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2020选秀小年,尼日利亚篮球却迎来大丰收

赵伟仑11-19 13:02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赵伟仑

2020看似又是一个不景气的选秀小年,但对于尼日利亚篮球来说,这是值得迎来大丰收的一年,在这一届选秀大会上,多名新秀的身体里流淌着尼日利亚血脉。

非洲篮球之父阿马杜·法尔表示,之所以有这么多尼日利亚后裔出现在选秀大会上,主要有三个原因:这个国家庞大的人口基数(尼日利亚是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规模巨大的移民浪潮、上天赏赐的运动天赋。

GettyImages-1158921603-e1605719606610.jpg

得益于这片肥沃土壤的天然优势,尼日利亚孕育了足球、拳击和田径等体育领域的优秀运动员。而在篮球这项运动上,尼日利亚一直是NBA开拓非洲业务的首选地,这片土地曾在2003年举办了非洲大陆的第一场篮球无疆界活动。这个人口将近2亿的国家出品的最著名的篮球运动员,就是1984年的状元秀、名人堂球员哈基姆·奥拉朱旺。

法尔表示,奥拉朱旺在上世纪90年代率领休斯敦火箭连续夺冠的伟大成就,对NBA在非洲版图的业务扩张产生了巨大影响,同时也吸引了更多的尼日利亚人参与这项运动。“这个话题遍布日常生活,每个人都希望支持我们自己的球员。”法尔说道,“对于任何一个拾起篮球的人来说,那个名字都会引起共鸣,他总是被提起。”

usatsi_2124348_168382939_lowres-e1585929761878.jpg

凭借奥拉朱旺的影响和法尔多年的经营,篮球才得以在尼日利亚发展到今天的地步。在今年的选秀大会上,总共有8名新秀来自尼日利亚或父母一方是尼日利亚人,这是尼日利亚出产新秀最多的一年,也是非洲裔球员最多的一年。

这8名新秀分别是:艾萨克·奥科罗(首轮第5顺位)、奥涅卡·奥孔古(首轮第6顺位)、普雷舍斯·阿丘瓦(首轮第20顺位)、泽克·纳吉(首轮第22顺位)、德斯蒙德·贝恩(首轮第30顺位)、乌多卡·阿祖布克(首轮第27顺位)、丹尼尔·奥图鲁(次轮第3顺位)、乔丹·沃拉(次轮第15顺位)。值得一提的是,只有阿丘瓦和阿祖布克两人出生于尼日利亚。

EnJmQoBW8AAv6ad.jpg

EnJn_6jXMAAhX8u.jpg

来自奥本大学的奥科罗,他的父母都是尼日利亚人,今年与如此多的尼日利亚同胞一起参加选秀让他感到非常特别。“其实很多尼日利亚人知道怎么打球,也打得非常好。”奥科罗在选秀前说道,“现在全世界都注意到了尼日利亚人,我感觉这很特别。”

三十多年前,奥拉朱旺力压迈克尔·乔丹和查尔斯·巴克利当选状元,篮球界开始关注尼日利亚这片土地。14年后,另一个尼日利亚人迈克尔·奥洛沃坎迪成为状元。进入2000年以来,只有2位尼日利亚裔球员在首轮被选中——费斯图斯·埃泽利和约什·奥科吉,但二人的顺位都不高于第19名。

就在今天,尼日利亚篮球的历史又翻开了新的一页。选秀大会之前,NBA总共有19名尼日利亚裔球员,其中包括阿德托昆博三兄弟、阿德巴约、奥拉迪波和伊戈达拉,而现在联盟有了更多的尼日利亚元素。

搜狗截图20年11月19日1151_1.png

“如果你是非洲人,你肯定热爱这项运动,并为此感到自豪,像帕斯卡尔·西亚卡姆、塞尔吉·伊巴卡、O.G.阿奴诺比、巴姆·阿德巴约这些球员都是非洲人。我们为这项运动而感到自豪,他们都是我仰望的对象,他们是我比赛和生活的榜样,我也想像他们一样成功,”首轮6号秀奥孔古说道,他的父母出生于尼日利亚,在1999年移居到美国。

在尼日利亚,还有成千上万像奥孔古一样的年轻人,拿着篮球紧随前辈的步伐,希望成为下一个阿德托昆博。“我们希望能够确保为有天赋的年轻人提供机会,参与到这项充满活力的运动中,扬尼斯是这一切的化身,”法尔坦言。

image.png

在阿德托昆博出生的前三年,他的父母在1991年从尼日利亚拉各斯移居到希腊。现在,在尼日利亚家庭长大的阿德托昆博,已经成为这个国家的新偶像,就像当年的奥拉朱旺。

“不仅是拉各斯和达喀尔,来自非洲大陆各个地方的年轻人都希望像扬尼斯一样,”法尔说道。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赵伟仑

体坛+篮球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