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案”仲裁书解读⑤:“偷拍”能否合理解释“抗检”?

肥柴03-05 08:00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原创

当地时间3月4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在官网发布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起诉孙杨与国际泳联(FINA)一案仲裁书。

“孙杨案”仲裁书解读①:WADA是否超出上诉日期?

“孙杨案”仲裁书解读②:WADA律师是否存在利益冲突?

“孙杨案”仲裁书解读③:检测人员资质材料是否齐全?

“孙杨案”仲裁书解读④:建筑工人“尿检官”是否合规?

“孙杨案”仲裁书解读⑤:“偷拍”能否合理解释“抗检”?

“孙杨案”仲裁书解读⑥:为何遭8年禁赛重罚?

除了对国际兴奋剂检查管理机构(IDTM)检测团队的资质不信任之外,孙杨方面还在听证会时提及兴奋剂检测助理(DCA,即孙杨所称“尿检官”)试图拍摄他照片和视频、主检官(DCO)主动教孙杨打开血样外包装等细节,以此作为自己拒绝完成此次兴奋剂检测的理由。但仲裁委员会认定孙杨提供的理由无法合理说明他为何未完成此次兴奋剂检查。以下为仲裁书节选内容。

5dcf6d3ef3e8fd62ec01828b.jpeg

“偷拍”是否是“抗检”合理理由?

兴奋剂检测助理承认在孙杨背后拍了2到3张模糊的照片,但没有拍视频。仲裁委员会在孙杨家的监控录像中发现,无法证明兴奋剂检测助理拍摄了孙杨的照片,反而显示了孙杨要求兴奋剂检测助理删除手机上某些照片。

WX20200305-050911.png

兴奋剂检测助理2019年10月16日完成的手写声明提及在孙杨背后拍照一事,也与孙杨、孙杨母亲以及主检官证词相符,仲裁委员会认为兴奋剂检测助理至少在采集过程中拍摄了3张孙杨的照片,但这不足以解释孙杨为何未完成此次检测。委员会理解兴奋剂检测助理的举动为孙杨重新检查主检官、兴奋剂检测助理和血液采集助理三人证件的原因,但这却无法解释孙杨为何无法推进血检环节,并要求保安损坏装有采血管的容器、撕毁兴奋剂检查单、阻止主检官带走已经抽好的血样。

主检官是否未及时告知孙杨拒检后果?

仲裁委员会和初次判定孙杨无过失的FINA反兴奋剂委员会都认为可能因为现场状况混乱,主检官对孙杨发出的警告(编者注:拒绝兴奋剂检测后果严重)被忽视。但不同于FINA的结论,仲裁委员会认为孙杨应当对此负全责,并尊重主检官的权威。游泳队领队程浩以及IDTM工作人员波帕的证词也侧面证实了主检官曾多次警告孙杨拒检后果严重。因此,委员会认为主检官尽责通知孙杨了拒检后果严重。

主检官是否主动中止检查、“误导”孙杨?

孙杨称主检官最终决定中止兴奋剂检查流程,并主动让他从容器中取出血样,但仲裁委员会却并未被说服。韩照岐医生在其书面声明中提及曾告诉主检官和巴震医生,被血液采集助理采集的血样不能被作为检测样本带走,这一点也被巴震医生证明。因此,委员会认为主检官并非自愿带走血样因此导致检测未能完成,而是孙杨自己或者与其团队达成共识后的意愿。

WX20200305-051659.png

即使孙杨和母亲的回忆是正确的(虽然在委员会看来其说法无法立足)——主检官告诉孙杨“如果你要去拿血样,去吧”和“你自己去”,也无法证明主检官建议孙杨损毁血样或主检官主动中止检查。这更像是在长时间激烈的讨论与反复警告孙杨可能后果之后,主检官认为自己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答应孙杨要回血样的要求。委员会意识到孙杨确实有比较强势的性格,而且认为自己的观点应当占上风,这一点在听证会时十分明显。

孙杨称主检官告诉他需要带走检测材料,这促使他最终做出损坏装有血样容器的决定。但实际上这是IDTM工作人员波帕指示主检官拿走外包装,尝试最后一次带走血样。

主检官在书面声明中提及,当孙杨和团队他人建议打开容器取走血样时,她曾表示容器一旦开启便无法恢复,运动员也不允许保存完整或者被打开过的样本,这样的行为会被视作违背反兴奋剂条例。

仲裁委员会不能理解为什么孙杨要把损坏的外包装还给主检官,把血样本身留下、把所有损毁的容器都还给主检官反而更合逻辑。因此孙杨损坏血样容器反而更像是阻止主检官拿走收集好的血样。随着容器的损毁,样本的完整性也被破坏了。

由此,仲裁委员会得出结论:孙杨未能对自己的行为以及放弃兴奋剂检测一事作出合理的说明。本案的证据明显,委员会相信孙杨是“有意干扰”反兴奋剂工作。

文/肥柴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