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耽误的青春①​命运轮回!国青四年重回起点战中乙

马德兴11-02 10:22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马德兴昆明报道

2020中乙联赛已经在昆明和泸西两大赛区全面展开,由于中国2001年龄段U19国青队的参赛,今年的中乙联赛有了别样的味道。当记者重新踏上昆明观看中乙联赛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不止是中乙联赛本身,更是看着这支01年龄段国青队出战。在昨天(1日)进行的第三轮角逐中,国青队以0比1输给了上海长空搏击队,这已经是国青队的三连败。这样的结果其实早在意料之中,但真正令人感慨的,其实是这个年龄段的队伍在折腾了差不多四年之后,几乎是从同一个起点重新开始起步!

1102A601.jpg

1102A6.jpg

①重回起点  物是人非

中国足球走到今天这一步,很多时候我们只能是感慨“老天爷在跟中国足球‘开玩笑’”,或许也真的就是老天爷有意在考验这些01年龄段的球员,也有可能就是老天爷在“捉弄”这帮孩子。当记者走进昆明海埂基地时,记者清晰地记着:差不多三年多前,就是在如今征战中乙联赛的国青队所下榻的基地球类馆里,当时由沈祥福所率的“中国足协2024奥运希望之星集训队”就下榻于此。当然,三年多过去了,球类馆内部的设施已经更新升级了。而此番国青队所使用的训练场地,就是三年多前那支“集训队”所使用的训练场地。

而在泸西,10支中乙球队所使用的比赛场地,恰好就是中国足协在2017年3月下旬组织的“2024奥运希望之星训练营”所使用过的场地。当时,中国足协青少部组织了国内一批老专家,从在那里进行的全国青少年(U16)联赛第一阶段比赛中选拔出了100名优秀好苗子,参加了这次训练。

应该说,中国足协在准备2024年巴黎奥运会男足赛方面,在整个亚洲范围内都是起步较早的。但遗憾的是,中国足球这么多年来在青少年足球方面似乎从来就跳不出“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的宿命。时至今日,中国足协决定U19国青队整队参加今年的中乙联赛,目标更进一步明确了,就是为2024年奥运会男足预选赛进行准备,特别是,这个年龄段的国字号队伍在去年亚青赛预选赛小组赛中被淘汰之后,下一次大赛任务就只能是2024年奥运预选赛了。

可是,时隔三年多,从原来的“集训队”到现在的“国青队”,早已经物是人非,不仅仅是主教练已经由三年多前的沈祥福变成了现在的成耀东,而且这其中已经先后经历过曲波、法国人贡法龙、张力等三任主教练。如果再算上“集训队”在2017年3月份开始选拔、5月份正式成军之前的于远伟(原鲁能足校教练)、魏新(现任职于重庆当代队)两任教练,短短的四年多时间里,01年龄段队伍已经先后经历了七任主教练。更重要的是,现在出战中乙联赛队伍中的球员也已经更换了绝大多数,甚至当初入选“集训队”的球员如今都已经不知去向了,或者说“流失”了更为确切。

2016年5月份,中国足协为准备同年7月30日至8月7日在香港进行的第六届两岸暨港澳青少年足球赛,组织了第一次这个年龄段的全国性选拔,名为“U15精英足球训练营”,从中选拔出了30名球员,组成了“U15选拔队”。如今,像朱启文、阿卜杜、陈宇浩、郑雪健、冷季轩等5人正代表U19国青参加今年的中乙联赛;乃比江因为伤病而缺席今年的中乙联赛;而刘祝润、任丽昊、何龙海、韩东等四名球员因为出现违纪情况而正受到足协的停赛处罚。此外,朱越、门将黄子豪与孙启航等随申花、苏宁、鲁能参加中超联赛;易县龙、田玉达、孟俊杰等几人则正参加中甲联赛。其他球员则已经在三级职业联赛报名单中消失。

三年多前,也就是沈祥福率“集训队”在昆明进行55天的集训时,起初总共有50名球员参加集训。期间因为伤病或其他原因离队,后又陆续补充征召,前后共有58名这个年龄段的球员参加了集训。而如今,就只有朱启文、陈宇浩、金凯顺、郑雪健、胡书铭、杨梓豪等6名球员是当初参加沈祥福所率“集训队”的球员了,另有刘祝润、何龙海、马辅渔等三名因为伤病或停赛的球员。更令人感慨的是,2017年3月在泸西组织的“2024奥运希望之星训练营”中共选拔出了100名球员,但在这100人中,如今就只剩下了阮奇龙、梁伟棚、冷季轩、王金帅、帕尔曼江、胡书铭、郑雪健等7名球员还代表国青队在出战今年的中乙联赛,另外还有朱越随申花出战中超以及马辅渔因伤落选。其他91人中,超过六成的球员都已经不知去向,个别的还在中甲、中乙球会中继续效力。

