的因素,容易理解成“西方人热爱自由所以反对防疫”。

实际上无论是在意大利、德国还是美国,这些抗议体现的都不是西方人热爱自由,而是特朗普主义(以及追随者萨尔维尼、勒庞、德国AfD)影响之下西方社会的深度分裂。在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新冠病毒可怕的同时,也有很多越发死硬的人认为新冠是西方媒体虚构的, 这个病毒跟流感没有区别。

说到这里,我们又必须回到上面的无症状感染者话题。试想,如果新冠病毒拥有SARS、埃博拉等病毒一样的重症率和致死率,还会有那么多人不服吗?

这也是新冠病毒诡异的地方:它分裂社会的能力并不弱于它的传染力。

我关注到了一个现象:无论是在德国还是意大利,在疫情爆发早期,一些轻症自愈者、无症状感染者的自述,造成的破坏力是相当惊人的。

人总是倾向于把自己想象成侥幸的那一方。一些人相信自己即使感染了也会属于轻症、无症状的大多数,另一些人则因此很肯定地认为新冠就是大号流感,没什么可怕的。

weiter-in-topform-zlatan-ibrahimovic-im-spiel-gegen-die-as-roma-.jpg

伊布拉希莫维奇和C罗都属于这一类无症状自述者。尤其是伊布拉希莫维奇,他对“新冠君”表达了藐视,认为“新冠君”挑战他是自讨苦吃。

C罗之前一直平静地等待转阴,但可惜“新冠妹”就是傍上了大帅哥不走,让他错过了在尤文图斯主场和梅西的再度相遇。最终C罗发火了,他不是针对“新冠妹”,而是针对咽拭子……

(三)

关于足球运动员感染新冠,很容易产生的误解是,运动员身体底子好,感染也是无症状或者轻症。

122184895_10158844773552164_1617731574415578089_o.jpg

这种误解的基础在于:职业足球界是当今世界被检测最多的行业,所以总是能够找出无症状感染者,他们占比很大。如果在疫区对交通运输、肉联厂等行业也进行同样频繁的采检,极有可能也找出同样多的无症状感染者,但这不说明跑交通和杀猪的人身体底子好,感染新冠大多数是无症状。

新冠在不同的人身上造成的反应差异极大,就好比每个人和财富之间的关系。既然存在富对穷的必要伦理,新冠也涉及到一个重要的社会伦理话题:无症状感染者的各种自述,是否应该保持一个底线,那就是对发病者、病死者的尊重、避免有意无意的藐视?

新冠病毒到底对职业球员有多大威胁?其实和新冠病毒对于球员同龄人的威胁没有区别。5月份在玻利维亚就有职业球员感染新冠去世,亚特兰大球员伊利契奇感染新冠后甚至引发重度抑郁,那不勒斯球员杰林斯基的太太出来警告说,这个病毒的症状可不是小感冒。

3835109353035.jpg

荷兰乙级联赛的布雷达俱乐部在赛季开始后连胜6轮,朝着荷甲发起豪迈冲击。然而该队在10月份突然爆发多人感染,此后联赛、杯赛连输3场,0进球丢12球。感染者之一、34岁中场因默尔斯说,这个病就像把人全身抽干了,他和太太曾经历过呼吸困难。而病愈之后,太太才出门走了50米,就说已经走不动,只能返家。

豪门球队的球星在疫情中是非常幸运的一群人,他们不必担心检测排长队,他们可以反复检测,一旦发现感染,可以被密切关注,如果发病,也会及时得到治疗。这是一种特权,既然拥有特权,那么最不宜出来对新冠防疫工作表示负面态度的人,就是球星。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王勤伯

体坛传媒驻意大利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