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抓住了1/400的机会 但重审并不等于万事大吉

段伊伊12-24 16:43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段伊伊

2020年初轰动国内外体坛的“孙杨禁赛八年案”,在年底迎来了戏剧性反转。当地时间12月23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及孙杨瑞士律师团队相继表示已经收到瑞士联邦最高法院判决结果,内容为“通过了孙杨提出的修改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裁决申请,并撤销2月的原裁决”。

屏幕快照 2020-12-24 下午4.41.58.png

一夜之间,八年禁赛不复存在,WADA起诉孙杨与国际泳联(FINA)一案又回到最初的起点。

孙杨是如何上诉的?

此事件之所以出现重大转机,归功于孙杨及其律师团队提出的多次申请。2月28日,孙杨获悉八年禁赛处罚后,第一时间在社交媒体回应:“考虑到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我已经委托律师依法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提起上诉。”

4月28日,孙杨委托伯纳德-罗森国际律师事务正式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申请撤销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八年禁赛裁决。6月15日,孙杨在申请撤销裁决外,还提出了修改这一裁决的申请。如今孙杨的两项申请均被采纳。

原裁决为何被撤销?

关于裁决被撤销的原因,WADA在声明中只有一句简短的解释:“瑞士联邦最高法院认可了孙杨对于CAS仲裁小组主席的质疑,但对此案的实质性内容未作任何评论。”随后据《纽约时报》报道,2018至2019年期间,仲裁小组主席弗兰科·弗拉蒂尼曾多次就虐待动物问题在社交媒体发表涉及中国的种族歧视言论。他所带来的“偏见”隐患,最终成为了孙杨团队逆转的突破口。

“巧合”的是,相关人员的资质问题,一直贯穿孙杨案始末。此次事件的导火索,正是孙杨在接受兴奋剂检测时对工作人员的证件合规性产生质疑;到了庭审阶段,在涉案各方均能指定一名仲裁小组成员的条件下,孙杨团队对WADA选中的迈克尔·贝洛夫法官提出反对意见,后者最终没有进入仲裁小组,CAS对此的解释是“此决定是为了案件能够快速审理,而非当事人资质有问题”;除此之外,孙杨团队曾尝试以“涉嫌利益冲突”的理由让WADA的首席检察官理查德·杨(曾为FINA工作)退出此案,但这一提议最终没有被采纳。由此可以看出,备受瞩目的兴奋剂案件审判,从来不是简单的是非题,而是双方团队在细节上的全方位博弈。

重审不等于万事大吉?

无论如何,孙杨都为自己赢得了相当难得的喘息机会。毕竟根据美联社提供的数据,上诉至瑞士联邦最高法院的案件一年大约有400起,最后能够发回重审的平均只有一个。况且重审,并不意味着禁赛可能已经被排除。2007年,阿根廷网球运动员吉列尔莫·卡纳斯因兴奋剂问题被ATP禁赛15月,尽管他上诉至瑞士联邦最高法院并获得重审机会,但在第二次听证会后还是受到了同等处罚。

WADA在声明中也反复强调,作为原先庭审后胜诉的一方,他们已经提供了充足的证据表明在《世界反兴奋剂条例》下,FINA对于孙杨涉嫌抗检却不予以处罚的决定是错误的。“当此案回到仲裁小组,并选派新的小组主席后,WADA将会再次采取有力措施。”

因为多出了退回重审的流程,WADA再次发起控告、安排庭审、CAS给出判决结果的时间就变得非常微妙。延期一年的东京奥运会将在2021年7月23日开幕,而目前孙杨身上没有任何禁赛处罚。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参考网球运动员卡纳斯一案,如果重审后结果不变,禁赛期依然是从第一次裁决认定的时间开始,此后获得的所有成绩将被视为无效。

另一个因为判决周期延长而出现的变量是,WADA将会在2021年1月1月实行新版守则:“违反2.5条例(干扰或试图干扰兴奋剂检测)的运动员有可能申请将禁赛期缩短至四年以下,此情况同样适用于第二次违反反兴奋剂条例的运动员。”在今年2月CAS给出的仲裁书中,孙杨并不符合向FINA申请缩短禁赛期的条件,如今此案的时间线已经注定将跨至2021年,第二次开庭后,即便WADA再次胜诉,沉重的八年禁赛期是否会出现也将被打上问号。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段伊伊

体坛+综合体育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