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爱平:中超从大众运动变“贵族运动” 明年存阴影

葛爱平11-16 21:00

体坛周报评论员葛爱平述评

中超自从从谷底跃起后,一直热闹了近10年。
一场疫情,将一切都改变了。
最主要的变化就是将主客场制,改为赛会制,随之而来的是空场,“云比赛”。
今年的中超大家看了感觉怎么样?自己心里有数。
这样的改变,对于这项运动来说,几乎是毁灭性的。
没有了观众,没有了主客场,将一个与大众融合的体育运动,变成了封闭的“贵族运动”,脱离了这项大众体育运动赖以生存的土壤,足球还有多少生命力?

5ca18016429c3805179e85b8ec053d13f79716ab.jpg

但是,疫情关乎地球人的健康,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一切都要让路。
因此,当足协主席陈戌源说,明年的中超联赛,极有可能还是封闭式赛会制时,尽管没有办法,心里还是凉了一截。
这是一个继续进行的改变。
失去了观众(现采取的限流,只允许一小部分观众),失去了去客场展示的机会,比赛就像是从足球场搬到了咖啡馆。
对此,没有更好的办法。但是有两个建议。
其一,既然1200人可以把看台的一角坐满,事后也无事,那么为什么不能是12000人把一面看台坐满呢?
现在,社会各方面已经基本恢复正常,商场、餐馆,人流拥挤的时候还是原样。
10.1上海外滩沿江一带和南京路步行街游人多得必须由警察和武警参与分流,事后据有关人士透露,江边某一个区域,瞬间人流超过8万。
这是什么概念?那一年江边人群发生踩踏,也是这个数字,可见拥挤之烈,岂是球场可比?幸好防备到位,准备充分,及时干预分流,才平安度过。
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疫情现在对社会的影响,已经几乎淡去了,既然旅游可以重开,足球场为什么不能?
更何况,足球场上基本以本地人为主,而旅游业,面向的是来自各方的人群。
显然,足球场观众人数从1200到12000,或者说重新开放看台,在防疫上已经基本上没有障碍了,就看中超管理部门敢不敢拍板了。
其二,想谈谈赛制问题。
今年以循环加淘汰制的比赛方式,说是联赛就不像了,我将其称为中超杯。
每个队参加分区第一阶段双循环14场,再加第二阶段双淘汰6场。
如果把第二阶段也改成循环赛,即使是单循环赛,加起来每队也一共7场,只多一场。
这个单循环的7场,无论是比赛的成色,还是公平度来说,都会比双淘汰的6场要强。
只多了一场比赛,为什么不呢?
中超面临的第二个改变,便是压缩俱乐部投资。
按陈戌源的说法,将推出进一步压缩投资方案,去泡沫化,让俱乐部运营健康,财务健康。
中超俱乐部的泡沫多大,可谓举世无双。
以中超现状,没有几亿十几亿的投入,别说争冠,连立足都困难。其中外教、外援和本土球员的身价,均为国际市场价的几倍甚至十几倍。而俱乐部的造血功能,远远跟不上支出。
中超如此,其他级别的职业联赛也好不了多少。
今年共有16支俱乐部不堪重负,选择了退出,可见参与中国足球的职业联赛,财务压力的多重。
如果这一现状继续下去,越来越多的俱乐部会失去积极性,中超和职业足球将变成少数人金钱的比赛场,少数寡头的游戏。
为了获得比赛的平衡,更为了俱乐部良性发展,限制投资是必须的。这里试举F1为例。
F1是这个世界上烧钱最厉害的一项运动,也是最贫富不均的赛事。
在2019赛季,奔驰车队实际支出为4.85亿美元,法拉利是4.63亿美元,红牛是4.45亿美元,而小红牛则是1.38亿美元,最少的威廉姆斯车队1.32亿美元。最高和最低相差巨大,这本身就使得比赛显得不公平。
因此,从2022年开始,F1将设预算帽,限定车队预算从1.75亿再降到1.45亿美元(不含车手工资和引擎等) 。
从2023年开始,车队两位车手的工资额也设工资帽,不得超过3000万美元(我怎么感觉还不如中超一些外援的年薪高)。
超标的车队将会被罚分,车队经理将会失去FIA执照。
连F1都感受到了限制预算的必要性,泡沫巨大的中超,有什么理由不做呢?
特别指出的是,F1的限制措施有一点很值得中超学习:预算透明,制裁措施明确,谁也不能违反,或打擦边球。
中超的措施制定出来了,重要的是执行。
要执行,首先要透明,有透明才有监督。
这个做得到吗?
昨天,中超4支参加亚冠的球队乘坐包机,穿着包裹全身的防护服到达了比赛地卡塔尔。
这一身装束,倒是很像明年后的中超,影影绰绰,似有形,却看不清。

微信图片_20201116184350.jpg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