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玮:这辈子第一次在咖啡馆听人谈论女足比赛

汪玮06-28 00:58

体坛周报全媒体特约记者 汪玮

这下所有意大利人都知道了她们的名字:伽马,博南塞阿,贾钦蒂,吉雷利,朱利亚尼,瓜尼,加利,利纳里……意大利女足国家队在法国世界杯的节节推进,意大利国家电视一台的准点直播,以及意大利男足在U21欧青赛上小组赛出局,这个向来不太把踢球的女孩子认真当回事的国家,终于把目光聚焦到了她们身上——6月25日蒙彼利埃下午6点举行的意大利对中国的八分之一决赛,意大利国家电视一台的直播收视率超过同时段所有节目,吸引了将近480万观众,下半时意大利2比0锁定胜局确定要进入四分之一决赛之时,观众人数几乎超过500万。对于一个总人口只有6000万的国家来说,对于一个历史上男足占尽荣光的国家来说,这个数字是令人惊叹的。

image.png

1075134416.jpg

第二天,《米兰体育报》的头版,二版,三版,四版,全是女足世界杯的信息,头版大图是女足姑娘们赛后庆祝的快乐模样,布冯回到尤文图斯的消息和图片都缩成小图放在大图下方。

女孩在意大利踢球意味着什么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闯入世界杯八强后,伽马、博南塞阿、加利、贾钦蒂和她们的队友们已经成为意大利女足历史上最强大的一支队伍。虽然1991年首届女足世界杯上,意大利队也曾进入八强,但那时的参赛队伍只有12支,这届法国世界杯参赛队则是24支,更何况,当时的女足水平和今天不能相提并论。意大利媒体在赛后对她们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战胜中国这样一支国际比赛经验更丰富的球队,让这场胜局的含金量更高。

1561654572270082370.jpg

世界杯开赛前天空电视台的海报,题为:有一种足球等待你的支持

意大利姑娘围成一圈在场地中央跳舞,她们的快乐是纯粹的,丝毫没有压抑过后的委屈或是隐忍的泪水。只有她们自己心里清楚,一个女孩在意大利踢球意味着什么。

image.png

1561654271813068153.png

劳拉·朱利亚尼

1993年出生的门将劳拉·朱利亚尼上半时守着阳光照射强烈的一边,到了下半时,在球场阴影的一侧守门,她白净的脸还一直呈现通红的颜色,几乎让人担心她被晒伤。这点不舒服对她而言不算什么,不到20岁就独自出国踢球的她曾体验过更多的考验,在德国黑尔福德、科隆和弗莱堡等多家俱乐部效力,直到2017年,24岁的她才回到意大利,效力尤文图斯女足。女足收入有限,在德国独自生活的她为了兼顾白天的训练,只好找一份晚上的工作——在面包房打工。她说她不会忘记那些在面包炉前度过的夜晚,以及第二天再赶去训练的日子。

1561653887836036571.png

首轮小组赛攻入澳大利亚两球的芭芭拉·博南塞阿

比朱利亚尼大两岁的芭芭拉·博南塞阿,首轮小组赛就为意大利贡献两球的前锋(也能踢中场),也效力尤文图斯。她的父母去法国看了她的这场比赛,是开房车去的,晚上就睡在房车里,毕竟法国的旅馆夏天太贵。出生在都灵省小镇皮内若洛一个普通家庭的她,开始踢球完全因为好玩,她小时候喜欢在院子里同爸爸和哥哥们玩皮球,也陪哥哥去当地球队训练,有一天,一个教练对着栅栏外等候哥哥的她说,“别在外面看着啊,你也进来踢吧。“后来,她开始参加女子球队的训练和比赛,但是女足俱乐部离家有45公里,年龄太小的她没办法独自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去完成一周三次的训练,每一次训练都是父母开车接送。”他们在场边看我的训练,然后再陪我一同回家,下大雪的冬天也是这样。没有他们,就没有现在的我。“她说。最近的这两个赛季,她都是尤文图斯女足的最佳射手。迄今一共获得过四次意甲联赛冠军(布雷西亚以及尤文图斯),3次意大利杯冠军。”在尤文图斯踢球是我的梦想,更是我哥哥的梦想,他十几岁时通过了球队梯队的试训,但是因为爸爸实在没办法陪他去训练,离家太远了,他只好选择留在我们当地的小球队继续踢球。我比他幸运多了。“

