罚单迟到+标准模糊?CBA规则履行者不该只是球员

霹雳11-09 20:55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霹雳

CBA已经步入2.0时代,联赛的商业价值和影响力都有显著的提升。但是我们也得承认,CBA在某些细节上的处理尚未跟上2.0时代的前进步伐,尤其是最近引发热议的巨额违规罚单和外援健康标准。简单来说,联赛在规则的制定和执行方面做得并不严谨,一位球队工作人员笑称:“甚至还没达到1.5。”

e190ef48-f444-4f0f-858c-e275dfd64597.jpg

迟到的罚款,谁来买单?

11月8日,CBA公司向各俱乐部和有关赛区发函,由于广东队教练杜锋和球员赵睿在10月21日的媒体采访活动中未按规定穿着联赛官方战略合作伙伴指定装备,分别被处以10万元和50万元罚款以及通报批评。

640 (1).png

640 (2).png

而就在前一天,CBA公司开出了另一张罚单,对上赛季未按规定穿着联赛官方战略合作伙伴指定装备的教练和球员作出处罚,总共10人受罚,共计罚款482万元,其中郭艾伦4次违规被罚115万元,是此次被罚款最多的人;广东全队4人违规合计被罚152万元,是此次被罚款最多的球队。

CBA公司在11月7日开出的这张罚单引发巨大争议,但最大的争议点不在于罚款理由和数额本身,而是罚款的时间。

违规人员该不该罚?当然该罚。根据《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纪律准则》第九章的有关规定,联赛对于教练和球员未按规定穿着联赛官方战略合作伙伴指定装备的场景和处罚措施作出了详细说明。而且,CBA公司在罚单中列出了每一次违规事实的图片,无论违规地点是在比赛现场、赛后发布会还是球队大巴上,全部有规可循。

image.png

但问题在于,上赛季的违规行为为何现在才做出处罚,违规和处罚之间为何存在如此巨大的时间差?

在11月7日开出的这张罚单上,最早的违规行为可以追溯到1月19日,最近的一次是在8月15日。领到这张罚单的时候,邹雨宸所效力的八一队已经退出CBA,在同曦队违规的买尔丹已是深圳一员,而被罚55万元的林书豪,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正准备重返NBA。

这张罚单的争议点在于,CBA公司为什么不在教练或球员第一次违规后就公布处罚,而是等到下个赛季开始后才作出处罚?以郭艾伦为例,在4次违规期间,郭艾伦本人和辽宁队为何从未收到任何通报批评的书面文件,也没有任何形式的口头警告或提醒?

640.png

image.png

据了解,CBA公司之所以突然开出这张迟到的巨额罚单,与联赛官方战略合作伙伴给予的巨大压力有很大关系。上赛季复赛之初,CBA公司在球馆看台上放置了全球各大体育联赛的球衣,但这些球衣都是联赛官方战略合作伙伴的竞品。当时,某支球队的公关人员就表达过担忧:“在官方赞助商的场地把钩子和三道杠露出来真的好吗?”

e7bc5f9eb2aa4540b3eb39e7f97a825f.jpeg

CBA公司的这一行为自然惹恼了赞助商,导致的结果就是赞助经费的核减。为了维护自身利益,赞助商拿出了教练和球员的大量违规证据,无可辩驳的CBA公司只好亡羊补牢,用这张迟到的罚单平息赞助商的怒火。

一位律师认为,这份罚单看起来没有明显错误的决定,实则却可能摧毁规则的根基,履行规则的人不止是教练和球员,管理者有更高的责任和义务去严格履行规则,否则就会出现“严格立法,普遍违法,选择执法,谁也没法”的情况。

现在回过头来看,如果CBA公司在第一次出现违规情况时就予以处罚,向违规者和其他人起到警示作用,之后也不会出现那些多的违规行为,更不至于损害赞助商利益和自身品牌形象。

外援健康标准,如何统一?

在全球疫情爆发的背景下,外籍人员入境不仅是CBA更是整个国家防控的重中之重,但是在界定外籍人员能否出场的问题上,CBA似乎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

29ca5725-6edf-4a84-b8b6-de41b755c66b.jpg

十月初,CBA公司给各支球队下发了《2020-21赛季CBA联赛疫情防控工作方案》,其中9月15日为一个分界点。

方案规定,9月15日之前已经入境,曾经出现核酸检测或血清抗体检测呈阳性的人员,在接受一系列隔离治疗后,检测合格方可加入球队(参考马尚·布鲁克斯);9月15日以后入境的人员,如在隔离期间出现核酸检测呈阳性,取消本赛季个人参赛资格;如在加入球队后出现核酸检测呈阳性,则其所在球队本赛季不再参赛。

目前,许多在9月15日以后入境的外援已经完成隔离,却仍然无法完成注册参加比赛,原因是尽管14天核酸检测和IgM抗体均为阴性,但IgG抗体呈阳性。

d245d711c0334a8a8db41a3dba3cebd8.png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IgM抗体阳性是早期感染的辅助诊断依据,而IgG抗体在感染后10-15天产生,可在血液循环中保持较长的时间。单纯的IgG抗体阳性说明可能既往感染,但已恢复或体内病毒被清除,由于免疫应答产生的IgG维持时间长,仍存在于血液中而被检测到,但已有抗体能抵抗新冠病毒感染,且不具有传染性,可以正常工作、生活。

现在的争议点在于,CBA下发的防控方案只对9月15日之前的入境人员出现血清抗体检测呈阳性的情况进行了说明,并未明确对9月15日以后的入境人员血清抗体检测呈阳性的要求。据了解,现在像广厦外援威尔森·钱德勒、山西外援埃里克·莫兰德、青岛外援达卡里·约翰逊都面临着这种进退两难的困境。

d5c8c258-9087-49e7-b224-7cef86a1d496.jpg

而联盟方面给出的解决办法是,等到股东大会由所有成员投票决定。这个回应让很多球队不满的原因有两点:当初在关于马尚·布鲁克斯能否出战的问题上,为什么不让股东成员投票?现在自家外援能否上场,为什么让对手决定?

造成以上这些争议局面的根本原因,其实还是我们对于规则制定和执行的不严谨。当一个联赛正在积极向前发展的时候,规则更显得尤为重要,而其中的履行者不该只是教练和球员,CBA在各个方面都应该走向2.0时代。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