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殳海:2020级新秀真就是最差的一届?

殳海11-19 19:21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篮球评论员 殳海

一个特殊的年份,迎来了一次极其特殊的NBA选秀大会:这已经是2020年的11月了,要在平日里,新秀们应该已经都在NBA打了快1个月的比赛了,可这次,他们都只能在家等电话。

没有小绿屋,没有现场球迷,也没有和联盟总裁的握手环节。在疫情之下,本届NBA选秀大会以远程连线的方式来进行,NBA总裁和副总裁,亚当·萧华、马克·塔图姆双双去到ESPN在康涅狄格州布里斯托市的总部大楼,分别负责宣布在首轮、二轮中选的球员人名。

此前不少人相信,拉梅洛·鲍尔,也就是大家口中的“三球”会被森林狼选中,成为2020年NBA选秀大会的状元,但对此持有非议态度者也绝不在少数。

ab93da2f-b2fc-4da0-881a-ce0a14c27aa4.jpg

就在选秀大会当天的全美体育媒体上,有关状元预测的情况也可谓是大相径庭,包括《体育画报》、ESPN、TheRinger、The Athletic等媒体都将爱德华兹放到了首位,而CBS、NBC、《纽约邮报》则依然相信拉梅洛·鲍尔会当选状元。为什么会有如此巨大的争议?因为仅仅和兄长隆佐·鲍尔3年前参选时相比,拉梅洛如今的能力也不敢说就稳压一头,而他哥哥在进入NBA以后显然发展得并不顺利。

事实上,仅从三球这一个人的行情来看,过去半个月的时间也可谓经历了大起大落。

首先是名记凯文·奥康纳说,和很多球队聊了天,说大家都认可他的天赋,但也有不少球队认为他在联盟中的表现会不上不下,所以三球的身价即便掉出前5顺位,他也不会感到惊讶;

但没几天后,ESPN的选秀专家团队又对拉梅洛·鲍尔表示了高度看好,最终他们把三球列为本届选秀唯一的第一档球员,也就是所谓的“T1”。紧接着又传出了三球在森林狼试训,投篮表现相当不错的消息,一下子又回归了状元热门的位置。

这种到了选秀大会当天,还不知道状元是谁的情况,真是久违了……

除了2013年克利夫兰骑士队别出心裁地选了本内特,事实上过去10年间的NBA状元都没有太大意外,不管他们日后有没有成为那一届新秀中最好的,但在选秀大会当天,全NBA对他们的价值认同是基本一致的,而且可以说,这样的一致度正在越来越高。

2001年的高中生夸梅·布朗,2006年的海外生巴尔尼亚尼,如果说当初这些球员,还存在着一丝带有赌博性质的神秘感,那么近年来随着资讯越来越发达,年轻人越来越早地出现在转播镜头之中,所有的神秘感就都消退了。

可是在2020年,新冠病毒的出现,在这些新人和NBA球队之间,拉上了一道厚重的帘幕。

完蛋了,这下两眼一抹黑了。2020年NCAA的疯狂三月被迫取消,看不到谁是能带领强队披荆斩棘的领袖,越到大场面越能发挥了;2020年新秀的联合体测宣告流产,无法得知谁到底是硬身体素质最好的,谁最有上升潜力了;包括球队安排球员试训也变得相当困难,他们很难让新秀们之间形成正面对抗,而联盟规定每支球队邀请球员当面试训不能超过10次,剩下的试训还得通过视频连线完成,这一下,要走入一个年轻人的内心也变得困难多了。

所以又何止只是一个三球,其他的热门新秀,怀斯曼、爱德华兹等等,都在各支球队得到了非常两极化的评价。

最终,手握状元签的明尼苏达森林狼队选中了来自佐治亚大学的得分后卫安东尼·爱德华兹,第二顺位的勇士摘下了内线詹姆斯·怀斯曼,黄蜂则用探花签选择了拉梅洛·鲍尔。

51b94852-0b0f-4e91-8376-f5fb68115371.jpg

极度特殊的环境,加上本届新秀的质量又确实堪忧,更加大了球队的工作难度。

比如近来勇士队内就流言不断,其中一条就说:勇士队对于手中那个来自森林狼队的明年的首轮签,看得要比现在手里的榜眼签更重。

什么意思?就是说,明年森林狼只要给他们一个顺位不低的首轮签,哪怕是个五六七八顺位,都可能比现在的第2顺位强。

凯德·坎宁安、杰伦·格林等等,各位都不必在意他们是谁,反正是一些明年会参选的小朋友,NBA球探们认为,让他们现在来参选,其中很多个都能成为状元候选。

你以为这就完了么,远远还没有……

几天前,2021届全美高中第一人切特·霍尔姆格伦,和2022届全美高中第一人艾莫尼·贝茨,刚刚有一场正面交锋,这两个蜘蛛人,前者拿下31分12篮板6封盖,后者得到36分10篮板——很多声音表示,他们俩如果现在来参选,也会是状元!