“足球不是女孩的运动”

意大利女足在欧洲范围内来说,发展稍显滞后,虽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她们也曾有过短暂的黄金时期,出现过一批优秀的女足运动员,比如现任AC米兰女足主帅卡罗琳娜·莫拉切,现任萨索洛女足主席的埃丽莎贝塔·维尼奥托。但是自从1991年首届女足世界杯之后,意大利女足在国际女子足坛的表现可以说每况愈下,除了1999年美国世界杯打入小组赛,其他几届杯赛甚至没能获得决赛圈入场券。这里面有意大利人的文化偏见:女孩子踢球不被看好。一位在国际米兰女足效力的女孩雷吉娜·巴雷西说,“从小我喜欢踢球,我父母和家人就会告诉我,足球不是女孩的运动。“但是也有上层运作的问题。在法国、瑞典、挪威和英格兰,国家的投入,公众的关注度都要更高。意大利女足的注册人数、常年有规律训练并参加比赛的人数大约在两万多人左右,占总人口的0.04%。在美国,每年注册踢足球的青少年里有几乎一半是女孩子。即便不与美国这个女子足球超级强国相比,只是在欧洲范围内而言,意大利的女子足球参与率还是很低的。在英格兰,挪威,瑞典,以及德国,法国这些国家,这个比例要高很多,在爱尔兰,踢足球的女性占总人口比例达到了2.1%。

意大利女足最高级别的甲级和乙级联赛直到2018至2019赛季才正式归入意大利足协的直接规管之下,此前是由意大利足协的业余联赛协会管辖。也就是说,意大利女足联赛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发端至2018年,整整50年间,一直被列为业余联赛的范畴,包括女子意甲和意乙。因为是业余联赛,球员无法和俱乐部签职业合同,根据劳动法规,她们只能签一种每年为期10个月的双边协议,每个月的收入最多在税前1500欧,正式比赛时每天的补助大约在60欧元,大型赛事集训期间每天补助不超过45欧元,加上一些奖金和补助,一个女足运动员每年的总收入不能超过税前3万欧元。

1561654618128037448.jpg

三位国脚登上意大利体育周刊封面,从左至右:门将朱利亚尼,前锋贾钦蒂,队长及后卫伽马

刚过去的2018-19赛季是意大利女足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因为意大利最大的体育付费频道、天空电视台开始直播女足联赛,虽然直播的赛事并不多,但是至少保证了每周一场女足联赛,通常是意甲联赛。今年3月24日,意甲联赛的两支强队尤文图斯和佛罗伦萨在都灵的安联体育场对决时,甚至收获了全场满座,4万名球迷到场观赛,观看电视直播的电视观众总人数也达到了30多万,这在意大利几乎是一个奇迹。因为大多数时候,一场女足意甲比赛的看台观众能有四五千人就算不错了。

有人在咖啡馆谈论女足

意大利2比0淘汰中国,冲入世界杯八强的比赛结束之后的第二天,我打电话联系了当年在米兰竞技女足俱乐部踢球时的教练、现任意大利女足U19国青队教练埃莱娜·马尔盖蒂女士,询问她的感受和看法。每次女子足球发生一些大事件,我总会第一个想到她,她是我相当尊敬的足球老师,也是一位非常有能力和魄力的足球教练。

1561653084868017835.png

笔者踢球时的教练、现任意大利女足U19国青队教练埃莱娜·马尔盖蒂

“比赛结束的哨音吹响时,你激动吗?”我问她。

“不,”她说,“比赛开始的哨音吹响时,我就已经激动了。”这支战胜了中国的意大利国家队里,有多名队员当年曾在她的U19队伍里,比如攻入中国队第二粒入球的4号队员加利(现效力尤文图斯女足),还有中场队员帕里西(现效力AC米兰)和塞尔图里尼(现效力罗马),以及后卫利纳里(现效力马德里竞技)和博阿汀(现效力尤文图斯)。埃莱娜的语气掩饰不住自豪,她说她并不意外姑娘们会有这样出色的表现,“她们这么些年以来一直这么努力,为这届世界杯做好了充分准备。”

