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海外球员:冒风险还遭遇欠薪

罗珂10-31 17:08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罗珂

选秀大会,夏季联赛,球队试训……全部加起来,每年能够进入NBA的美国球员不过几十人,名落孙山者,以及被NBA淘汰或暂时淘汰的那些人,如果想继续球员生涯,只能去其他篮球联赛试试。在大众看来,“外援”能够赚丰厚佣金,又可以体验到异国风情,不失为一桩美事。但实际上,出门万事难,这些球员的生活远不是那么光鲜亮丽。新冠疫情袭来,他们更是感到无助彷徨。

officiel-darnell-jackson-quitte-boulazac-625x375.jpg

曾经在NBA效力三个赛季,后来曾为CBA新疆队和上海队打球的达内尔·杰克逊,从今年三月起就一直在追讨波兰吉普萨斯塔尔队欠他的薪水。可每次问,主管人员都找各种理由推脱,甚至最后还收回了球队配给他使用的车,并试图将杰克逊赶出租住的公寓。“我对他们说,在收到拖欠薪水前,我绝不离开。”杰克逊愤愤地说,“这么做是错的,他们简直是混蛋。我和家人就呆这里,我是这里唯一一位美国人,他们本可以让我继续使用那辆车。”

不过直到最后,杰克逊还是放弃了,两手空空回到了加州。这并不是杰克逊第一次被欠薪,前前后后他已经被多支球队累积拖欠了近20万美元工资。这让他感到无比沮丧,一度失去了对篮球这项运动的爱。“就是以为我在欧洲的遭遇,他们夺走了我打篮球的乐趣。现在我把它当作赚钱手段,只要能保证拿到工资。如果没钱拿,就出工不出力好了。他们却指望你在没有报酬的情况下每场比赛依然拼命,不要老为钱而争,应该专心打球。可家里还有人需要我养,不给钱怎么指望我专心打球?”

images.jpg

新冠疫情的爆发,导致许多联赛中断,俱乐部收益大受影响,无疑让欠薪更频繁出现。当然,不是所有国家和地区的球队都这么做。

比如今年6月,以色列联赛决定复赛,联盟表示这个决定是和球员协会共同做出的,因为球员们希望有球打。但美籍外援斯图·道格拉斯却表示:“我可没听说咨询球员的事,也没有投票表决,什么都没有。我们复赛规定也有质疑,他们不做病毒检测,也没有隔离园区;限制令只针对球员,教练和工作人员在训练比赛结束后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球员却只能回家,不能去外面,甚至连小商店都不能去。”

当时在以色列联赛打球的前NBA全明星大前锋阿玛雷·斯塔克迈尔则表示,因为自己是单亲爸爸,需要给孩子买东西,所以不会遵守上述禁令。他因此遭到了联盟罚款,但随后规则也进行了修改,球员可以在家周围200码之内的地方出入。

“他们让球员承担所有责任,我对工会很有意见。”道格拉斯说,“工会没有就球员安全、保护以及相关措施做出声明,这本该是他们的基本工作啊。”复赛前的训练赛,道格拉斯的一位队友表示身体不适,但球队仍然要他继续,对此道格拉斯表示强烈不满。赛后,这位队友做了新冠病毒检测,但第二天在检测结果还没出来的情况下,球队仍要全员继续训练,道格拉斯请求暂停训练,但联盟官方却支持球队的做法。而没有参加训练的道格拉斯,第二天就被炒了鱿鱼。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