换而言之,此番出战中乙联赛的中国U19国青队30名球员中,超过三分之二的球员,在2017年3月份的泸西训练营中都是没有被相中或者都还没有冒出来的球员。当然,必须要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即年轻球员的成长本身就是“多变”的,可能一两年前表现很不起眼,但过了一两年之后随着身体发育、训练水平提升等,很快就重新冒出头。或许,现在队里的三分之二的球员大对数都是这种情况。只是,现实让人根本无法高兴起来。

②命运轮回  基础起步

国青队在中乙联赛中三战三败,大概这是球迷们议论最多的。从去年11月份亚青预赛小组未能出线、无缘亚洲前16名(注:亚青赛决赛阶段比赛共有16支球队参赛)开始,所有人对这批球员的印象和评价就离不开“怎么这么差”这几个字。可是,记者想说的并不是再一味抱怨,而是如何更好地面对现实、努力去提升这批球员的问题,一如中国足协决定让这支队伍参加中乙联赛时,外界更多地就是批评这种决定。可是,谁又能够拿出更好的解决办法来?

记者依然记得2017年3月下旬在泸西组织“2024奥运希望之星训练营”时,当时中国足协组织的专家小组对这批球员的一个整体评价。当时,选拔专家小组由前国家队两队、前中国足协技术部主任李晓光负责牵头,成员包括沈祥福、刘春明、张宁等国产教练,他们都曾率中国各级青少年队伍进入过亚洲前三或前四名、指挥参加过世青赛、世少赛,都是有过成功经历的教练。而且,李晓光还是10多年前曾牵头在国内第一次搞青少年“训练营模式”,中国足坛目前公认最好也是最后一批有质量的球员即85年龄段球员(最后一次参加2005年荷兰世青赛的球员)就是李晓光负责的。

“数量是上来了,但没有那种让人看了眼前一亮的球员,也就是质上方面有待加强。”这是当时专家小组对01年龄段这批球员的整体评价。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U19国青队中队员方面已经和三年多前几乎可以说是换了一茬,可是,整体水平依然未见有根本性的改变,原因就在于这个年龄段的球员整体基础是相当薄弱的。虽然当时的人数有1400人左右,远超过85年龄段时全国范围内在中国足协正式注册的880人左右,但因为基础不牢,或者说基本功不扎实,导致质量远不如85年龄段那一批。当初,法国人贡法龙在2019年5月份提出辞职时,其中一个理由就是“这些球员的基础太差、无法执行我的战术意图”,这固然有推卸责任之嫌,但某种程度上也道出了更为真实的现实。

这就好比像85年龄段中的代表性球员之一周海滨如今已经以训练员的身份来到了这支国青队,帮助球队解决训练中的一些问题。站在一个教练员的角度,周海滨肯定不能直接说“球员不行”之类的话,但现在的球员跟他当年在18岁就已经跳级进入国家队相比,显然不在同一个层次与级别上。因而,在日常训练中,经常可以看到周海滨会有些着急,急的是现在的这批球员连一些最最基本的东西都不会。

于是,当我们重新回想起三年多之前在昆明集训期间所出现过的诸多事宜时,恐怕也就很有必要重新认识。由于这个年龄段球员的基础相对薄弱,当时集训队在昆明进行“一日三练”,甚至包括最基本的体能训练、传接球训练等内容时,曾引起巨大的争议。可时至今日,现在的U19国青队教练组不止是中方教练,外籍助教也提出了需要从最基础的东西开始练起。在体能方面,记者在先前的报道中已经有过具体的介绍,即从今年5月份开始的第一期集训起,国青队教练组就在体能方面下大力气去抓,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而且球员们在这方面的进步也是非常明显的。更能够说明问题的是,在今年的中乙联赛前几轮比赛中,记者注意到:每一场比赛都有球队会出现下半时60分钟后体能不支、球员开始抽筋的现象,唯独国青队90分钟内始终无人抽筋。

据了解,国青队在今年的中乙联赛结束之后,因为有相对较长的时间展开集训,因而基本功将被放到重要位置上。某种程度上,这似乎又回到了三年多之前这个年龄段组织“集训队”时所做的最基础工作上。设想一下,如果2017年5月份的集训开始,三年多来的时间里一直是强调最基础的东西并进行狠抓,如今会是一种怎样的情景?但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后悔药”,在浪费了三年多时间之后,如今的中国足协让这支队伍参加中乙联赛,并组织队伍进行较长时间的集训,希望给这支队伍、这批年龄段的球员以更多的时间进行打磨,这本身并没有错。

从这个角度来说,对于国青队出战中乙联赛就已经没有必要再讨论应该与否,更不必在意国青队的比赛结果。没有时间的保证、量的积累,“提高”就只能是空谈,因为对竞技体育而言,“一万小时”的基本理论与竞技规律并不会随着时代的变迁而过时。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马德兴

体坛周报副总编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