1561653836177051689.png

攻入中国队第二球的中场奥若拉·加利,曾入召埃莱娜(助教)执教的U19国青队

“你觉得中国队的表现怎样?”我问。

“你们的10号(李影)表现非常好,”埃莱娜说,“可惜的是她没能把机会完全把握住。中国队很有国际比赛经验,也是一个强大的对手,但是意大利姑娘们懂得了防守,没有给中国队的进攻线留下一丝机会。可能,我必须说,这场比赛中国队的每一次进攻路线都被意大利提前预知了,如果中国队的进攻方法能够更加出其不意,或许更能达到效果。”

1561653718867070628.gif

李影打进本届世界杯中国队唯一进球

1561653729127056179.gif

遭意大利淘汰后,李影受访几度哽咽,最终失声痛哭

“那你对意大利人这一次表现出的极大热情感到意外吗?”我问。

“玮,你知道吗?我这辈子,47岁了,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去喝咖啡时听见咖啡馆里的人在讨论一场女足比赛!第一次!”

埃莱娜认为,的确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意大利人愿意接受甚至支持女子足球的发展,对于未来,她是乐观的。但她强调,“这不仅是这支国家队的功劳,也是几十年来许多从事女足工作的人打好的基础。在偏见更强的年代,我们之前的女足人承受了更多。”

有些东西永远留在心底

意大利VS中国赛后,我还联系了一位朋友,正是埃莱娜女士所说的“女足人“之一,马可·佩纳蒂先生,他也认识埃莱娜女士。佩纳蒂就是当年我踢过球的那支业余球队米兰竞技女足的组织者之一,当年的米兰竞技一线队只是意丙球队,现在球队已经更名为米兰小姐队(Milan Ladies),并已成功升上意乙联赛三个赛季,佩纳蒂现任球队的总管理。现在这支球队已经有稳定的一线阵容,预备队员也储备丰富,还有很小(比如,刚上小学)就开始踢球的女孩子,可以参加他们的小鸡队(Pulcini)对于意大利女足一天比一天更受关注的事实,他感到相当欣慰。虽然女足俱乐部仍然不可能达到赢利,但是他感到公众对女足的兴趣越来越浓。女孩子们踢球时的热情也越来越足。

1561653795799065321.png

米兰小姐队,Milan Ladies,意乙。也是笔者曾经踢球的球队,当年叫米兰竞技

”马可,我想知道,当年和我一起踢球的那些小姑娘,有几个还留在球队踢球的?“我问。

“你知道,玮,继续踢不容易,她们都长大了,很多都结婚了,还有的当妈妈了……“当年米兰竞技预备队的那些女孩子都比我小好几岁,与国脚朱利亚尼和博南塞阿的年纪相仿,那时她们只有十六七岁,十七八岁,很多都是高中生。当时我第一次出现在更衣室,她们还问我时哪个高中的。所以,和我训练间隙谈柏拉图的斯文姑娘米凯拉,还有爱唱歌爱跳舞爱笑的巴西姑娘帕洛马,以及无厘头爱搞笑大咧咧的芭芭拉,还有沉默不语进球无数的拉凯莱,她们都结婚生子了?我心里闪过无数个画面,全都充满了想象空间。但我知道,一起踢过球的我们,总有一种东西留在了心里。埃莱娜说的对,“当过一次球员,一辈子都是球员。”

马可的语气里没有气馁,”可是,我们队里有许多更年轻的女孩,一线队的女孩都非常年轻。“

vq07vjedintyvcdsihhj.jpg

我祝福了马可,祝福了埃莱娜,在电话里同他们一起祝福了这支意大利女子国家队,希望她们能够战胜荷兰,继续超前挺进。虽然她们淘汰了中国队,令我为贾指导和我们的玫瑰姑娘相当惋惜,但接下来,在没有中国队参加的四分之一决赛里,我首个要支持的球队当然是意大利无疑。因为马可·佩纳蒂,因为埃莱娜·马尔盖蒂,还因为那些曾和我一起踢球的姑娘们,我仿佛也和这支意大利女足国家队有着某种奇特的情感连接。仿佛我早已认识她们之间的任何一个眼神,任何一句暗语,任何一次对队友的咆哮或拥抱,尤其认识她们开怀的大笑。

往前冲吧,蓝军妹子们!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汪玮

体坛传媒资深撰稿人, 《印象卡卡》作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