拜托,贝茨现在才16岁哎!

这些言论仿佛当年班主任在你内心投下的阴影:2020级,你们真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

于是各支球队的球探,以及最终做决策拍板的人,都变得格外犯难。

凯尔特人就抱怨,我们首轮签就有3个,面试名额也只有10个?这种一刀切的管理方式,不公平啊!

这样的现状,很可能会带来不少NBA球队选秀策略的大调整:这一届选秀,或许会有不少球队对即战力的重视度,大过于对潜力的需求,不少防守坚实、有3D潜质的球员行情上浮,而比赛经验缺乏、以潜力为主要卖点的球员们,则都有着身价跳水的可能——如果说往年的选秀大会,对30位NBA总经理而言,算是正常级别难度,那么这一年在重重迷雾里,只有真正火眼金睛的人,才会成为赢家。

这是一届你在状元位置上,都可能举棋不定,觉得哪个候选人都不理想的选秀;但同样也是一届在首轮末段,也可能遇到心仪球员的选秀。新秀们的天赋和能力在一个扁平化的空间里,等待着去往各自命中的归宿。

当然,面临着最大困难的,不是管理层们,他们好歹是经验丰富的制服组成员,在这个行业里打拼了半生的老手们,还有一整个团队来互相扶持。

真正艰难的,其实正是这一批不被看好的新秀……

谁又愿意被天天批评成“最糟糕的一届”呢?

更何况,比起“最糟糕的一届”,他们还是“最不幸的一届”和“最遗憾的一届”。很多事情,他们已经没有机会了。

比如来自法国的后卫基利安·海耶斯,他上赛季效力在德甲劲旅乌尔姆,3月份决定为选秀备战来到美国后,他错过了德甲复赛后的最终四强战。

比如杜克大学的后卫特雷·琼斯,他多希望跟他的哥哥泰厄斯·琼斯一样,能有一个捧起NCAA冠军奖杯的机会,为了这个机会,2019年他咬牙做了留校的决定,然而2020年他却没有等来期待中的疯狂三月。

还有太多的遗憾,爱荷华州大行情一路猛涨的控卫哈里伯顿说:

“我们没有夏季联赛,没有面对面的选秀,没有和总裁握手那唯一的机会,还必须要在一个安全的地方,都不能和太多的人一起庆祝。”

他们是2020年艰难世界里的一个缩影,讲述着每个行当在这个年份里都有可能举步维艰。

更何况,这样的艰难还尚未结束:已经八九个月没打过球的这些孩子,连夏季联赛都没经历过,到NBA会有怎样的摸爬滚打。

无论如何,没有镁光灯,没有媒体照,没有转播镜头的记录,但他们终究还是要来了。

从小就声名赫赫,但却也永远在质疑声中长大,还经历了母亲重病的拉梅洛·鲍尔;

天赋异禀,但被认为收了“便士”哈达威一笔搬家费,被NCAA处罚后负气退出大学的詹姆斯·怀斯曼;

爆发力和对抗惊人,但2015年在8个月内先后失去了母亲和外祖母的安东尼·爱德华兹;

横扫了2020年大学各大奖项,但在高三时还没有拿到任何NCAA一级学校offer的奥比·托平;

亲哥哥在滑板时不慎磕到头部去世,因此穿上哥哥21号球衣开始爆发的恩耶卡·奥康武……

140b34a7-fb33-441b-ac74-a6cf058d7702.jpg

欢迎你们来到NBA,继续接受新的挑战。只要你自己足够强大,那接下来的人生不会比过去更难的。毕竟,已经来到今天这一步,就意味着你们被命运选中,从此将拥有一个盛大的舞台,和美妙的机遇。所谓“最差的一届”不过是外界的评价,选中你们的球队,依然会认真地对待每一位新人。更何况昔日不被看好的2009届新秀里,不也照样涌现了两位MVP球员。

那么,最后就送十六个字给这些年轻人吧:

荣辱看淡,不服就干,终有一天,扬名立万。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殳海

《体坛周报》篮球部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