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游夏:勒夫,能进能退,才是真丈夫

秦游夏11-18 21:06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秦游夏

2018年夏天的喀山(世界杯小组赛0比2韩国)和秋天的阿姆斯特丹(首届欧国联0比3荷兰)后,勒夫和他的德国队在2020年深秋又遭迎头一棒,打平即能进军欧国联决赛周的先决条件下,在塞维利亚0比6完败同处新老交替期的西班牙,创造二战后最大比分输球纪录。原以为,世界杯小组赛出局是四届世界冠军的下限,败走荷兰让勒夫下定决心走年轻化路线。然而两年过去,以屠杀对手闻名的德国队,这次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距离欧洲杯仅剩半年多时间,勒夫和曾经骄傲的日耳曼战车,将驶向何方?

river (2).jpg

射门2比23,控球率三七开,全场零射正,从比赛开始到结束被对手支配。正如勒夫赛后的总结,这是德国队一场从防守到进攻,从肢体语言到技战术,被完爆的比赛,看不到任何积极的要素。尽管如此,勒夫赛后依然坚持己见:“现阶段没有召回托马斯·穆勒、胡梅尔斯和博阿滕的理由,我们之前在一条正确的路上,因此还会继续信任现有的球员,尽管他们还没有达到我们期望的样子。”

与勒夫截然不同,在德国电视一台担任球评的德国前队长施魏因施泰格和在《图片报》评球的马特乌斯,都力主召回三名被“请出”德国队后重新趋近状态巅峰的老臣。比如小猪表示:“博阿滕和穆勒随欧洲最好的球队拿到了三冠王。在拜仁,他们是有能力的主力球员,来自德国,为什么不能为德国队效力?这样的球员在场上是可以用能力和经验带动全队的,这正是我们缺少的东西。”

35811112-0-image-a-17_1605691627778.jpg

这支德国队缺少什么,站在场边无助的勒夫当然也门儿清。他在赛后提出了“三个没有”:球队没有组织、没有贴近对手球员、场上队员没有交流。基米希因为半月板手术缺席本次德国队,中场技术型双核克罗斯和京多安,都不是个性鲜明、引领全队的类型,前者更爱在场外指点江山,后者虽然在之前对捷克的友谊赛初次戴上队长袖标,但同样不是统帅类型。防线上更尴尬,因为伤病原因一直没能成为勒夫心目中防线领袖的聚勒,尚且自顾不暇,更别说他还带着只有7场国家队比赛经验的科赫。这样一条中后场轴心,无法让德国队在慌乱中稳住阵脚,只能在泥潭中越陷越深。倘若基米希在,德国或许不会输得如此难堪,但是大败的事实应该不会改变。

问题来了。勒夫和名宿、球迷们都能看出德国队场上缺乏组织和沟通的问题,却在是否召回“三老”的问题上,和别人得出不一样的结论,甚至连“失败苦涩,容我三思”这样的太极都没有打。这或许只能解释为前世界杯冠军主帅的执拗。拜仁在空场比赛所向披靡,穆勒在弗利克手下游刃有余,二娃的“话痨”属性已经是拜仁成功公开的秘密;而胡梅尔斯也曾表示,他很享受空场踢球,因为这样可以更好地向队友们发号施令。放着两个能力出众、嗓门倍儿大的“扬声器”在,勒夫却视而不见。

mats-hummels-thomas-mueller-und-jerome-boateng-alle-drei-spielen-bei-loew-derzeit-keine-rolle-mehr-.jpg

2019年3月,勒夫以决绝的方式向三位功勋球员下了逐客令,初衷是他想痛定思痛,而不是像世界杯后那样换汤不换药维持大部分原班人马,给予年轻球员更多的成长空间和话语权。

这并不难理解,当时的博阿滕伤病缠身、给人垂垂老矣的感觉,穆勒和胡梅尔斯在尼科·科瓦奇手下,也过得不算顺心。从破旧立新和竞技层面考量,这是可以被理解的决定。但是时过境迁,足球也是动态发展的,31岁的穆勒和胡梅尔斯重新成为拜仁和多特的领袖球员,博阿滕也成为五冠拜仁的重要拼图。勒夫依然闭目塞听,就显得过于顽固。况且,1年半多时间,勒夫也给了年轻人们成长的余地,但事实是,他依然找不到一名靠谱的中卫。聚勒和吕迪格进步缓慢,金特尔在门兴的发挥明显好于德国队,若纳坦·塔、施塔克等在德甲尚且无法确保主力的球员进入德国队,在某种程度上是对以出铁卫闻名的德国足球的一种羞辱。从能力到气场,没有人比得上胡梅尔斯。况且,胡梅被请出德国队之前最后的几场比赛,发挥仍是上乘(0比3荷兰一役全队低迷)。

早在对西班牙赛前,德国队经理比埃尔霍夫接受《法兰克福汇报》时候的采访,就引起了轩然大波。大比表示:“勒夫选择的这条路,我只会追随到2021年欧洲杯结束。”“这条路”指的就是勒夫大刀阔斧弃用老将、走年轻化的路线。对乌克兰的欧国联赛前,勒夫曾表示:“实验结束,从现在开始进入欧洲杯备战模式,比赛事关所有球员的大名单席位。”大比一方面是给球队施压,让德国队处于战备状态,另一方面也是对勒夫理念的怀疑。勒夫在西班牙一役前回应道:“我和比埃尔霍夫关系很好,我们互相了解对方的意见。国家队以前也总是这样,对于教练以大赛为单位进行考量。”

duc-0-6-tay-ban-nha.jpg

那么问题又来了。既然以大赛为单位,成绩当然是重中之重(德国足协主席弗里茨·凯勒定下的目标是至少进入4强,最好打入决赛)。为了德国队的利益、德国足球的名声和荣耀,勒夫有必要重新去考虑这个问题。执教德国队14年的勒夫,当然希望在合同到期(2022年)之前,为德国队彻底完成新老交替,但是如果代价是89年后的又一场0比6和目前让人看不到希望的欧洲杯,未免过大。

随着“三老”近一年来状态复苏,德国媒体、拜仁、多特高层对于三人回归国家队的呼声不绝于耳。勒夫此前表示,原则上不会征召,只有在大赛前夕出现人员紧缺的时候才会。在把门关上的同时,留下了一道缝。曾4次作为主帅率领德国队参加大赛的福格茨,前不久给出了勒夫善意的提示。他表示,1998年世界杯前,他紧急召回了37岁的马特乌斯,但并没有收到好的效果,老将回归,让球队的权力架构被打破,最终战车在1/4决赛0比3完败克罗地亚。

先不论明年德国队大赛前夕有没有突如其来伤病导致缺人的情况,就目前这个后场配置,就已经称得上“极其缺人”,胡梅尔斯乃至博阿滕都有望迅速坐稳主力。穆勒虽然在运转成熟的体系下发挥更佳,且并不是德国队目前前场小快灵的类型,但是以“二娃”的球商、以及对高位逼抢的指挥和卖力,都足以成为一块重要的拼图。

35808338-0-image-a-29_1605687096087.jpg

惨败西班牙后翌日一早,勒夫和德国队匆匆返回德国。对于自己的帅位,勒夫说道:“我是否对帅位感到担心?这个你得去问别人,我现在无法回答。”经过历史性惨败,勒夫少不了和德国足协高层促膝长谈,全方位分析问题并明确未来。

如果勒夫继续担任德国主帅到欧洲杯周期结束,但愿他真的能卸下自己的执拗,重新审视一切。能进能退,才是真丈夫。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秦游夏

体坛传媒德国足球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